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红绳(这狼崽子为了守住自己想要...)

红绳(这狼崽子为了守住自己想要...)(1/2)

目录

陆呦熬了一个整夜的通宵, 终于完成了小美人鱼主题的化妆舞会晚礼裙,发给了尚娴淑。

尚娴淑当然也很重视鹿风在ICLO上展示,因此向陆呦保证, 无论用什么办法,她一定会按时将完整的礼服送到第五号码头,和她交接。

清晨时分,陆呦疲倦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觉便睡到了傍晚。

神清气爽地走舱房, 便看到陆宁穿着不知道哪儿搞来的白西装,坐在顶层露台的咖啡厅, 弹钢琴。

他穿西装的样子, 清秀又斯文,五官虽带了几分不成熟的稚气,却也是英俊而优雅。

修长漂亮的手指快速地在钢琴键盘上跳跃, 弹着贝多芬的《月光》。

周围女士们看着他, 也是满眼的痴迷。

陆呦敏锐地注意到,白色斯威坦钢琴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银质小盒。

有不少女士都往小盒子里投了币,换来他礼貌微笑的道谢。

陆呦走到钢琴边, 往盒子里看了眼。

盒子里装的根本不是钱,是支票、甚至还有银行.卡、购物提货卡、健身卡......

陆呦:......

她弟弟是真的很有当夜店男招待、以色侍人的潜质。

小屁孩既然一脑门心思想要兼职赚钱,陆呦当然也没有打断他,随他去了。

她走到吧台边,给自己到了杯咖啡, 醒了醒脑子。

顶层咖啡厅露台最高处的私人餐位, 陆呦看到了蒋铎。

他倚在阳光躺椅上,戴着浅色太阳镜, 手腕间...还系着她的黑丝巾。

虽然昨天说丝巾不要了,但那都是气话,这条丝巾对陆呦还是蛮重要的。

陆呦沿着雕栏的旋转楼梯走上去,却发现不仅蒋铎在,蒋家老爷子也在。

他两鬓斑白,坐在轮椅上,腿上搭着一条小毯子。

“蒋伯伯好。”陆呦礼貌地向老爷子问候了一声。

小时候院子里的小朋友最害怕的就是蒋家夫人,因为她总板着一张脸,看到小朋友靠近了也会呵斥。

但是对于蒋伯伯,小朋友们都很喜欢,因为他性格温和,兜里时时刻刻都揣着糖,看到小孩就会分发。

陆呦也总喜欢去蒋伯伯那里蹭糖果吃。

老爷子睨了陆呦一眼,干燥的唇开阖了一下,喉咙里发出混沌的音节。

陆呦想起蒋铎之前说的,老爷子中风了,说话不利索,不过思维应该是清晰的。

她问蒋铎:“蒋伯伯说什么呢?”

蒋铎淡淡道:“他问你,为什么还不跟我结婚。”

“......”

蒋老爷子翻了个白眼。

陆呦想到那场长辈们说好的联姻,蒋伯伯还总爱开玩笑,说陆呦是他们蒋家的人来着......

陆呦半信半疑,耐心地对蒋老爷子解释道:“蒋伯伯,我和蒋铎之间...现在只是朋友关系。”

蒋老爷子又嘟哝了一句什么。

陆呦望向蒋铎,蒋铎“如实”翻译道:“老爷子说,去他娘的朋友关系。”

“......”

蒋老爷子颤抖地抓起手边的茶杯,直接砸向了他。

蒋铎敏捷地躲开了:“老头,你可悠着点,当心血压又升上去。”

“你少气蒋伯伯吧!”

蒋铎淡笑着,不再开口胡言。

陆呦走到他面前,说道:“蒋铎,丝巾还我哦。”

蒋铎晃了晃腕间的黑丝巾:“不是不要了?”

“还是...要的。”陆呦说道:“昨天晚上气糊涂了。”

“我都给你找回来了,再气也该扯平了。”

“我不是...气你扔我的丝巾。”陆呦憋闷地说:“我气你这么冲动,就往海里跳,昨晚风浪多大啊!”

蒋铎似乎明白了过来,嘴角挑起几分笑意:“原来,是担心我。”

陆呦立刻反驳:“就算是一条狗,我也会...担心。”

“行吧。”

反正他也是心甘情愿当狗。

蒋铎摘下了腕间的黑丝巾,在陆呦面前扬了扬。

陆呦伸手去夺,他却没有给她。

“冒着生命危险给你捡回来的珍贵之物,不能就这样白给了吧,拿东西来换。”

陆呦就知道,像他这种锱铢必较的家伙,不会平白无故地当好人。

“你要什么。”陆呦摊了摊手:“那条丝巾就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没别的了。”

蒋铎打量了小姑娘一眼。

她穿着修身的波西米亚花花小裙子,裙摆飘在到小腿边,被风吹得招摇。

白皙细长,肌骨匀称的左腿脚踝间,挂着一条红绳,绳上挂了别致的小铃铛。

难怪,每每她走近,便又细碎轻灵的铃铛声。

蒋铎望着她脚踝间细长的红绳,漆黑的眼底升起几分意味深长:“我要它。”

陆呦低头看到自己脚踝上的红绳,惊讶地说:“你要这个啊?”

“嗯。”

“这是我在路边摊买的哎。”

一根也不过五块钱。

蒋铎盯着她白皙的脚踝,视线似乎抽不回来了:“就要这个,给吗?”

“你想要的话,拿去咯。”

反正又不值钱。

蒋铎毫不犹豫蹲下身,指尖触到了她脚踝间白皙的肌肤,小心翼翼地解开了红绳。

陆呦感觉到男人指尖的温热和粗砺,莫名一阵激灵顺着脊骨,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心跳有些乱了,移开视线,不再去看那个蹲在她脚边的男人。

蒋铎摘下了红绳,一把握进了掌心里,然后将手腕递给了她。

陆呦解开了他手腕上的丝巾,然后他便将红绳递了过来:“给我戴上。”

陆呦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这是女孩的饰品啊,你确定要戴?”

“嗯,我内心也是很向往这种。”

“那你还真是个小公主。”

陆呦笑着给蒋铎系上了红绳:“我给你系个活扣,这样方便你随时摘下来。”

“不用,系死扣。”

“你确定?”

“嗯。”

他永远不会摘下来。

陆呦系好之后,便拎着丝巾离开了,蒋铎一直在看手腕上的红绳铃铛,尽可能收敛着嘴角的笑意。

没多久,蒋思迪走了过来,看着蒋老爷子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

她打开了轮椅边的智能指尖键盘,温柔地说道:“爸,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用手指头打字哦。”

蒋老爷子无语地看了蒋铎一眼,指尖敲了敲键盘,然后喇叭里传来机械的电脑女声――

“我-要-吐-了!”

......

游轮在第五天的下午,停靠在了五号港口,游客们纷纷下船,去海港边的五星海鲜餐厅用餐。

陆呦和尚娴淑约好了今天下午,礼裙便会送过来。

陆呦按照约定的时间,等候在了码头港口的公交站点旁。

陆宁给她发了几张图片,故意诱惑她:“姐,海鲜大餐太好吃了。”

呦呦鹿鸣:“好吃你就多吃点。”

陆宁大帅比:“放心,我给你打包,反正不要钱。”

呦呦鹿鸣:“谁吃自助餐还打包啊,太丢脸了,你自己吃吧!”

陆宁大帅比:“没事没事!我不怕丢脸。”

呦呦鹿鸣:“我怕。”

陆宁大帅比:......

呦呦鹿鸣:“在这种场合吃饭,多跟你蒋铎哥学学礼仪,规矩点,别在人前闹笑话了。”

这条消息刚发出去,蒋铎的聊天对话框便弹了出来――

“我给你打包了,等会儿回来吃。”

他还给她发了张照片,照片里他拿了整整三个打包盒,装着烤龙虾、鹅肝、牛肉......

他还专挑贵的拿。

呦呦鹿鸣:“蒋先生,自助餐不让打包。”

JD:“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

就在这时,一辆网约车停在了陆呦面前,鹿风工作室的助理小刘从车上下来,然后将装着礼裙的盒子送到了陆呦面前。

陆呦接过了礼盒,松了口气:“谢谢,辛苦你了。”

“没事儿。”小刘说道:“时间很短,只能做到这样了,尚夫人说这裙子虽然不够完美,但是绝对穿得出去,您父亲也来帮忙了。”

陆呦在线全程视频指导,自然知道,虽然时间很赶,但是因为有父亲陆云海的加入,这套裙子在剪裁方面的工艺质量,绝对是有保证的。

“这次如果ICLO的事情能成,那咱们工作室,就急缺一个能统揽全局的剪裁缝纫大师傅啊。”

“陆呦姐,您的父亲能加入的话,咱们鹿风不就如虎添翼了吗?”

陆呦却摇了摇头,说道:“我爸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太好,而且他的眼光更偏高端时装,和咱们鹿风的风格不太搭。”

“尚夫人也说,这事儿等你回来之后,我们再商量定夺。”助理小刘又从后备箱里抬出了一个小箱子:“尚夫人说你可能还需要对裙子做微调修改,让我带给你一台简易缝纫机和一些丝线。”

“太好了!正需要呢。”

陆呦和助理小刘一起将礼服和缝纫机等辎重搬上了船,累得气喘吁吁。

陆呦心情却很是振奋,丝毫不觉得辛苦。

不远处,周安妮和几个闺蜜,穿着白色丝裙,戴着遮阳帽,优雅地站在甲板上晒着太阳。

看到陆呦大包小包地把东西往船上搬,周安妮冷冷道:“她这是要把家都搬上来么。”

“她搭上了ICLO的总裁傅殷,受邀参加了ICLO举办的化妆舞会,肯定是没带什么好裙子,所以趁着游轮靠岸,火速让人送了礼裙过来。”

“真的假的,ICLO的化妆舞会,可不是谁都能参加的。”

“是啊,安妮这样的家世,都没有收到ICLO的舞会邀请呢,她凭什么!”

周安妮撇撇嘴,酸不溜秋地说了句:“凭她长得好看咯。”

女孩们酸归酸,羡慕也是真的羡慕,毕竟CLOC的化妆舞会,只有被上流社会认可的名媛淑女才会被邀请。

以前陆呦便觉得这圈子挺无聊的,但是总有那么些女孩们挤破了头,也不过是为了能跻身其中,享受片刻的繁华与虚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