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色令智昏(交锋)

色令智昏(交锋)(1/2)

目录

下船之后, 陆呦便和尚娴淑开始准备ICLO潮流狂欢节的筹备工作。

陆呦绘制了多款设计图下厂制作,做出了模板来,请模特定装拍照, 作为店铺的主打款式。

不过发回来的剪裁样品,很难令她满意。

鹿风还缺一个统揽全局的服装制版师,对所有的服装进行高规格、高工艺的剪裁打样。

众所周知,服装的设计师和制版师差别还是蛮大的。

设计师主要是对时装进行构思设计, 而制版师则是将设计师的理念和创意, 做成实实在在的样衣。

陆呦虽然也会剪裁缝纫,但毕竟主要方向是时装设计, 和专业的制版师相比, 还是欠缺了很多。

那段时间,尚娴淑一直在忙着招聘面试,工作室的其他岗位倒是已经都招满了员工, 就差一位首席制版师。

制版师不太好找, 现在圈子里有名的师傅,轻易是挖不来墙角的,而稍稍次一点的,又经验欠缺。

试了好几个, 都没有让陆呦感到非常满意。

如果店铺在ICLO推出之后,还找不到这样一个合适的制版师人选,对鹿风来讲,一定会面临质量危机。

傅殷都直接打电话过来,让陆呦将鹿风的样衣送过来给他过目, 目的就是为了考察这些样衣的质量。

找到一个好的制版师, 是当下鹿风迫在眉睫的事情。

......

制版师招了半个月,仍旧无果。

便在这个档口, 陆呦收到了来自ICLO的邀请函,希望她能够带着自己的样品,出席ICLO在月末的时装走秀。

也算是为鹿风品牌进行的预热。

......

时装展在ICLO公司总部的三楼展厅举办,陆呦早早地来了后台,让模特们化妆准备,做最后的造型定装。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嗓音:“真的是陆呦啊?”

她回头便看到了林晚晚。

林晚晚排场不小,身边跟了两个化妆师,帮她化妆做造型,还有两个助理,给她端茶递水拿包。

陆呦也不知道这个林晚晚到底怎么回事,照理说,她的出现直接导致了陆呦和许沉舟的分手。

两人见面,应该是陆呦更激动一些。

偏偏每次都是林晚晚最先炸毛挑事,陆呦反而更加淡定。

“呦呦姐。”林晚晚脸上挂着假惺惺的笑意,说道:“你也太厉害了吧,像ICLO的傅总那样的人,谁不知道他是个冷面佛爷,谁的面子都不会给,ICLO狂欢节的特销展位,多少商家抢破头,尾巴都摸不到。你上船度个假,便能轻而易举拿到一个展位,我只能说拥有了一张好脸蛋,就拥有了一身的好手段呢,令人羡慕。”

她说出这番不明不白的话,让周围人对陆呦投来了意味深长的目光。

的确,鹿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品牌,竟然能够和各大品牌服饰一起出现在ICLO的展位上,而且还是正中最显眼的位置。

偏偏鹿风的总设计师,又是这么年轻的小姑娘,模样比不少明星还漂亮许多,谁心里都会忍不住浮想联翩。

在游轮上,陆呦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废了多少心力,完成了傅殷提出的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其他人,不过是一边嫉妒着、一边挖苦,觉得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应该得到罢了。

陆呦从容地笑了笑,说道:“是啊,我度个假就能拿到ICLO展位,倒也不像晚晚你,好好的影视剧演员、娱乐圈小花旦,这会儿怎么也沦落到只能跟我带的这些新人模特一起走秀了。”

这话一出来,林晚晚脸色骤变。

上次莫莎展会之后,林晚晚“偷窃”陆呦设计的黑历史曝光,同时她当小三这些破事,也在网络上掀起了腥风血雨。

拍戏和综艺的通告,基本上都凉了下来,而许沉舟的公司业绩也是一路滑坡,股价一跌再跌,根本顾不上她了。

所以她也只能接一些大型时尚展会模特的通告,争取多在镜头上露露脸,靠自己搭一些人脉。

便在林晚晚一腔怒意没处撒火的时候,有女人走了过来,拿着软尺,重新给林晚晚晾了三围。

陆呦认识她,她是晚舟集团的首席制版师――乔西莹。

她曾经和乔西莹共事过,知道这位姐的能耐,她不仅一身的好手艺,剪裁缝纫的功夫炉火纯青,而且眼睛堪比最精准的软尺,只消看过一眼,便能够准确地测量出三围尺码。

能让这种级别的大师傅,来伺候林晚晚今晚的时装走秀,看来许沉舟对她是真的宠爱。

乔西莹一看到陆呦,脸色微微有些变化,露出几分心虚和怯意。

她刚毕业那会儿,原本是在陆氏集团的供职。

不过,在陆氏集团倒台那会儿,乔西莹考虑到自身的前途和利益,跳槽了。

而且她不仅自己跳槽,还带走了不少制版剪裁方面的师傅。

因为她的离开,导致陆氏集团后期的多起单子跟不上,更是加速了破产。

后来辗转多家公司之后,她来到了许沉舟的晚舟集团。

入职之后才知道,许沉舟和陆呦是恋人,她本来还担心,陆呦因为她跳槽的事情,报复自己,给自己穿小鞋。

不过这一切都是她多虑了,陆呦并没有那么小心眼。

所以她才能在晚舟集团,一直干到首席制版师的位置。

乔西莹看到陆呦,莫名心虚,小声地和她打了个招呼:“陆小姐。”

“西莹,好久不见。”

林晚晚见乔西莹和陆呦打招呼,脸色沉了沉,说道:“怎么你很闲吗,之前的衣服紧了让你改,改好了吗?”

乔西莹虽然手艺功夫厉害,但是性格是实打实的温柔,属于少说多做的实干型,也不太擅长与人交际。

“林小姐,抱歉,我想问一下,您最近是不是...长胖了。”乔西莹为难地说,上一次量出来的胸围是33B,这次...36D了,所以您穿那一套裙子才会觉得紧,那套裙子是按您之前的尺码剪裁的。”

这话以说出来,林晚晚瞬间变了脸色。

胸围能一下子爆这么多,从B变到D,除了做过手术、塞了东西,不可能有其他的可能性,更不会仅仅因为长胖。

周围人望着林晚晚,眼神颇有深意,甚至还有人掩嘴偷笑。

乔西莹的确是很不擅长人际交往这样的事,居然傻乎乎地直接说出来了。

林晚晚感觉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仿佛她刚刚和陆呦打了招呼,便是故意串通了陆呦来给她好看似的。

林晚晚索性端起手边的塑料纸杯,直接泼了乔西莹一脸的水。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破裁缝,也敢对我说这样的话!”

乔西莹没想到林晚晚会忽然发难,睁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

水珠谁着她的头发丝滴滴答答地流淌着。

林晚晚在许沉舟面前,倒是温柔小意,纯得跟朵栀子花儿似的,但那只是许沉舟喜欢的样子。

事实上,林晚晚性格是绝对的强势型,并不好相与。

“我给你脸了是吧。”她恶狠狠地瞪着乔西莹:“限你半个小时内给我把衣服改好,否则我让许沉舟开了你!”

说完,她怒气冲冲地去了自己的私人化妆间。

乔西莹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屈辱,身体颤抖着,那双长了茧子的手,紧紧攥了拳头。

这就是她不喜与人交际的原因,的确不会说话,不经意间就有可能得罪别人,偏偏许沉舟把她派给了最不好相与的林晚晚,没少受她的委屈。

陆呦看着乔西莹憋屈的模样,给她递了一张纸过去,说道:“没事吧。”

乔西莹没想到陆呦会是第一个过来关心她的人,想到过去她对陆氏集团的“落井下石”,乔西莹脸色胀红了,甚至都不敢接陆呦递来的纸巾:“没、没事,谢谢陆小姐关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