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探望(就算喜欢的人在也不至于...)

探望(就算喜欢的人在也不至于...)(1/2)

目录

陆呦知道蒋铎是在演。

能演, 说明这狗暂时还死不了。

但她心里还是像有猫儿在挠似的、刚背下来的稿子,这会儿又全忘了。

担忧几乎是控制不住的。

她低头给陆宁发了条语音消息:“你蒋铎哥情况到底怎么样,伤得多严重?”

陆宁大帅比:“啊, 姐,这边已经联系火葬场了。”

呦呦鹿鸣:“......”

陆宁大帅比:“真的,火葬场的车已经到医院门口了。”

呦呦鹿鸣:“你让他一路走好。”

*

陆呦放下手机, 心里越发烦躁。

如果蒋铎伤的严重,蒋思迪是不可能丢下他ICLO参加晚会, 应该是没什么大碍。

她烦闷地走进了大厅, 正好碰上了尚娴淑。

尚娴淑脸色似乎不太好,眼角微微有些泛红。

“娴姐,您怎么了?”

“没事。”尚娴淑苦笑地摆了摆手:“刚刚喝了点果子酒, 这会儿有点晕, 出来透透气。”

陆呦惦记着心事, 也没有寻根究底,陪她在廊外坐了会儿。

本来是想静静心,结果越发地心神不宁。

“企业展示宣讲已经开始了。”尚娴淑问陆呦:“你不去后台准备着么?”

陆呦沉吟片刻, 果断从手包里摸出了之前准备的稿子,递到了尚娴淑手边, 说道:“娴姐,今晚的品牌宣讲会,你上吧。”

“什么!”尚娴淑惊呆了:“我上...我怎么能上呢,我不行啊!”

“没关系, 上去介绍一下咱们品牌的风格理念就好了,很简单, 娴姐是见过大场面的,比我有经验。”

“可...可你呢?”

“我有点急事, 朋友生病了在医院,我得去看看。”

见陆呦这么着急,尚娴淑的八卦之魂倒是燃了起来:“男朋友啊?”

“是未婚夫。”陆呦也毫不讳言地说:“如果这次咱们鹿风赚不到钱,就要以身抵债的那种。”

尚娴淑见这小姑娘脸不红、心不跳的,顺嘴就说出“未婚夫”三个字,多半也都是玩笑来的,便说道:“你要走,好歹也等宣讲会结束了再去。”

“就是因为不知道情况,所以放心不下,不等了。”

她将发言稿交给了尚娴淑,话不多说,起身便离开了。

尚娴淑拿着那份发言稿,脑子空白了两下,回头望向雅座的位置,李泰丰和他的小情儿还在调情打趣。

刚刚她酒杯都已经端起来了,恨不得冲上去泼这对狗男女一个狗血淋头。

然而,最后关头,还是忍住了冲动,没有做这样的事。

如果她在ICLO的展会上拆穿了渣男贱女,自己丢脸事小,现场这么多媒体记者,闹大了肯定会连累鹿风。

尚娴淑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那份发言稿子,又看了看李泰丰和陶晴悠。

即便不想闹开了,但她也绝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

尚娴淑咬咬牙,从侍者托盘中接过了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径直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李泰丰看到自己的妻子也在现场,有些惊讶,连忙站起身:“你...你怎么在这儿啊?”

陶晴悠也连忙站起来,看看李泰丰的脸色,大概能够猜出眼前女人的身份。

“是...是李夫人啊。”

尚娴淑不愧是混太太圈出来的,睨了陶晴悠一眼,优雅而略带轻蔑地说:“不好意思,我不姓李,别人都叫我尚夫人。”

“尚...尚夫人,您好。”

陶晴悠能觉察出她居高临下的姿态,脸色稍稍有些难看。

不过转念一想,这女人虽然不似李泰丰口中的黄脸婆,但终究是没什么见识的全职太太罢了。

而她海归学历,在丰悦集团担任要职,在尚娴淑这种全职太太面前,多多少少还是存在着优越感的。

陶晴悠念及至此,从容一笑:“尚夫人您这是闲来无事、过来凑热闹呢,还是和我们李总伉俪情深,要跟过来照顾他呢。”

尚娴淑能听出来陶晴悠话语里、听出她对她的鄙薄之意,她冷冷道:“抱歉,我没这么闲,我来这里是有自己的事。”

“你能有什么事。”李泰丰面色不善,低声斥道:“还不快回去,太闲了就约你的小姐妹打麻将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自然也担心尚娴淑在这里给他丢脸,更怕她闹起来,难以收场。

尚娴淑的手紧紧攥着发言稿,时至今日,她才终于明白,哪怕嫁入了豪门,哪怕衣食无忧,但她永远都是乞食者,永远都不配和这个男人站在一起、平等地对话。

她的青春、年轻时的美貌、还有生育的痛苦,换来的就是每个月按时领取的零花钱,换不回任何尊重!

尚娴淑眼神越发冷淡了。

便在这时,台上主持人念到了鹿风时装工作室,催促主创做好准备,属于鹿风的展示时间马上就要开始了。

四下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所有人都等着看,究竟是何许人也,创立了这样一个新兴时尚品牌,不仅拿到了ICLO的核心推荐展位,甚至打败了许多名牌服饰,冲进了销售金榜前十。

陶晴悠赶紧拿出了笔记本,准备记录鹿风在宣讲会的一些关键信息,为将来的合作做功课。

李泰丰见尚娴淑还没走,斥责道:“还不快回去,别打扰我这边的正事。”

“你有你的正事。”尚娴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和陶晴悠:“我来这里,当然也有我自己的正事。”

李泰丰觉得她是无理取闹:“你...你有什么正事。”

尚娴淑转身便朝着宣讲会正中的礼台走了过去,李泰丰以为她要搞事情,连忙追上来,企图拦住她。

鹿风的助理小刘见此情形,立刻挡住了李泰丰,说道:“我们总裁要上台宣讲了,无关人员请不要打扰。”

“总、总裁?什么总裁?”

李泰丰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而尚娴淑已经走上了宣讲展台。

“大家好,我是尚娴淑,鹿风时装设计工作室的执行总裁,这间工作室是我投资,与我的合伙人、也是鹿风目前的首席设计师陆呦女士,共同创办。”

台下的李泰丰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眼底是一片震惊之色。

同样震惊的还有陶晴悠,她想象中李泰丰的夫人,分明就是个只知道逛街打牌的黄脸婆全职太太,却没想到......

这位“黄脸婆全职太太”,万众瞩目地站在舞台前,穿着得体、举止从容,落落大方地向诸位企业家介绍自己的鹿风品牌的设计理念。

看着她脸上洋溢的自信的微笑,陶晴悠只感觉刚刚自己的轻蔑和嘲讽,全打了自己的脸。

她素来以职场女性自居,看不起像尚娴淑这样的全职太太,可事实上,自己能够做到主管的位置,靠的不也是给李泰丰当情人换来的么。

而她看不上眼的全职太太尚娴淑,此时成为了鹿风品牌的创始人。

真是讽刺啊。

......

陆呦急匆匆地来到了医院,此时已经是夜间了。

她来到了蒋铎的病房前,探病的人已经散去,陆宁那小子也不见了踪影。

陆呦跟门口的护工说明了身份之后,护工便放她进去了。

房间宽敞明亮,各种仪器设备摆在病床前,看着有点吓人。

而蒋铎穿着条纹的单薄病号服,半躺在病床上,闭眼休憩,边上的心电图平静地起伏着。

陆呦走到他面前,看着安静的睡颜。

这男人平日里张扬跋扈,轮廓分明,极有攻击性,只是睡觉的时候,五官才稍稍柔和些许。

陆呦伸手摸了摸他眼下的那颗嫣红桃花痣,而他亦没有醒来。

“让你嚣张。”陆呦带了几分责备的调子,闷声说道:“让你平时欺负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