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记挂【双更合一】(当然是做我的未婚妻...)

记挂【双更合一】(当然是做我的未婚妻...)(1/2)

目录

陆呦看了宣讲会的视频, 给尚娴淑拨去了电话,兴奋地说道:“娴姐,你可真行!还说自己会出洋相, 太谦虚了吧!你这一段的展示,即便节目主持人,都没你这般字正腔圆、从容如流啊!”

尤其是她身上这股优雅高贵的气质, 真的太给鹿风加分了,合作者看到她这般风采, 自然也会对鹿风高看几眼。

尚娴淑顿了顿, 说道:“小呦,我要离婚了。”

“什么?”

陆呦愣了愣,没想到尚娴淑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要离婚了, 这些年, 也过够了。”

尚娴淑语气缓了缓, 自顾自地说着:“以前以为,我可能永远离不开那样的生活,哪怕是仰人鼻息地过日子, 为了表面的光鲜亮丽,忍忍也就算了。但是今天, 当我站在展台上,聚光灯照在我的脸上,所有人都看着我,所有人都在倾听我说话......那一刻, 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光鲜亮丽’。”

“娴姐,您考虑好了吗?”

“嗯, 我想好了,从今往后, 我不是什么夫人,我就是尚娴淑,鹿风集团的执行总裁,尚娴淑!”

陆呦嘴角不觉绽开了微笑:“尚总裁,您好啊!”

“陆设计师,你也好。”

“哈哈哈。”

“我们一起加油。”尚娴淑笃定地说道:“会成功的。”

“一定会!”

......

收到录取通知书,陆宁便跑得没了影,陆呦看着录取通知书上青扶大学艺术学院表演专业几个字的时候,血压跟着就上来了。

志愿是他自己去学校填报的,之前和家里人商量着,也都说好了填报他最擅长、也最感兴趣的钢琴专业。

却没想到,这家伙阳奉阴违,竟填了什么表演专业!

陆呦气急败坏、一连给陆宁打了十多个电话,他都没胆子接听。

最后一通电话,倒是接了,陆呦冲着电话里一顿“河东狮吼”,气急败坏骂完之后,听筒里才传来沈思思悠悠的声音:“是我,是我啦!”

“你让陆宁接电话。”

沈思思看了眼马路边上背着单肩包、垂头丧气的大男孩,无奈道:“他没胆子接,让我来跟你说。”

“他是翅膀硬了,现在知道找挡箭牌了。”

沈思思宽慰道:“多大的事呢,青扶大学的艺术系,你能上,他怎么不能上了,能上大学就是好的!管他学什么呢!”

“他填的什么表演专业,他会表演什么!”

“我看他演技就不错,把你们都瞒过去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

“我能说风凉话吗,他也是我亲弟弟。”沈思思笑道:“我只是觉得,他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不能因为他的想法不符合预期,就认为是错的。”

“我气的就是他瞒骗家里人。”陆呦愤声道:“他想学什么,我们从来不干预,不管之前说的学钢琴还是学法律,我们都支持,但他说一套做一套,换了你,你打不打!”

“打!这必须打,这小破孩,还学会两面三刀了!甭气了,我帮你教训他!”

沈思思将手机还给了陆宁:“搞定了,你姐过两天应该就会消气。”

陆宁接过电话,闷声道:“谢了。”

沈思思没好气地说:“还学会欺骗家里人了!为什么不跟他们明说。”

“选表演专业,想当明星,听起来有些不切实际,大人不都觉得这是不务正业么。”

沈思思看着他,高高的个儿、挺拔的身材、干净清隽的容貌,倒真有几分爱豆小鲜肉的质感。

“那你到底是想当演员歌手呢,还是想当明星呢?”

“这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好的演员歌手,靠过硬的演技或者歌喉,赢得名气和赞赏,磨练到一定境界,甚至可以称为艺术家。而明星的门槛可就低了,镜头前搔首弄姿,卖卖萌,搞搞人设,都能够吸引一大批粉丝喜欢。”

陆宁眉头皱了起来:“我没想这么多,我就听说...当明星挺赚钱的,我想给家里赚钱。”

“又来了。”沈思思摇着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你有个这么能干的姐,着急什么呀,你知道现在鹿风每天的销量是多少吗!用不了多久,你姐就能把你重新变成富二代。”

“谁要当富二代了!”陆宁气急败坏地推开她的手:“她厉害是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必须跟在她后面,被她照顾吗,我就不能照顾这个家吗?”

沈思思的手被他用力挡开,笑了笑:“还真是...翅膀硬了。”

陆宁发泄了一通,又觉得自己不该对沈思思胡乱使脾气,相对无言了片刻,抓起她的手,又放回到自己的头上:“翅膀没硬,对不起。”

沈思思倒是被他的动作逗笑了:“小破孩,怎么想着去学表演呐?”

陆宁低头,闷声道:“能赚钱。”

“除了能赚钱呢,没别的了?”

陆宁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觉得自己挺帅。”

“你够了。”她推了他脑门一下:“行了,既然选了表演,就好好学,不要总想赚钱,人生还有很多事,比钱更重要。”

陆宁看着沈思思,认真笃定地说:“会的。”

沈思思看了看时间,然后说道:“公司领导正在聚餐,我也不方便耽搁太久,得回去陪坐着了,你也早点回去吧,别让你姐担心。”

“嗯,别喝酒。”

沈思思转身回了餐厅的包厢。

这种规格的领导客户聚餐,作为陪坐,不喝酒是不可能的,沈思思酒量也不小,也很会热场子,哄得客户是开开心心,晚上九点才散席。

她礼貌恭敬地送走了客户,晕晕乎乎地站在餐厅门口,准备叫车回家。

一回头,却见陆宁那小子还没有走,站在路灯下一直等着她。

他一身宽松的白T黑裤,清隽干净,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尤其显得白皙漂亮。

“小孩,怎么还没走?”沈思思喝的有点多,晕头转向地踉跄着朝他走来:“要姐姐送你回家啊?”

陆宁赶紧上前扶住她,她身上沾染着一股宛如午夜般旖旎的幽香,令他心跳加速。

“我猜你就喝酒。”陆宁解释道:“喝酒了一个人,不安全。”

“你还挺...挺有男友力的呢。”沈思思笑着说:“那送姐姐回家。”

陆宁扶着她,东摇西晃地在街上走了几步,索性便直接背起了她。

“嚯,小孩你真长大了。”沈思思怕在他的背上,隔着衣服,也能明显感觉到他背部肌肉的线条:“都能背得动姐姐了。”

“本来就长大了。”

“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胖子,拿着雪糕,站在街口傻了吧唧地吃着,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别说了!”陆宁脸红了,沉声道:“你就不能忘了我的黑历史?”

“永远忘不了,你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吃雪糕的小胖子。”

陆宁步子滞了滞,然后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把我当小孩。”

“我想想。”沈思思望着天上稀疏的几颗星子,说道:“等你变成真正的superstar,我就不把你当小孩咯。”

说话间,她的高跟鞋掉在了地上,陆宁俯身捡了起来,拎在了手上。

他回头,余光温柔地看着趴在他颈项边的女人。

“一言为定。”

*

大清早,沈思思便给陆呦打了电话:“女人,完了完了完了!”

陆呦刚醒过来,脑子还迷迷糊糊的,问道:“怎么了?”

“你弟弟,他绝对喜欢我!”

“???”

陆呦被这句话给惊醒了:“开什么玩笑!”

沈思思看着冰箱里做好的早餐便当,又望了望被收拾的井井有条的房间,站在镜子前,她昨晚脸上的妆...这会儿都卸得干干净净。

总不能是她梦游的时候卸的吧!

回想着昨晚陆宁把她背回家的零星片段,温柔又体贴地给她卸妆上护肤品,喂她喝解酒的葡萄糖水,然后还把她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甚至还给她做了早饭。

沈思思这么敏感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察觉到猫腻!

“我把他当弟弟,他却想上我?”

陆呦吓了一跳,立刻关上了房门:“你可别瞎说哦!陆宁根本什么都不懂,怎么可能......”

“不管你信不信,这小家伙思想不简单。”沈思思哀怨地说:“我这该死的魅力。”

“呸!”

陆呦挂掉了电话,径直走出房间,陆宁换了件花里胡哨的卫衣,穿上运动鞋准备出门和朋友去广场弹吉他卖唱,挣点零花。

陆呦倚在玄关处,漫不经心道:“沈思思说你喜欢他,有这么回事吗?”

陆宁正打开门要出去,闻言脚底一滑,往前一个趔趄,险些摔跤。

“这么激动,看来是真的咯。”

“我又不瞎!”他满脸胀红、恼羞成怒地回过头,恶声恶气地说道:“瞎子才会喜欢这女人!”

“别上火啊,随便说说嘛。”陆呦回身去厨房洗了一根黄瓜,叼着吃了:“你昨天送她回家,听说蛮体贴,还帮人家卸妆?你还会卸妆呢。”

“我...我就随便给她擦了把脸!”

“你亲姐喝醉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给我擦脸?”

“我......”陆宁百口莫辩,只恨不得自刎以证“清白”。

话音未落,父亲陆云海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谁,沈思思?是你那个闺蜜?”

陆呦笑着说:“是啊,您还总夸她利落呢。”

“年龄大了些吧。”

“大不了太多,人家今年24。”

“好家伙,这整整大六岁啊,人家姑娘愿意么。”

陆宁的脸红得快要爆...炸了,怨念地看着陆呦:“女人,你欠蒋铎哥一千万说还不上就联姻的事......”

话音未落,陆呦直接扑过来跳他身上,捂住了他的嘴:“还不上我就自刎谢罪,但在此之前肯定拉你当垫背!”

陆宁和她对视着,用眼神告诉她:“来啊,相互伤害,谁怕谁。”

......

晚上,陆呦准时准点地出现在了康养医院蒋铎的病房里,一分钟都没有耽搁,耽搁一分钟后利率上浮百分之0.05,蒋铎这种谈笑间就能直接崩了毒|贩的狠人,多半玩真的。

她给蒋铎打了一杯苹果汁,回头说道:“沈思思真是厉害啊,一眼就看出了这小破孩有猫腻。”

蒋铎接过苹果汁,喝了一口便搁下了:“陆宁的口味,挺成熟。”

“我闺蜜本来就很有女人味,男人都喜欢她这一款,追她的人也很多啊。”

蒋铎不可置否,没说什么。

陆呦忽然问道:“你也喜欢她这一款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