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游轮(主要是气质这块拿捏着...)

游轮(主要是气质这块拿捏着...)(1/2)

目录

沈思思住在商业区两居室的住宅公寓, 一个人住正好,多一个人,便稍显拥挤了。

陆宁盘腿坐在柔软的地毯上, 面前是一张木制的四脚小茶几,茶几上放着几份外卖盒。

他面色紧绷,眼角微红,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吃着外卖。

“看把孩子给饿的”

沈思思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样, 露出嫌弃的表情:“敢情你姐在家没让你吃饱饭啊, 这都第三份外卖了!”

陆宁今天怄了一整天,滴米未进, 这会儿饿得手脚都发软了。

他不喜欢沈思思冷嘲热讽的调子, 生硬地说:“多少钱,我还给你。”

“230,转给我呗。”

陆宁摸出手机, 顿了一下, 望向她:“就这230?这么贵。”

“你以为这是你学校食堂呢。”沈思思坐在沙发边,抱着手冷淡道:“珍惜在学校里的时光吧,出身社会之后,生活可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我只考了六百三十多分。”陆宁叹了口气:“上不了最好的大学, 我都不想读书了,想立刻出去打工赚钱,缓解家里的负担。”

“就凭你这小孩,能赚什么钱。”沈思思道:“好好念个大学,再念个研究生, 有了本事, 像你姐一样,虽然辛苦些, 但是好歹能支撑起一个家,甚至连你们家那么大笔的外债,都还得七七八八了。”

有时候,沈思思是真的佩服陆呦。

她也是和她一起长大的,眼睁睁看着她从过去衣食无忧的小公主,一步一步变成了现在独当一面的样子。

年纪轻轻,便咬着牙负重前行。

“这次没考好,但我不想再浪费一年的时间去复习。”陆宁看着沈思思:“我没那么多时间。”

沈思思索性坐到他的身边来,揽着他的肩膀,拍了拍:“小孩,你真不用这么着急长大。”

“可我姐”

“知道你心疼你姐,但咱也不差这一年两年的,明年好好发挥,上个满意的大学,努力拿奖学金,还可以兼职赚点钱养活自己。”

“不,我不复习。”

沈思思看着这小孩紧绷的脸色,叹了口气,知道他倔强的性子,便不再劝了。

窘迫的家境,逼得本来应该无忧无虑、倜傥潇洒的富家公子哥,早早地成熟懂事起来。

她记得第一次见到陆宁,那会儿他才上初中,穿着洁白的衬衣,坐在钢琴边,修长的指尖弹奏着肖邦的《圆舞曲》。

虽然有点儿小胖,好歹眉清目秀,也是陌上公子、温润如玉的气质。

后来家境败落,陆宁性格也慢慢从外向到内敛、沉默、心事也越来越多。

家里唯一的那架斯威坦钢琴也被银行抵押了。

他只能放弃钢琴这种优雅奢侈的兴趣。

“我暑假要出去兼职打工,赚点钱。”陆宁倔犟地说道:“我不能让姐姐这么辛苦。”

“那你现在能干什么?”

陆宁想了想,道:“我可以去餐厅给人家端盘子,弹钢琴也行。”

沈思思笑了起来,捏了捏他的脸:“你还可以去夜店当男招待,相信我,肯定比端盘子挣得多。”

“”

“涮”的一下,少年的脸红透了,咬紧了牙关,沉声道:“你不要乱开玩笑。”

沈思思看着这家伙竟这般不经挑逗,反而觉得可爱极了,伸出双手捏他的脸:“我说真的,你这张脸啊,别说当男招待,来咱们莫莎时尚当走秀男模,肯定都能赚得盆满钵满啊。”

陆宁脸颊红透了,矜持地推开她的手:“你什么意思?”

“夸你长得好看咯。”沈思思笑着说:“你这颜值,比那些新出道的爱豆小鲜肉,丝毫不逞多让啊,学校里没有女孩追你吗?”

“有。”陆宁咬着牙,沉声说:“我把她们骂走了。”

“有病啊!你骂人家。”

“她们不正经。”

沈思思也知道这小破孩别扭的犟脾气,跟个楞头和尚似的,索性便不再和他乱开玩笑。

“行了,肚子饱了就快走吧,姐要休息了。”

“我再好好想想。”陆宁说道:“到底读什么专业。”

“我明天还要上班呢,不管你了,我要睡觉了。”

沈思思打着呵欠、拖沓着懒散的步子回了房间。

陆宁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窗外的阑珊灯火,又看了看群里同学们相互讨论着分数和想填报的大学。

他的分数,也算是班里拔尖的水平。

但和他过去的成绩相比,还是差得太远了。

班长小姑娘给他发了一条消息:“学委,你准备报哪所大学?”

陆宁回她:“没想好。”

班长:“你填报志愿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哦。”

陆宁:“为什么?”

班长:“因为,我一直喜欢你呀。【小猫笑脸】”

陆宁看着手机屏幕里女孩故作不经意、却又很认真的告白,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回应。

他这样的家境,没时间、也没资格谈恋爱。

陆宁放下了手机,起身收拾了桌子,打扫了客厅里的清洁卫生,然后走到沈思思房间门口,轻轻说道:“沈思思,我走了。”

房间里没人回应,他叩了叩门,门却打开了。

女人穿着黑色的绸质睡裙,趴在松软的大床上,两条腰线流畅优美,腰窝深深地凹陷了进去。

睡裙黑蕾丝的裙摆,勾勒着她浑圆的臀。

成熟气息宛如盛开红透的石榴,对少年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

陆宁脸颊瞬间胀红,像见了鬼似的,跌跌撞撞冲出房间,逃之夭夭。

其实青春期,有很长一段时间,陆宁非常讨厌沈思思这个大姐姐。

但他又说不上来为什么讨厌,反正一看到她,就浑身不自在,身体跟琴弦一般、绷得紧紧的。

所以,陆宁见了沈思思便没有好脸色。

但又总是控制不住想要见到她的心情。

所以他强行加入了陆呦的闺蜜群,想到从她们女孩间日常聊天中,知道她全部的消息。

这女人,就把陆宁搞的很烦躁。

想见她,又怕见她。

从沈思思的公寓大楼冲出来,陆宁站在街上,撑着膝盖大口地喘息着。

时至今日,他才渐渐明白,他对沈思思绝对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讨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