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新生【双更合一】(蒋铎求你了...)

新生【双更合一】(蒋铎求你了...)(1/2)

目录

周安妮是真的后悔, 自己怎么选了这么个猪队友。

就在她放心大胆地让陆呦和蒋铎他们在她房间寻找“罪证”的时候,熨烫室的朱美琴做贼心虚,偷偷检查了熨烫室的橱柜夹层, 看看裙子是不是还在里面。

却没想到,正好让蒋铎留下的人,逮了个正着。

现在人赃并获,裙子就放在熨烫室。

朱美琴早就慌了神, 懊悔地把事情的原委全盘交代了, 说周安妮如何花钱收买她,五万块, 让她想办法把那条裙子处理掉。

一开始朱美琴是有担忧, 但是后来一想,这条裙子应该不值什么钱,撑破了不过一万赔偿, 自己还能落四万。

她也是没想到, 不过一条裙子而已,失主竟当了什么珍贵宝贝似的不依不饶,事情越闹越大。

之前周安妮让她烧掉或者扔掉这条裙子,不要留证据。但她起了贪小便宜的心思, 就把裙子藏了起来,准备下船的时候偷偷带走。

刚刚趁着所有人都去周安妮房间寻找,她便心慌意乱地想销毁证据,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蒋铎早就安排了人, 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朱美琴苦着脸交代了所有事情, 周安妮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她知道偷窃事情败落, 后果会非常严重。

如果陆呦报了警,她很可能连学都上不了,直接被学校开除掉。

“陆呦,我...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她抓了抓陆呦的袖子,故作轻松地说:“你别当真啊,没谁想真的偷你的衣服,谁还缺一件礼服了呢,玩笑而已。”

“别说什么玩笑,偷就是偷。”陆呦甩开了她的手,走过去拿起了裙子。

周安妮艰难地苦笑着:“这裙子你不是找到了吗,谁也没动它,好端端的,你何必得理不饶人呢。”

然而,当陆呦将裙子背面翻过来的时候,却赫然看到了背面有一大片墨染的黑色印记。

她脑子“嗡”的一下,手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好端端?”陆呦一把揪住了周安妮的衣领:“你给我说这叫好端端!”

周安妮看到那条白裙子背后的墨染痕迹,转头望向朱美琴,怒声道:“你搞的?”

朱美琴瑟瑟发抖,小声说道:“刚刚我藏裙子的时候,他们几个不由分说上前来夺,不小心就把染料弄翻了。”

这种染料在熨烫室还有很多,各种颜色都有,用以对客人不同颜色的衣料进行护理。

朱美琴竟然把这种染料洒在了她的裙子上,即便现在裙子找回来了,但因为这黑色的染料根本洗不净,裙子全毁了!

陆呦脸色苍白,颤抖地拿起了手机,直接拨打110报警了。

很快,警方乘快艇追了上来,问明情况之后,带走了两个罪魁祸首。

周安妮本来想着一件衣服而已,按照陆呦过往的包子性格,应该不会闹大。

没想到这次她竟然真的报警了。

这下子她的案底是留下了,学校那边肯定也会从重处理。

周安妮直接被吓哭了,抓着陆呦的袖子,哭着求她网开一面。

“看在我们从小认识的份上,放过我一次,我再也不敢了。”

她脸色惨白,血色全无,看起来是真的害怕了。

不管家庭背景如何,偷窃就是违法,进了局子便留了案底,这案底便要在她档案上记一辈子。

陆呦看着自己这套花了无数心思的裙子,咬牙切齿地说:“我放过你,谁放过我?”

她努力了这么久,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套裙子上,现在被周安妮可笑的嫉妒心给毁了。

陆呦冷冷地看着周安妮,一字一顿道:“这件事,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

一场闹剧结束之后,陆呦抱着裙子回了房间,想办法进行修改。

蒋铎虽然帮她找出了真凶,也得到了她很诚挚的道谢和感激,一切...都如他想。

但是他的心情却糟糕到了极点。

他来到房间阳台上,望着暮霭沉沉的海天线,低头点了根烟。

蒋思迪抱着手臂、倚靠在门廊边,看着男人孤独的背影,冷道:“爸说你是狼崽子,果不其然,为了得到你想到的,真的可以不择手段。”

“姐,何出此言?”

“礼裙的事,你早就发现了吧,否则也不会早早让人盯着朱美琴了。”

“那女人一脸做贼心虚的表情,被发现很正常。”

蒋思迪走到他身边,分析道:“既然你早就发现了,自然有办法早早地拿回那条裙子,避免损坏。但你偏没有这样做,一直等到最后一刻,在你的小青梅面前大展手脚。”

蒋铎脸色渐渐沉了下去,不发一言。

“好一招一石二鸟,既让她对你心怀感激,又阻了她挣够一千万。”蒋思迪冷嘲道:“这连环套是一环扣一环,陆呦那种单纯没心机的小姑娘,哪里逃得出你这老狐狸的手掌心。”

“我不是圣人,我只是...蒋铎。”

求而不得,即便不择手段又怎样。

蒋铎转身离开,不再多言。

身后,蒋思迪冲他喊道:“狼崽子,别太过分了,喜欢一个人不就是希望她幸福吗,你这算什么。”

“姐姐知道眼睁睁看着守了十多年的心爱之人,投入别人的怀抱,还要微笑着祝福是什么感受?”

蒋思迪无言以对。

蒋铎侧眸望了望她,眼底是一片晦暗与阴鸷――

“我来告诉姐姐,那种感受...生不如死。”

......

这五年的每一个长夜,都是辗转反侧、生不如死。

这一次回来,蒋铎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要得到她,不急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她的身体、她的爱、她全部的微笑和眼泪、半生的幸福...他全都要。

*

空寂的甲板上,蒋铎的情绪如海浪般翻涌,他发泄地低吼了一声,一拳砸在了桅杆上。

恰是这时,陆呦抱着那件染了墨汁的衣服,正要去熨烫室处理。

看到蒋铎情绪不对劲,她小跑着过来:“你发什么疯啊。”

“没什么。”

她抓起了他的右手,翻过手背,看着手背指骨上微红的擦伤,眼底透了几分心疼,责备道:“跟谁生气呢!”

“我...”

自己。

蒋铎感受着女孩温柔轻抚过他手背的触感,心都快被揉碎了。

她看了他一眼,柔声问:“你心情不好啊?”

“嗯。”

“跟姐姐吵架啦?”

“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蒋铎压抑着情绪,看看她腕上披挂的裙子:“自己都火烧眉毛了。”

陆呦也有些泄气难过:“这墨汁洗不干净,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周安妮和朱美琴太可恶了,这件事我一定要追责到底!”

蒋铎看着小姑娘脸上愤愤不甘的神情,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陆呦揉了揉蒋铎的手背,温柔地吹了一下指骨微红的挫痕:“不疼啊?”

“没感觉。”

“没感觉就是又犯病了。”

她最担心的就是他的躁妄症,虽然都说已经治好了,但是他刚刚的样子,也着实让她害怕。

“别再伤害自己了,有什么不开心都跟我说。”

蒋铎心头一空,鬼使神差地唤了声:“陆呦。”

她抬眸望他:“什么?”

“能不能别恨我。”

她不明所以,笑了笑:“为什么要恨你啊。”

蒋铎看着她嘴角清甜的酒窝,像个小孩一样,固执说道:“别管,总之你答应就是了。”

“行,答应你就是了。”陆呦要忙衣服的事,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衣服的事,要帮忙说一声。”

“你能帮我什么,你又不是精灵教母,难道凭空给我变一套漂亮裙子和水晶鞋出来呀。”

他淡淡笑道:“我不是精灵教母,我是个不在乎你有没有水晶鞋的王子。”

“我要吐了,真的,你闭嘴吧。”

陆呦转过身,扬了扬手,让他好自为之。

看着女孩的背影,蒋铎感觉到心里某处晦暗的迷雾,越来越深了。

......

陆呦站在熨烫服务间的衣物护理室,眉头紧锁,看着面前这套小美人鱼礼裙。

礼裙本来是纯真静美的浅色系风格,奈何沾染了一大滩黑色污迹。

不管陆呦如何试图拿笔描花边,试图将这团黑色污迹描成刻意设计的图案,但.......都失败了。

小美人鱼的礼裙,简约的纯色,便是和主人公纯真美好最相配的风格,加入其他任何花边、撞色,都会显得异常突兀。

陆呦在熨烫室呆到了深夜,什么办法都想过,什么技巧方法也都尝试过,一筹莫展。

这件衣服,算是彻底废了。

她抱着礼裙,颓唐地坐在工作间冷冰冰的地上,望着头顶的白炽灯发呆。

下午父亲支支吾吾地打电话过来,说母亲的病情加重了许多,现在住进了特护病房。

陆呦知道父亲这人,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打电话来向她要医药费的。

陆呦立刻给他转了两万块钱过去,现在她卡上已然空空如也。

空空如也,同时负债一千万。

陆呦给尚娴淑打了电话,告知了她船上发生的事情,以及这套礼服无法修改,ICLO下月的潮流狂欢价,可能鹿风便要失之交臂了。

“没事儿,没了ICLO,我们还可以联系别的平台嘛。”尚娴淑听出陆呦话音里浓浓的鼻音,安慰道:“你别太放在心上,这只是一次小挫折,一条路行不通,换条路再来就是了,好在咱们没有大的损失,只是一条礼裙罢了。”

“对不起,尚夫人,真的对不起。”陆呦越想越难过:“是我没看好礼裙,明明知道它的重要性,我应该寸步不离地守着它。”

“别难过了,你这次本来就是陪弟弟出来度假放松的,不要再想这些事了,好好玩。等你回来,咱们鹿风可有的忙了。”

挂断电话之后,陆呦仰着头,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着,平复心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