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番外6(向她献上了永恒的忠诚...)

番外6(向她献上了永恒的忠诚...)(2/2)

目录

“我们学校也是很欢迎蒋铎同学入学,可以减免全部学费,甚至发放奖学金,但是...这必须要经过监护人的同意才可以。”

陆呦失落地挂掉了电话,望向蒋铎。

少年的脸上终于不再是一如过往的平静无澜,他眼底有清晰可见的愤怒和不甘,因为激动,瘦弱的身板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几秒之后,他转身跑了出去。

陆呦连忙追了上去,但是她跑得不如他快,担忧地呼喊道:“蒋哥哥,你等等我。”

蒋铎一口气跑到了湖畔边,冲着湖面吼了几声,发泄着心中积压已久的怒气。

可是愤怒和眼泪一样,都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他吼叫着,对身边的树干拳打脚踢,发泄着心中无能为力的怒火,手背都被粗糙的树皮磨破了。

陆呦从来没见过他这般暴躁又颓唐的模样,又惊又惧,上前拉住了他,带着哭腔怯生生地说:“蒋哥哥...你不要这样...”

蒋铎颓然地坐在地上,抱紧了自己的膝盖,用沙哑的嗓音闷声说:“陆呦,我可能没有办法变好了。”

过去,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有多少可能性,直到遇见陆呦,她让他生平第一次对长大、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这希望...根本就是空中楼阁。

他的命运,被憎恨他的人紧紧地攥在手里,无力挣脱。

陆呦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生平第一次,她体会到了作为孩子的深深地无力感。

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他,眼泪似乎对他也毫无帮助,她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手臂,让他不要再用拳头去砸树干了。

“蒋哥哥,未来还很长,你千万不要放弃。”

温热的眼泪滴在了少年攥紧拳头的手上,润湿了他的手背。

蒋铎终于平静了下来。

良久,他在她耳边,用温柔的语气道:“没事了,你不要怕。”

陆呦抬起了湿漉漉的眸子:“没有怕。”

他用大拇指轻轻拭去了女孩眼角的泪花,安慰道:“就算不能在最好的学校,我也会...变成最好的蒋铎。”

......

分明是蒋铎没能进入心仪的小学,但那段时间,蒋铎安慰陆呦的次数反而更多一些。

那天下午,父母都不在,保姆带陆呦去了省游泳馆参加了游泳培训班,回家的时候,陆呦提出想去一个地方。

保姆以为陆呦是游泳之后饿了想去吃什么好东西,于是爽快地答应了带她去。

却没想到,上了出租车之后,陆呦说了一个地址,听着不像是商城或者美食店,反而像是某处小区。

保姆不动声色地跟着陆呦,来到了青扶市郊区的合院别墅群,在物业保安室里,保安帮陆呦联系了3栋合院的业主,蒋老夫人。

蒋老夫人是蒋睿诚的母亲,陆呦以前在蒋思迪的生日宴会上见过她一面,老夫人看上去和蔼可亲,总是挂着菩萨一般的微笑,还给家里的小孩一一发了红包和糖果。

陆呦注意到她并没有区别对待蒋铎,别的小孩给多少,蒋铎便有多少,陆呦还亲自拆过蒋铎的红包呢,足足3000块钱,对于陆呦来说不算什么,但那是蒋铎这辈见过最多的钱。

所以陆呦笃定蒋老夫人肯定不像蒋家其他人那样......

当保姆在合院花园里看到蒋老夫人的时候,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陆呦这么个小小的丫头,居然会找到这位老夫人的住所来。

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篱笆旁边。

蒋老夫人让人带保姆去会客厅稍事等待,然后转过身,笑吟吟地望向了站在篱笆墙边的小女孩——

“我记得你啊小朋友,上次思迪过生日,你也过来吃蛋糕了。”

“嗯!我叫陆呦。”陆呦礼貌又嘴甜地唤了声:“蒋奶奶下午好,祝蒋奶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瞧你这小嘴甜的,绕这么大的弯子来看我,说吧,有什么事?”

陆呦也不想耽误蒋老夫人休息的时间,索性开门见山,只说道:“唔,是有大事来找蒋奶奶的。”

“跟蒋铎有关系?”

“诶?您怎么知道?”

蒋老夫人坐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品了一口茶,说道:“我统共也就见了他几面,每次你都和他在一起,听说你俩关系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你自然不会有什么事找到我,多半跟蒋铎有关系咯。”

“奶奶真厉害,唔...确实有一件事,要请奶奶做主。”

陆呦说着走近了蒋老夫人,在她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

......

当天晚上,蒋老夫人亲自上门,徐晴和蒋睿诚不知道一向喜欢清净的母亲为什么忽然造访,候在门口迎接,没想到老夫人下车之后,对着他们劈头盖脸一顿责备——

“我倒不知道,你们两个大人,竟然跟一个小孩子为难,真有本事啊!”

“妈,这...这我不知道啊。”

“问问你这厉害的媳妇吧!天知道她在家里是怎么对你儿子的!”

徐晴被老夫人责备得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蒋老夫人虽然算不上多喜欢这个沉默寡言、毫无存在感的小孙子,但对于家里的孩子的教育,她是非常重视的。

蒋睿诚拉着徐晴认了错,并且保证一定会让蒋铎念嘉云私立小学,这才把母亲送走。

老夫人离开之后,蒋睿诚便立刻打电话联系了嘉云私小的招生办,说明了情况,很快,校长便亲自打了电话过来,表示学校非常欢迎蒋铎入校,学杂费全免。

徐晴咬牙抬头,看见了站在二楼楼梯栏杆边的蒋铎。

少年面无表情地和她对视了几秒,转身回了房间。

那一刻,徐晴忽然用从他漆黑如夜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老道和成熟。

她竟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

晚上,陆呦偷偷来到院子里,朝着蒋铎的窗边扔了几个小石子。

窗边还亮着灯,他果然还在学习,从窗边探出小脑袋,望见陆呦之后,甚至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光着一只脚丫子跑下了楼,拉着她的手跑到了路边漆黑的树影下面。

他情绪有些激动,不太敢拥抱她,于是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漆黑的眸底泛着光——

“陆呦,谢谢。”

陆呦见他这样,便知道他们的计划肯定成功了。

“我们可以念同一所小学了吗?”

“嗯。”

“太好了!”陆呦开心得要尖叫了,不过考虑到现在很晚了,她捂了捂嘴,拉着蒋铎的衣角,眉眼弯弯地一个劲儿冲他笑。

“都是你的功劳。”

“小事一桩啦。”陆呦拉着他在树边坐了下来,又问道:“不过,你既然想到了要请蒋奶奶帮忙,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她呢?”

蒋铎顿了顿,说道:“我的身份...不合适。”

“怎么会呢,你是她的孙子呀。”

“我和蒋恒不一样。”蒋铎温柔地看着身边女孩,很耐心地解释给她听:“有些东西,他们自愿给我,那才是我的。如果他们不给,我不能问他们要。”

他终究是寄人篱下,蒋家不是他的家。

纵然蒋老夫人还算公平,但她也会考虑到儿媳妇的面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要说错,错的是她的儿子。

所以,蒋铎不能奢求得到她的庇护。

蒋家,没有他的亲人。

陆呦眉心微蹙,似乎不太懂,但是没关系,她也不需要懂,只要知道以后能和蒋铎念同一所小学,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对了。”

蒋铎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橡皮泥雕成的人偶,递到了陆呦面前。

“上次把你的芭比娃娃脑袋掰下来了,我没有钱买一个新的给你,这个是我用橡皮泥做的,赔给你,可能没有你的娃娃那么好看...”

陆呦接过了人偶,人偶虽然是手工橡皮泥做的,但是被火炙烤过,非常坚固,而且雕刻非常细致,连人偶的表情都栩栩如生,连公主裙的纹路都清晰可见。

“蒋铎,你太厉害了吧,会折纸、还会雕橡皮泥,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做不到的事吗?”

蒋铎淡淡笑了:“也许以后会有。”

除了这个小公主人偶之外,他还雕刻了一只长了翅膀的烈焰恐龙,一起送给她:“暂时只有这两个,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给你做家家酒的全套人偶。”

陆呦像看宝藏一样看着他:“蒋铎,我做了一个决定。”

“什么?”

“我要永远和你一起玩!”

蒋铎笑了:“哪有什么永远。”

“有的!我说有就有,只要你不嫌我烦,我就永远当你的跟屁虫!”

“陆呦,你知道吗。”

蒋铎将小公主人偶放在了烈焰恐龙的背上,然后在空中飞来飞去地比划着——

“这个故事的结局,不是骑士拯救了公主,他们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是公主拯救了恶龙,它向她...献上了永远的忠诚。”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