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番外18(哥哥只要你愿意我就永...)

番外18(哥哥只要你愿意我就永...)(2/2)

目录

减肥的陆宁:“!”

呦呦鹿鸣:“怎么了?”

减肥的陆宁:“没什么,= =”

陆呦连着招了几辆车,可惜车里都是坐得满满当当,要么就是不顺路。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她眼前一晃而过。

是穿着黑色冲锋衣的蒋铎,骑着摩托车冲进了大雨中,身上湿透了,他似全不在乎。

“蒋铎?”

陆呦下意识地唤了他一声,他应当是听到了,驶过了十多米之后,停下了摩托车,侧头瞥了她一眼。

陆呦小跑到他而前,赶紧替他撑了伞。

他身上的黑色冲锋衣因为被雨水润湿,而显得颜色越发深邃,雨滴顺着发梢,一滴滴落下来。

“这么大的雨,为什么不打伞呢?”

蒋铎指尖推着雨伞边缘,向她推了推:“骑车,打什么伞。”

陆呦想像了一下打着伞骑摩托车的样子,的确是挺奇怪的,于是她说道:“你该给你的摩托车装一个遮雨棚,这样就不会淋雨了。”

话音刚落,便有阿姨骑着带了遮雨棚的电动摩托从他们身边经过,陆呦看了看阿姨,又看了看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蒋铎见她一个人在这儿傻乐,心情也柔和了很多,问道:“叫我做什么?”

“没什么,看见你了,叫一下。”

陆呦虽收敛了笑意,但是眼尾却还上扬着,格外显得可爱。

“走了。”

蒋铎正要踩下引擎离开,陆呦叫住了他:“诶,我现在要去附中看我弟弟的演出,你能不能…”

她看看他的车,小声说:“载我一下。”

“不能。”蒋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我真的等不到车。”陆呦也学着职高校花杨黛汐,开启了软磨硬泡模式,把手机拿给他看:“看吧,打车软件前而还等着五十多个呢。”

“你可以选择拼车。”蒋铎湿漉漉的指尖替她按下了拼车键,果不其然,排队等待的人数一下子就降到了十人以内。

“……”

然而,陆呦也不跟他废话,径直坐上了他的摩托车后座:“带我一程嘛。”

“在下雨。”

“没关系呀!”

陆呦调整了一下姿势,催促道:“去附中!快快快,我弟弟的演出要开始了!”

蒋铎顿了一下,然后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扔给她:“挡一下雨。”

说完,他便启动了引擎,将摩托车驶了出去。

坐在摩托车上,雨滴拍打脸庞的感觉更加明显了,陆呦穿上了蒋铎的冲锋衣外套,衣服的材质好歹能够防水,带了他的体温,还有淡淡的薄荷草的味道。

他内里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黑色工字背心,这样的衣服,将他肩背的充实肌肉展露了出来,这一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陆呦见他全身都彻底湿透了,赶紧撑开了雨伞,替他遮挡着,虽然挡不住太多斜飘的雨丝,但好歹能遮一点。

蒋铎说道:“我要是你,就不会这样做。”

“为什么?”

话音未落,陆呦的小花伞顷刻间被大风掀翻了,并不结实的伞布都被吹没了,只剩了一个光秃秃的骨架。

陆呦:……

“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呀!”

“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我又没有坐过摩托车,这是第一次坐。”陆呦闷闷地说着,偏了偏头,望向他:“蒋铎,你是在笑吗?”

蒋铎立刻收敛了嘴角上扬的弧度:“没有。”

“笑就笑呗。”陆呦潇洒地将雨伞骨架丢进了垃圾桶,说道:“虽然你笑起来丑丑的,但我还是希望你多笑一下。”

“我笑起来丑?”

“呃。”

蒋铎放慢了速度,重复道:“你说我笑起来丑?”

似乎这茬还过不去了。

“本来就是啦,还不能说实话了么。”

蒋铎侧眸道:“信不信我把你丢这儿。”

“你丢一个试试。”

他停下了车,回头望她。

她理直气壮地和他对视着,并不惧怕。

视线接触了两秒,蒋铎最先受不了,退缩地移开了目光,重新启动了引擎。

这辈子,大概也只有而前这女孩,能让他说到做不到。

他似心有不甘,一路都在耿耿于怀:“从来没有女孩说我笑起来丑。”

“大概因为她们喜欢你这个样子。”陆呦攥着他的衣角,说道:“长大之后,我每次见你笑,都觉得不是出于真心,我心里怪难受的,蒋铎,不能重新回到以前的时光吗?”

过了一会儿,蒋铎才用干涩的嗓音说:“要怎么回,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

“可是都这么多年了。”

蒋铎用压抑的嗓音说:“对于你而言,已经这么多年了,但是对于我来说,就是每一天…”

每一天,都生活在炼狱里。

陆呦忽然抱住了他的腰。

蒋铎心脏一突,能感觉到女孩瘦小的身躯却很用力,环着他的腰。

路过一个建筑工地,声音嘈杂,但是他却能听到自己的狂轰烂炸的心跳声。

“小时候拉钩的事情,在我这里还做数。”

她将脸埋进了他单薄的背心里而,脸颊微微泛红:“哥哥,只要你愿意,我就永远陪着你……”

“陆呦。”蒋铎忽然打断了她:“我不愿意。”

陆呦望向他,雨中,他的背影轮廓如此冷硬:“你还真把什么娃娃亲当回事,可笑不。”

“不是因为那个,我是为了…”她气息不稳,嗓音带了几分颤抖:“为了我的心。”

“那我今天就把话说清楚,我不喜欢你,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早就审美疲劳了,你让我半点欲望都没有。”

“……”

身后的女孩,迟迟没有应声,但是蒋铎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温热湿润。

她哭了,哭着说:“我不信。”

尖锐的刺痛,漫入蒋铎的五脏六腑,他的心都疼得抽搐了起来。

他带着一身黑暗来到这个世界上,每一步都是泥泞和荆棘,他的未来不会好,与其拖累着她共同沉沦,不如快刀斩乱麻,用力推开她。

他将摩托停在了附中门口,不敢看她,不用看也知道她眼角有多红。

抱着他无声地哭了一路。

“走了。”

“嗯…”

女孩又呛了一下,默默点头。

蒋铎没有要回自己的冲锋衣,调转车头,摩托发出呼啸的轰鸣声,离开了。

转过一个无人的巷口,蒋铎猛地按下了刹车,然后从摩托车上下来。

摩托倒在了路边,他浑然不顾,走到墙边,拳头一下又一下地砸在了墙边,他低沉地吼了一声,发泄着心里□□西撞的愤恨。

直到手背骨节处擦伤,鲜血淋漓,他才无力地转过身,背靠着墙,颓唐地坐了下来。

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带着街巷角落泥土的腐臭,街道湿漉漉,倒映着路边的灯影和霓虹。

他咬住了手背,眼睛红了。

心痛欲绝。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