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偶遇【双更合一】(老爷子把整个蒋家全部产业...)

偶遇【双更合一】(老爷子把整个蒋家全部产业...)(2/2)

目录

陆呦又把刚刚拍的陆宁的大片照发了过去,乐呵呵地说:“请你欣赏我们家宁宁大帅比,平复一下心情。”

照片背景是海天一线,少年侧脸轮廓锋锐,自然含笑,他笑起来,眼神干净又澄澈,有阳光闪耀。

沈思思要暴富:“弟弟这也太诱惑了。【鼻血】”

呦呦鹿鸣:“是吧!”

沈思思要暴富:“多拍几张啊。”

陆宁脸颊微红,偷偷走到洗手间,关上门,然后将沈思思说他诱惑的那段聊天记录,小心翼翼地截屏保存了。

下午,游轮已经由江入海,行驶在了金光粼粼的海面上。

陆宁拍照拍上头了,一整个下午,都拉着陆呦在甲板给他拍片儿。

摆pose的姿势也越来越专业,引得甲板上不少小姑娘春心萌动,红着脸过来要联系方式。

陆呦拍照水平也是一流,真给他拍出了时尚芭莎男人装的偶像气质。

拍完之后,俩人在顶层露天自助餐厅喝下午茶。

陆宁开始疯狂P图,还把自己精修过的照片发给陆呦,让他发到闺蜜群里。

陆呦就无语:“陆先生,微博、朋友圈、空间这些还不够你发你的美照吗?干嘛要我往闺蜜群发啊!”

陆宁道:“我不想让太多人看到。”

“那你就存着自己欣赏呗。”

“但我又不想一个人都看不到。”

“”

陆呦:“这真不合适。”

陆宁:“这非常合适。”

最终,陆呦拗不过这这小子执拗的性格,被迫在闺蜜群里发了两张他精修过的美照。

沈思思要暴富:“不得了了,弟弟要出道了!”

小洱朵:“这样的大帅比男朋友,请给我来一打!呦呦鹿鸣”

呦呦鹿鸣:“小洱朵,你有男朋友了,我们弟弟不约。”

沈思思要暴富:“可以考虑看看我这个单身寂寞姐姐。【doge】”

呦呦鹿鸣:“人家还小,请姐姐们自重。”

陆宁靠着白色的花园椅,低头刷着屏,幽幽说道:“我成年了。”

陆呦诧异地望向他:“所以?”

陆宁嘴里叼着吸管,脸颊挂着不自然的潮红:“沈思思很寂寞吗?”

陆呦:??????

就在陆呦正要寻根究底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尖锐嗓音,唤道:“这不是陆呦吗?”

陆呦抬头,看到周安妮优雅地走了过来,盈盈地站在她面前,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昨天下午一直在大厅前台无理取闹要升舱的客人,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你啊,拿着人家的福利券,还想住头等舱呢。”

陆呦知道她想要借题发挥,不过她并不想和周安妮打嘴巴仗,所以没搭理她。

倒是陆宁,以前小区里他最讨厌的女孩便是周安妮,在陆家兴盛的时候,她便追着陆呦当腿部挂件,谄媚的嘴脸叫人恶心。

后来陆家倒台了,她反而小人得志起来。

陆宁怼道:“福利券又怎么样,这头等舱我们还住定了,不服气,忍着。”

周安妮咬咬牙,嘲讽道:“陆宁弟弟都长这么大了,小时候,你可是我们小区的小帅哥,一身名牌,怎么这会儿”

她打量了陆宁一眼:“啧,你这运动鞋穿好几年了吧,怎么也不换换呢。你们就穿成这样来顶层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贫民窟来的呢。”

陆宁是少年心性,又正是要面子的年龄,看周围人全被她几句话勾得打量起自己来,陆宁气得面红耳赤。

陆呦不在乎周安妮怎么冷嘲热讽自己,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便是了。

但是周安妮欺负陆宁,这绝对是拂了陆呦的逆鳞,她目光淡淡扫了周安妮一眼――

“是啊,我弟弟虽然穿的衣服鞋子旧了,但是好歹穿搭体面,不像周小姐。穿着本来应该是非常显身材的NIKO的春季新品短裤,裤子下面却是一条黑色丝袜,这已经是巨雷的搭配了。偏偏黑丝袜下面你又穿了一双高跟凉鞋,丝袜配凉鞋这种土味穿搭,我也是前所未见。像你这种只知道把各种名牌往身上挂的暴发户穿搭,真是时尚界的泥石流,又有什么资格来嘲讽我弟弟。”

她不急不缓地对周安妮的穿搭进行了一番专业点评,周围默默竖起耳朵吃瓜的名媛淑女们,纷纷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周安妮又羞又气,全身颤抖,满脸通红。

“不过,穿着土味倒也没什么,只要自己喜欢,再土也能穿出自信来,但偏偏”

陆呦看了眼她手上的爱马仕包,冷冷笑了:“一味追求名牌,却捡便宜拎高仿货,这才是最没救的土气。”

这“痛打落水狗”的致命一击,彻底让周安妮丢尽了脸。

她气得牙齿都在咯咯打颤,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和陆呦是同专业的同学,陆呦能每年奖学金拿到手软,而她却年年挂科,两个人的审美水平和见识,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她知道,陆呦说她打扮土,那肯定就是真的土,说她拎高仿,那她手上的爱马仕包,肯定就是高仿A货,毋庸置疑。

周安妮没有脸在茶餐厅呆下去了,在周围人玩味的目光中,狼狈退场、逃之夭夭。

陆宁看着陆呦,对她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我姐。”

很快,陆呦便看到了这一次游轮度假中,她需要攻略的最大boss,傅殷。

傅殷的ICLO是国内最受欢迎的时装电商平台,下个月的潮流狂欢节,如果陆呦能够拿到一个推荐展示位,这对于鹿风而言,是很好的打响名气的机会。

当然,游轮上,可有不少虎视眈眈“觊觎”着ICLO推荐展位的人。

只见傅殷刚来到甲板上,便有好些人上前搭话、递送名片,甚至还有人直接拿着自己的设计图、企划案,递到傅殷面前,希望得到他的青眼。

不过,这些人无一不是碰壁离开。

傅殷拿着手机时而自拍、时而拍拍风景,压根不想搭理他们,设计图连看都没看一眼,名片接了直接扔进垃圾桶。

陆呦拿着自己的设计图集,有些犹豫了。

大佬摆明了不想在这海天湛蓝的无限风光面前、谈无聊的生意。

陆呦听沈思思说起过,傅殷这位大佬很有个性,不按常理出牌。

如果陆呦这会儿腆着脸硬上,很可能会直接被大佬划入黑名单,这辈子都被想跟他合作了。

她还是放下了设计图集,耐心地等待着大佬自拍完、欣赏完风景,也许会给她一个渺茫的机会,瞟一眼她的设计图。

陆宁望望傅殷,又看看自家老姐这一脸渴望的神情,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单纯要陪你亲爱的弟弟来度假,你是来钓凯子的!”

“你当凯子这么好钓?”陆呦拿起图集,使劲儿敲了敲他的脑袋:“现在的男人又渣又精,靠男人走上人生巅峰的概率,还不如自己拼事业!”

“你想和人家谈事业,大佬只想度假。”

陆呦叹了口气,给自己戴上了墨镜,暗中观察着“敌情”,按兵不动。

便在这时,陆宁扯了扯她的袖子:“你看那人,是不是我铎哥啊?”

陆呦将墨镜摘到鼻梁,颔首望去,只见一个瘦削挺拔的男人,走到了甲板上。

正是蒋铎。

他穿着黑T短裤,戴着浅色系透明太阳镜,本来是极其内敛沉滞的打扮,偏他又生了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眼,内勾外翘,自带几分“花枝招展”的狐狸气。

他一来甲板,便吸引了周围不少女士的视线。

傅殷自然也看到了他,主动上前与他搭话,邀请他坐到了靠海的餐位上,请他喝了一杯鸡尾酒。

陆宁低声道:“所以,不是不想谈生意,只是不想和渣渣们谈生意,这一看到我们铎哥,不就立马换了张脸么。”

陆呦无奈道:“社会不就这样么。”

蒋铎似乎也心有所感,太阳镜扶到饱满的额上,朝着陆呦和陆宁的方向投来一瞥。

“这下你可以去了。”陆宁催促陆呦:“有蒋铎哥在,大佬不会不搭理你了。”

“这不太好吧。”陆呦有些拉不下脸:“感觉像在占他便宜似的。”

“想想我们家一千万外债。”

“我去了!”

陆呦将手里的果汁一饮而尽,鼓起勇气,拿着设计图朝他们走了过去。

比起不堪重负的外债、比起母亲医疗费,有时候面子真的不算什么。

她走到蒋铎面前,微笑道:“蒋铎,真巧,你也来度假?”

蒋铎听到这生硬又客套的寒暄,抬头,懒散的眸子扫了她一眼:“你谁啊?”

“”

陆呦看着面前这男人霁月风光的笑意,瞬间明白了,他不想、也不会在事业上帮她。

老爷子的遗嘱写得明明白白,要让他结了婚,才能正式接手公司。

蒋铎在这儿等着她呢。

傅殷也注意到了陆呦,问他道:“这位女士,三爷认识?”

蒋铎清浅地笑说:“不认识,兴许是看上爷了,来要联系方式的。”

“”

傅殷也玩笑地笑了,望了眼陆呦。

这女孩五官明艳,小巧的唇沾染着淡淡的胭脂色,皮肤极白,配合着乌黑的发丝,是极易让人心动的美人胚子。

蒋铎见自己的微信二维码递到她面前:“扫吧,现在不空,晚上联系。”

陆呦看出来了,蒋铎似乎在让她体面地离开。

若是一般人,倒也顺着他给的台阶下去,不再强求了。但陆呦背负一身外债和母亲的医疗费,她必须咬牙撑下去。

“您误会了,我并没有看上您。”

陆呦嘴角含笑,轻轻拍开了蒋铎的手,然后面对着傅殷,礼貌地说道:“傅先生,我刚刚看到您一直在拍照片,正好我这边有台单反,需要我给您拍几张吗?”

她一笑,傅殷顷刻间便被她嘴角两颗清甜的酒窝吸引了,见她连蒋铎都敢拒绝,心里也生起几分兴趣,说道:“你专业吗?”

“您放心。”陆呦拿着单反,自信地说道:“我给模特拍过很多定装照,还拿过国际摄影奖项。拍人物,我绝对专业。”

傅殷看到了她手上的设计图,自然明白了小姑娘有所求。

但因为蒋铎刚刚这一遭,他不敢轻易应承或拒绝,说道:“这样吧,你先给三爷拍一张,若是三爷满意,我便让你给我拍。”

“”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