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口是心非(你舍不得欺负她【双更合一...)

口是心非(你舍不得欺负她【双更合一...)(1/2)

目录

陆呦见傅殷又把“皮球”踢给了蒋铎, 只能眼巴巴地回头望蒋铎:“蒋先生,您方便拍照吗?”

语调温温柔柔,丝毫不似平日里俩人斗嘴时的嚣张。

她看出来了, 其实傅殷还是在看蒋铎脸色。

“蒋先生,我给您拍一张吧。”

蒋铎默了片刻,终于说道:“我不会摆pose,你姑且随便拍吧。”

反正他打定了主意, 不管怎么拍, 都不会认可。

不会给她任何有可能的机会。

陆呦打开了单反相机,调整了镜头和参数, 然后又四处寻找合适的角度, 给蒋铎拍了几张照片。

他随意地坐在白色花园铁铸椅上,衣领敞着,袖口卷在手肘处, 露出结实的肌肉。

视线懒散而冷淡地望着远处海岸线, 并没有看她。

陆呦看着相机屏幕,筛选着这些照片。

相比于陆宁的阳光大男孩气质,蒋铎的风格,则更沉稳硬朗、更有男人的质感。

陆呦将单反递到了蒋铎面前, 满心期待地说:“蒋先生,您看看,喜欢吗。”

傅殷也抬起了眸子,好奇地望着蒋铎,等他的回应。

其实他让陆呦给蒋铎拍照, 就是为了探明蒋铎的态度, 但凡蒋铎说一个“不喜欢”,他也是绝对不会拂逆他, 给这个女孩任何机会。

蒋铎凑了过去,看向单反屏幕。

陆呦按着浏览键,给他回放刚刚的几张照片。

“这张可以呢。”

“都是侧脸?”

陆呦点头:“你侧脸最好看。”

他敛眸,温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她:“有多好看?”

“侧脸就”

不那么像遗像。

陆呦当然不可能这么说,真诚地吹道:“你五官立体、轮廓硬,比一般的男生线条感更强,所以侧脸最好看了。”

他嘴角扬了扬:“那跟许沉舟比?”

“”

陆呦顿了顿,狗腿地说:“和您比,他不配。”

这句话让蒋铎露出了满意的神情,拿起了她的相机,自顾自地欣赏起了自己的侧脸照。

陆呦不说,他没感觉,陆呦一说,他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英俊的男人。

这侧脸,绝了。

陆呦见他满意了,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所以,蒋先生您觉得怎么样?”

一个“蒋先生”,一个“您”,分分钟把蒋铎从飘飘然的状态中拉回来了。

这小丫头,根本不是真心觉得他好看,不过一顿天花乱坠的商业吹。

她满心满眼都是她自己的事业罢了。

其实蒋铎过来和傅殷喝下午茶的目的,就是搅黄陆呦和他的合作。

如果让她搭上傅殷的ICLO平台,拿到好的推荐位,说不定真能在半年之内赚到一千万。

蒋铎便机关算尽、功亏一篑了。

傅殷打量着蒋铎的脸色,也问了句:“三爷,你觉得她拍照技术怎么样?”

蒋铎冷淡地搁下了相机,说道:“拍得很难看。”

这句话一说出来,陆呦的心便凉了半截。

没戏了。

傅殷不会为了她这么个无名之辈,轻易开罪蒋铎。

所以他轻飘飘的一句话,便彻底封住了鹿风登上ICLO的大门。

陆呦不甘地咬了咬牙,拿回了自己的相机。

蒋铎心虚,移开了视线,也没敢看她。

傅殷斜倚在了椅子上,无奈对陆呦道:“既然三爷不喜欢,我也不好劳烦你帮我拍照了。”

陆呦从来不是轻易放弃的人,这些年,什么都丢了,唯一没丢的就是她这骨子倔犟的劲儿。

她对傅殷递出了相机:“傅先生,您要不要看看,我拍照技术真的还行。”

说话的嗓音都禁不住在颤抖。

拉下脸皮求人,不是容易的事。

她额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艰难地恳求道:“能不能,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抱歉,我不需要你帮我拍照。”傅殷直言拒绝,不留任何转圜的余地。

陆呦手颤抖地拿回了单反,对他礼貌恭敬地鞠了一躬:“万分抱歉,打扰您的时间和心情了。”

蒋铎的指尖紧紧攥着咖啡匙,指关节因为过于用力,渗出了惨白的颜色。

终于,在陆呦转身离开的瞬间,他忽然攥住了她单反相机的带子――

“她摄影技术没问题。”

陆呦惊诧回头,迎上了蒋铎灼灼的目光。

他脸上毫无半分玩笑的意思,沉着脸,压抑着嗓音道:“傅总尽管让她拍,相信她能给你拍出好照片。”

傅殷没想到蒋铎会改口,诧异道:“可三爷不是说,这照片不好看。”

“照片不好看,不是她的问题,是我长得丑。”

所以她才不爱我。

蒋铎不再多说什么,起身离开了茶餐厅。

陆呦看着蒋铎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改口。

但好在,傅殷跟着改了口,对陆呦道:“既然三爷如此说,那就麻烦你了。”

蒋铎回到了套房,倚在180度的宽敞海景阳台边,看着甲板上正尽心竭力给傅殷拍照的女孩。

眸底划过一丝晦暗。

蒋思迪蹲着咖啡,来到了阳台边,朝着陆呦和傅殷望了眼,笑了起来:“我说什么来着,你舍不得欺负她。”

蒋铎冷淡道:“不是舍不得,只是不想看到我的未婚妻这样低声下气去求人,G的是我的面子”

“她丢脸跟你什么关系,这还没过门呢,三爷可真会共情。”

从小便是这样,小姑娘眉头一簇,还没哭呢,他先慌了神,抱着人家一顿哄;

招惹了人家,她还没来得及发脾气,他就先做小伏低地连声道歉。

陆呦在他这儿,半点委屈都没受过。

以前如此,如今依然。

“像你这样,活该连个备胎都混不上。”蒋思迪无奈道:“喜欢就跟人家明说,成不成就是一句话的事,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

蒋铎手肘撑在船舷边,望着湛蓝的大海:“要是真能拿得起、放得下,我还在这里当个屁备胎?”

“”

“行吧,蒋备胎。”蒋思迪走过去,拍了拍他宽硬的肩膀:“你就等着那姑娘半年内赚够一千万,跟你两清吧。”

“你当一千万这么好赚。”蒋铎平淡地望着远处的傅殷:“那家伙,也不是好说话的主。”

傅殷的确非常喜欢拍照,完全把陆呦当成了私人摄影师,带着她在游轮的各个视野不错的观景点拍了写真。

他虽然经营电商,但ICLO是目前年轻人最喜欢的时尚服饰平台,所以傅殷本人也相当具有审美眼光,从他自己的穿着打扮就能看得出来。

因为个子很高,所以他选择了较有垂感的上衣,配了简单的黑裤,身上也没有多余的配饰,却能给人一种简约的精致感。

陆呦偏又最擅长拍人,给傅殷拍出来的效果也非常好。至少,他自己看了照片是相当满意,让她回去精修之后,发给他。

陆呦连声应承下来。

俩人重新坐回茶餐厅,傅殷问她道:“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公司的。”

陆呦赶紧蒋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

傅殷看了眼,皱眉:“鹿风,以前没听过,新牌子?”

陆呦点头:“是我和另外一位女士共同创立的新品牌,打造年轻人时尚潮流服饰。”

说完,她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设计图集递给了他:“这是我的设计图稿,大概就是这样的风格。”

傅殷粗略地翻了翻她的图稿集,虽不说眼前一亮的感觉,但的确是被部分设计图匠心独运的造型,吸引了眼球。

“的确是很有风格,同时也兼备市场的款式。”傅殷看得仔细了些:“这些都是你自己独立设计的?”

“是。”

“看着不错,不过都是图稿,这些目前有在销售吗?”

“我们鹿风工作室刚刚起步,还没有达成规模,采用的是先承接订单、再销售的模式。”

傅殷倒是笑了,放下了图集,又环望了一下周围“虎视眈眈”盯着他的合作者们:“你看看他们,其中也不乏知名服装品牌的人,都想在我的ICLO展会上分一杯羹,我凭什么把如此重要的展示窗口让给你这么个刚刚起步的设计工作室。”

陆呦顿了顿,说道:“即便是知名服装品牌,但是傅总也没想要跟他们合作。”

傅殷好奇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我从大学时期便开始关注ICLO,它能在短短几年一跃成为最受年轻人欢迎的电商平台,不是没有原因。”

陆呦迎上了傅殷的目光,朗声道:“ICLO每一个商家店铺,都是经过傅总挑剔的阳光,严格筛选。所以ICLO,与其说是卖衣服的电商平台,不如说是年轻人的潮流时尚社区。”

这一番话,直接说道了傅殷心里去。

这些年他夙兴夜寐,很多细碎的琐事都亲力亲为,就是为了让ICLO和其他电商平台区分开来,成为了时尚潮流的代名词。

他淡淡笑了:“看来你是真的有做过功课。”

陆呦向他保证道:“您放心,我的鹿风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它和ICLO能达到互利共赢的效果。”

“我对你的设计风格没有质疑,但是正如你所说,你的鹿风工作室刚刚起步。”

傅殷放下了设计图集:“要知道,ICLO的流量是很恐怖的,如果我给了你最显眼的销售展位,但是你们的规模不够,该发货了衣服却没做好,损伤的可是我ICLO的信誉,我为什么要冒险相信你?”

陆呦思忖片刻,郑重地回应了他:“您的顾虑是有道理的,我们毕竟是新品牌,还没有形成规模效应,但我可以向您保证,工期一到,每一单货都已经会发到消费者手上,不会让ICLO信誉流失。”

“就这样空口白话,真的很难让我信服。”傅殷看着她,说道:“除非你告诉我,你和蒋家那位三爷,是什么关系?”

陆呦心头一惊,没想到傅殷会忽然问到这个。

不过想来也正常,看这位大佬对蒋铎恭敬的态度,摆明了就是有求于他,想要寻求合作。

但凡陆呦开口如实地说清楚:她和蒋铎自幼相识,是很好的朋友。

ICLO的销售展位,多半就到手了。

只是刚刚已经利用他顺利搭上了傅殷的线,陆呦真的没这个脸,再去占他的便宜了。

她犹豫片刻,说道:“我和他,其实不太熟。”

“确定吗?”

傅殷自然不相信陆呦的话,刚刚蒋铎的表现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圈子里谁不知道这位爷性格骄矜、眼高于顶,能让他说出“她拍照技术没问题,是我丑”这种话的女人,怎么可能仅仅只是不太熟的关系。

不过陆呦摆明了不愿意借蒋铎这阵风,那么他自然也不能利用她,和蒋三爷有更深入的联系了。

傅殷淡淡说道:“如果只是凭你空口一句话,我很难信任你。”

陆呦心里泄了一口气。

都说万事开头难,鹿风工作室没有达成一定的规模,很难让ICLO这样的流量电商看得上眼。

可是如果没有很好的展示平台,鹿风又不可能快速地发展起来。

这边陷入到了一个循环的困境中。

陆呦知道多说无益,便也不再打扰他了:“傅总,真的希望您考虑一下,给鹿风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说完,她便起身离开。

这时,傅殷忽然说道:“我可以给鹿风一个证明机会,但这个机会,需要你来实现。”

陆呦回头望向他。

他淡淡道:“游轮度假的第五天晚上,ICLO会举办一场化妆舞会,我邀请你也来参加party,希望你的出场着装,能让我眼前一亮。”

陆呦匆匆回到了舱房,拖出了自己的行李箱,开始疯狂地试衣服。

一开始她便听沈思思说起过,这次游轮度假有不少时尚圈人士,陆呦自然也抱持了结识人脉的目的,给自己准备了几套应付场合的晚礼服和日常装。

“小陆宁,看这套怎么样?”

陆呦换了一套黑色蕾丝系的晚礼长裙,走出了房间,在陆宁面前转了一圈。

陆宁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抬头扫了她一眼:“还行。”

陆呦知道,在陆宁这儿都只是“还行”,那就根本不可能在化妆舞会上让傅殷这位见多识广的大佬满意。

陆呦又重新回房间换了几套礼裙,让陆宁帮她把把关。

“挺好看的。”

“不错,优雅高贵。”

陆呦:“”

就这样的点评,想要递到大佬的要求,远远不够。

她无力地躺在了沙发边,揉了揉眼睛:“这会儿让我上哪儿凭空变一套惊艳的晚礼服出来啊!”

陆宁坐起身,对陆呦道:“作为一个刚刚参加完应试教育的高考生来说,我们拿到一道难题,首先要审题,弄清楚出题人的意图是什么。”

陆呦望向他:“高考生有何高见?”

“这位大佬邀请你去参加ICLO的化妆舞会,出的题目是‘要让他眼前一亮’,所以就需要我们理性分析一下,他到底在考察什么?是真的想让你这么个路人小透明,在他的ICLO舞会上出彩吗?”

陆呦见陆宁说的有谱,赶紧坐到了陆宁身边,给他剥了一根香蕉,塞他嘴里:“我聪明英俊又能说会道的弟弟,请你继续!”

陆宁抓了一把瓜子递过来,陆呦赶紧狗腿地给他剥了几颗瓜子,装进碟子里。

陆宁拿着碟子一口吞了,这才慢悠悠地说道:“我们从头梳理一下你和他的对话,可以发现,其实这位大佬对你的设计,是满意的,这不用说了。他最担忧的就是,你的鹿风工作室刚开始起步,根本承接不了他ICLO的流量,导致供货不足,让他的平台信誉蒙受损失。”

“但是呢,他又不甘心就这样轻易放弃鹿风,因为你的设计图,的确相当的吸引他。”

陆呦似乎有一点明白了:“所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考察我能否在短时间内,设计并且制作出能让他满意的服饰。”

陆宁点头,打量了一眼她身上的黑礼裙:“所以,你穿任何一套现成的礼服,去参加ICLO的晚会。这道题,你一定会丢分。”

陆呦抓住了陆宁的衣领,用力晃了晃,激动道:“弟弟你怎么这么聪明!”

陆宁被她晃得头晕,嫌弃地推开她:“先别高兴得太早,审题搞定了,如果你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做不出一套像样的礼服来,同样这道题也拿不到分。”

陆呦叹了口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