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你的(你想回谁的家...)

你的(你想回谁的家...)(1/2)

目录

陆呦从平芜村回来之后, 没多久,晚舟集团和米可乐园便在网络上撕了起来。

陆呦倒是没太关注,只是尚娴淑一直在当吃瓜群众, 看热闹看得不亦乐乎,总是绘声绘色地给她直播最新情报,陆呦也听了几耳朵――

“原因很可笑, 晚舟集团给米可乐园订做的那一批员工服,质量极差, 有的衣服甚至连线头都没有缝合好, 洗一次就掉色了。”

“米可乐园当然接受不了这种质量的衣服,多番找到晚舟集团交涉,但是对方给出的理由似乎也很理直气壮:晚舟集团是倒贴成本帮你们做衣服, 你们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啊!”

陆呦的视线从电脑前抬了起来, 望向尚娴淑:“这倒很像许沉舟的风格。”

“所以啊, 米可乐园认为对方是在打发叫花子,本来就是晚舟集团横插一脚,劫走了这笔单子, 现在给出这样的货色来,他们还推卸责任。”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

尚娴淑耸耸肩:“这件事双方交涉了很久, 都没有结果,米可乐园仗着自己是网红乐园,人气还挺高,所以就把这件事捅到了网络上, 和晚舟集团公开撕逼咯。”

陆呦瞄了眼网络上的舆情――

虽然这场争端,双方都都有错, 狗咬狗一嘴毛,不过晚舟集团显然更过分一些, 成为了被吃瓜网友激情吐槽的对象。

晚舟集团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件事闹大了,会直接影响自己的企业形象和信誉。

然而为时已晚,公司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流失订单。

许沉舟立刻开始危机公关,同意跟米可乐园和解,让这件事消弭下去。

但恶劣的影响已经造成了,对于晚舟集团,是无可挽回的毁灭性打击。

企业的信誉形象,一落千丈。

......

因为晚舟集团订单的大量解约,鹿风这边订单源源不断地涌来了。

起因,则是一段在短视频平台里爆火的视频。

视频里,山区的小孩子们穿着新衣裳,露出了天真可爱的微笑,争先恐后地涌入画面中,向大家展示他们印着鹿风logo的新衣裳。

事实上,这段视频是小刘助理无意间拍摄了放在自己私人的短视频帐号里,自娱自乐。

他的账号统共也才三、四个粉丝,都是家人,起初也没什么人关注。

不过因为晚舟集团和米可乐园的矛盾升级,成为了网友们吃瓜的热点,也有神通广大的网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挖出了米可乐园之前和鹿风的解约风波。

有媒体上门采访尚娴淑,尚娴淑就跟亲切大姐拉家常似的、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包括半路杀出来的晚舟集团劫走订单的风波。

她是个极有表现力的女人,把这件事起承转合、说得是绘声绘色,一下子热度便起来了。

而鹿风对于山村儿童的低调捐助,也让社会对这个品牌的好感度蹭蹭上涨。

他们给捐助了山村儿童捐助了大批的童装服饰,官博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不是员工的私人短视频账号被发现,这件事可能都没人知道了。

这和晚舟集团的难看吃相、米可乐园的背信弃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夜之间,鹿风网店的订单灯框暴涨,网友们开始野性消费。

ICLO平台的销售波状图上,鹿风品牌简直是孤峰突起,在短短几天时间里,竟然创下了销售与流量记录。

这着实缓解了鹿风目前作为新品牌发展的困境,可以说是真正迈开了一大步。

......

蒋铎那边的乡村儿童失踪案,案情也有了重大突破。

警方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关注此事的社会各界公布了调查的结果。

陆呦也一直在关注这个案子,甚至做过一些外行的猜测。

却没想到,绑架儿童的凶犯,竟然是她之前接触过的周麟老师。

在陆呦看来,这个人坚守一线教育岗位,是一个非常值得敬佩的人。

然而最不可能的人,却成了恶魔。

新闻发布会上,蒋铎的脸色非常难看,眼底隐隐带着倦意。

他向公众叙述了案情经过,同时也分析了周麟的犯罪心理。

这个男人身世很坎坷,当他还是襁褓中的婴儿的时候,便被人贩子拐卖到了平芜村周家,成为了周家夫妇的儿子。

他很小的时候便从其他小伙口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于是努力学习,一心想要离开贫穷的山村。

后来高考发挥失误落榜,家里没有条件再让他复读,于是念了中专。

不过,也终于走出了大山。

出去之后,周麟开始四方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终于,通过一些微茫的线索,找到了父母所在的城市,然后在民警的帮助下,寻找到了亲生父母。

然而,母亲因为痛失爱子,常年郁郁寡欢,几年前便病逝了。

他的父亲也重新组建了家庭,并且不太想要认回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孩子。

这件事给了周麟以巨大的打击,周围人都说,那段时间,他时常一个人独处,也慢慢变得不爱说话。

后来中专毕业,他原本想要留在城市里,随便找一份工作,都好过回到那鸟不生蛋的穷乡僻壤。

然而他的养父偶然间割猪草的时候,摔下了山崖,下半身瘫痪,需要人照料。

村里的人组成了“劝说团”,来城里找到了周麟,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他回去照顾养父。

恰逢平芜村唯一的一所小学的支教老师离开了,于是周麟便在众人的劝说之下,担任了小学教师。

这些年,他一边教书,一边照顾养父。

村里人虽然明面上叫他周老师,但事实上,周麟心里也清楚,他算什么老师,不过是托儿所的保姆罢了。

他的一生,都被钉死在了平芜村。

而他对这里却从来没有任何归属感,他知道自己是被拐卖来了这里,就像村里那些被拐来的媳妇一样,每每看到她们双眼的呆滞和无神,周麟都会产生深切的共鸣。

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连自己都救不了。

后来他认识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也是被拐卖来的,成了村里瘸子的老婆。

他和这个女人在相互同情与怜悯中,产生了些许暧昧的情愫。

然而,他们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这件事便被女人的丈夫知道了。

女人被打得半死,关了起来。

周麟也被村民狠狠揍了一顿,后来村里的人每每见了他,都会拿这件事嘲笑他。

这件事之后,周麟的心,彻底被黑暗吞噬了。

他开始筹谋报复的计划,利用自己身份的便利,将小孩骗到后山村的一个不易被察觉的天然岩洞中,见他们捆绑在里面。

这些孩子无一例外都是男孩,而且都是家里父母的“心头宝”,有的家庭甚至生了好几个女儿,就为了得这样一个儿子。

周麟把这些小孩关在暗无天日的黑洞中,听着他们绝望的哭声,看着他们父母每天以泪洗面、日益消瘦,他内心竟然产生了某种变|态的快感。

他的报复行动开始变得愈加疯狂,甚至最后控制不住自己,伤害了那些极其无辜的孩子们。

周麟之所以选择男孩,也是因为自己便是周家当做“男宝”买回来的,这是他一生的悲剧。

而这...也成了蒋铎通过犯罪心理分析、破获此案的重要线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