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良人(我是为了我的心...)

良人(我是为了我的心...)(1/2)

目录

蒋铎搬回了龙城屿湖的公寓, 所有被动不利的局面,似乎都在那一天,得以改变。

不久之后, 秦书因为早年间一次错误诊断、导致患者自杀的事情,被曝光了出来,由此吊销了心理咨询师的执照, 并且终身不能再入行。

秦书之后,便是蒋思迪。

这个世界上, 没有任何人是白璧无瑕、完美无缺的, 包括蒋思迪这位姐姐。

蒋氏集团的董事大会召开在即,所有人都很紧张,包括蒋思迪, 对于她来说, 这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蒋铎倒是睡得很好, 自从和陆呦住在一起之后,早睡的习惯被打破了,每次都要精疲力竭直到半夜, 才会沉沉睡去。

黑暗中,陆呦轻声唤了唤蒋铎, 蒋铎似乎睡得很香,并没有苏醒。

于是陆呦坐起身,踏着拖鞋,轻轻地来到了蒋铎的书房。

家里所有的房间, 都对陆呦敞开,甚至连他放重要文件的书桌柜, 都没有上锁。

陆呦打开柜子,在柜子里找到了蒋铎的那枚银灰色U盘。

这段时间, 他时常拿着这枚U盘陷入沉思,陆呦知道,里面肯定有一些让他思虑的内容。

他一向杀伐决断,能让他犹豫的...或许,与蒋思迪相关。

陆呦一直听闺蜜们在群里讨论,所有人都说,蒋家这一系列的危机,背后是蒋铎操控了一切。

一开始,陆呦真的傻白甜地并不相信,因为蒋铎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也绝口不提这些事。

但是陆呦也不是傻子,当她看到蒋家那些欺负过他的堂兄表弟们,如果一个接着一个地翻了车,没一个有好下场。

而最终,蒋氏集团的董事大会,也开始重新考虑将蒋铎请回来、投票决定他和蒋思迪究竟留谁的时候,陆呦才慢慢发现,她的确是过于天真了。

她将那个银灰色的U盘插|||进了电脑中,点开了里面唯一的一份文件,浏览着里面的所有内容。

这的确是一份关于蒋思迪的黑料,不,不是黑料,准确来说,应该是黑历史。

这是一份微博帐号的截图,这个账号目前已经被注销了,但是内容却被截留了下来,是蒋思迪学生时代注册的微博小号,上面的内容令人震撼,几乎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不止一次,我想掐死他。”

“蒋恒怎么还不死,去死去死去死!”

“又做梦了,梦里蒋铎把他拉进水里,我好开心啊,真希望他快点淹死掉。”

“这种不成器的废物,垃圾垃圾垃圾。”

......

众所周知,无论是在家人,还是在公众面前,蒋思迪的形象,一直都是正派阳光高冷三好生形象,完美得好像永远不会犯错误,身上永远充满正能量。

然而,这个“吐黑泥”专用的微博号,将她阴暗的负面,全部暴露了出来。

陆呦浏览着小号的全部内容,她深知,这个小号一旦曝光在众人面前,蒋思迪的女神人设将全线崩塌,成为最最病态的那个人。

而陆呦也有些心惊,蒋铎搜集信息的侦查能力真的是一绝,这么古早的微博小号,现在已经被注销了,他都能够找得到,甚至...极有可能,这些吐黑泥的截图......就是他自己当年截留的。

他早就察觉到了蒋思迪阳光开朗的外表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他看出了她心里的不甘和对蒋恒的恨意。

其实这些信息,要说多有份量,也谈不上,顶多就是青春期叛逆少女的一些负面发泄。

但问题是,现在蒋氏集团出于风口浪尖,这些信息放出来,蒋氏集团原本就岌岌可危的企业形象,恐怕真的会直接毁于一旦。

算是对蒋氏集团的致命一击。

而蒋思迪也会失去和蒋铎博弈的全部筹码,不再被董事会信任。

她会直接出局。

这场博弈,蒋铎是最终的赢家。

......

陆呦取下了U盘,小心翼翼地放回了书桌里,然后关上了电脑。

她回到房间,夜色里,蒋铎睡得很安稳,月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眉宇间带了几分温柔与缱绻,似放下了全部的防备与阴谋。

陆呦缩回被窝里,背对着她,蜷着身子,闭上眼。

然而,身后的男人却翻身过来,从后面抱住了她。

小姑娘的身体冻的冰凉,不知道在外面呆了多久。

他睁开了眼睛,说道:“想看U盘的内容,倒也不必大半夜偷偷摸摸,连外套都不穿。”

陆呦心下一沉,有些心慌,不敢出声。

男人抱紧了她,用体温让她暖和些,用懒洋洋的嗓音道:“怎么都喜欢做贼?”

陆呦闷声说:“谁做贼了。”

“蒋思迪,她想要蒋氏集团,直接来跟我说,我可以让给她,偏要从我手里抢。”

他话音里带了几分责备:“还有你,想知道任何事,都可以直接问我,我不会骗你,偏要大半夜强撑着等我睡着了,偷看U盘,还不是做贼?”

陆呦无法判断他是否生气了,心虚地问:“我问你,你就会告诉我吗?”

“嗯。”

“那你...你准备把U盘的内容曝光吗?”

“对。”蒋铎淡淡道:“我不喜欢别人抢我的东西,我拥有的本来就不多,他们还要抢...”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陆呦的心。

是啊,他从小拥有就不多,也从来不和别人争抢什么。

是蒋家的人,一直在抢他的东西,卷笔刀、橡皮擦、小印章...陆呦千方百计寻来送给他的好东西,全被那些人抢走了。

他为了守护那些小玩意儿,经常被打得头破血流。

她翻过身,隔着温柔的夜色,和蒋铎面面相对:“你生我的气吗?”

“没有。”蒋铎漆黑的眸子里泛着沉沉的光:“我在和你讲道理。”

“你别生我的气。”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以后,我们都坦诚相待,好吗?”

“好。”

她凑过去,轻轻吻了她的唇。

蒋铎捧着她的后脑勺,要加深这一个吻。

不过陆呦及时叫停了,不叫停,她今晚恐怕别想睡觉了!

蒋铎看着女孩的脸,忽然道:“陆呦,我们很久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敞开心扉聊过天了。”

“聊什么?”

“这所有的一切,你应该从你闺蜜那里,多少知道些。”

“蒋铎,这个世界上有你不清楚的事吗!”

“有,譬如你的看法,我就不清楚。”

不仅不清楚,而且有点害怕知道......

如果她不站在他这边,如果她觉得他做错了,因而对他心生罅隙,蒋铎恐怕会很伤心。

“你都做了这一切,我的看法还重要吗?”陆呦问。

“重要,很重要。”蒋铎用粗砺的手掌,轻抚着她的脸,用近乎恳求的调子,说道:“不要讨厌我,你现在是我的全部了。”

陆呦不知道把另一个人当成全部,是一种什么感觉,因为她还有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她的生命注定还有其他人。

但蒋铎...没有把爸爸妈妈了,唯一当成姐姐的那个人,都选择背弃他,陆呦是他绝望中唯一的浮木,她被他抓得紧紧的。

陆呦心如刀绞,认真而郑重地对蒋铎道:“其实,很难说‘我支持你全部的决定’这样的话,之前的,那是他们活该,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蒋思迪...”

蒋铎立刻道:“你觉得我不该把U盘的内容放出去,对吗。”

陆呦看着蒋铎,说道:“对。”

“因为你和她关系还不错吗?”

“跟她没有关系,但我不想你的余生,都在懊悔中度过。”

蒋铎倒是笑了:“她不义在先,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懊悔?”

“因为你一直拿着屠龙勇士的剑啊。”陆呦的手摸到了他ygbangbang的腹部,腹部还有一道永远无法消退的疤痕,那是毒|贩在他身上留下的荣耀“勋章”。

“蒋铎,这个世界就是很不好,充斥着暴力、不公、伤害、嫉妒......但是你还是毅然决然地拿起了剑,并且宣誓要守护它,让它变好。”

她的话,像一片温柔的羽毛,落在蒋铎的心上,无论如何千疮百孔,此刻都尽数抚平了。

他牵起陆呦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吻了吻:“我守护这个世界,是因为这个世界有你。”

......

第二天的董事会,蒋铎径直去了蒋思迪的办公室,将U盘扔到她面前,如过往一般嚣张且潇洒地说道:“收好你的黑历史,我不需要了。”

蒋思迪接过U盘,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但是有了前车之鉴,多少也能猜到,里面一定是蒋铎搜集到的对她不利的信息。

她有些讶异,望向他:“为什么?”

“蒋氏集团是你的梦想,但不是我的,我说过,你想要,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会给你,因为你是姐姐。但......你不能从我手里抢。”

蒋思迪低下头,看着那枚银灰色U盘,忽然感觉到一阵锥心刺骨的疼意。

这些日子来,她会频繁做梦,梦到蒋铎落水的那件事。

虽然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她没有错,没有错。

然而,在蒋铎说出那句“你想要,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会给你,因为你是姐姐”的话之后,她的心理防线轰然决堤了。

她知道自己错了,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

蒋铎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爱,蒋思迪也从来不认为自己爱过他,她仅仅只是在别人欺负他的时候,没有参与进来。

这点几乎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善良,便足以让蒋铎在此后日子里,将她和蒋家的人区别开来,心怀感激,愿意叫她一声“姐姐”。

在蒋铎转身离开办公室的刹那间,蒋思迪紧紧攥着U盘,抑制不住地哽咽了。

......

蒋铎走出蒋氏集团大楼,给陆呦发了一条消息:“你哥哥我...彻底变成无业游民了。”

陆呦收到这条消息,便知道他按照自己的心意,做出了选择。

因为得到的善意太少了,一丁点的好,他都一直记着,所以现在,他也选择放过蒋思迪。

陆呦知道,他一直都是很善良的人。

因为在那些年,陆呦对蒋铎的关心和陪伴,让他在漫长的时光里,对她报以热忱的深情。

呦呦鹿鸣:“失去了总裁的身份,至少你还有铁饭碗!很可以了!”

JD:“我有没有说过,我不是铁饭碗,没有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