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分手后,我答应了豪门联姻 > 万贯家产(“老子不是舔狗”...)

万贯家产(“老子不是舔狗”...)(1/2)

目录

教务处。

陆呦站在门边,便听到里面传来周安妮的哭诉,还有一个中年女人不依不饶的责难——

“我女儿在学校收到这么大的伤害,这件事,学院必须给个交代!”

教务主任陪着笑,让她消消气。

“学校会加强安保,以后绝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件了。”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这”

教务主任看着周安妮被剪了一半的头发,也很无奈:“等陆呦同学来了再说吧。”

陆呦站在教务处门口,深吸了一口气。

室友苏洱拉拉她的手,低声道:“我陪你进去,看她们想干什么!”

陆呦摇头,让她在门口等着就好。

苏洱见这对母女来势汹汹,害怕陆呦被欺负,索性给贺鸣非打了电话,让他联系“罪归祸首”过来解决问题。

那位爷干的好事儿,别给陆呦惹一身腥啊。

陆呦走到门边,礼貌地叩了叩门:“老师好。”

教务主任回头看到陆呦,赶紧招手,让她进来:“陆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跟周安妮妈妈解释一下。”

陆呦也是一头雾水,说道:“我当时坐在前排,不清楚周安妮的头发是怎么被剪掉了。”

周夫人看着陆呦,冷淡地说:“虽然你没有直接参与,但是我女儿被侵害,你脱不了关系。”

周家以前是陆家的合作伙伴,都是做服饰服装生意,不过规模比陆氏小很多。后来,陆家倒台了,他们家的生意规模才日益扩大,逐渐占领市场。

陆呦家里破产之后,周安妮小人得志的嘴脸便越发嚣张,总是明里暗里和陆呦过不去。

陆呦自然不接受她们的指控,问道:“您有证据吗?”

周安妮拎着一张照片,放到了陆呦面前——

“这是蒋铎吧。”

陆呦敛眸,看向照片里的男人。

他穿着肃冷的黑色卫衣,戴了黑色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看着跟明星出街似的。

不过,双眼却露了出来,抬眸望着摄像头。

眼底那颗殷红的泪痣,格外嚣张挑衅。

除了蒋家三爷,还能是谁。

陆呦冷淡地说:“是蒋铎剪了你的头发,你找他便是了,找我做什么。”

“他剪我头发,还不是为了你!你能脱得了干系吗?”

“你凭什么认为他是为了我?”

“因为我当时”

周安妮几乎脱口而出,说她当时正好在和姐妹八卦,说的都是关于陆呦的坏话。

不过还好,及时止住了。

她不依不饶道:“反正你得给我道歉。”

陆呦咬了咬牙:“我和这件事没关系。”

周安妮这两天胸口堵着一股子闷气、没处发泄,只能拿陆呦来撒火:“陆呦,你上学期拿的诚德企业奖学金,还是我们家捐助的呢!”

“我拿奖学金靠的是成绩绩点,不是你们的施舍。”

周安妮仗着宠爱自己的妈妈也在这儿,越发目中无人、肆无忌惮:“反正你必须道歉,不道歉的话,我们家就再也不资助学校奖学金了!”

教务主任知道周安妮的大小姐脾气,颇为无奈,只能劝道:“多大的事呢,不至于。”

“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周妈妈拔高了调子:“我女儿在学校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你居然说这是小事?”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反正学校这边必须给出个说法。”周妈妈给主任施压道:“谁负责,我可不管,反正总要有人负责。”

言下之意很明显,这事陆呦背锅、背定了。

教务主任只能回头对陆呦道:“陆呦同学,这件事的确因你而起,你给周安妮同学道个歉吧。这学期奖学金已经申报到学校了,如果节外生枝,对你也不太好。”

这话虽然是劝告,但多多少少也含了点威胁的意味。

事关奖学金,是和她最切身相连的利益。

陆呦咬了咬牙,屈辱地看着周安妮。

周安妮嘴角挂着笑,眼底有得意的光芒。

世事就是如此,谁有钱有势,谁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按着头道歉又算什么,即便把你踩进泥里,你也别哼哼一声。

自从家里发生变故之后,陆呦一下子就从天真无邪的象牙塔跌落到了最世态炎凉的人间。

没有家里的庇护,粗糙的生活就是铁一般的真实。

陆呦想着学期末的奖学金,终究是服了软、低了头——

“不管真相如何,你只是想听我说一句‘对不起’的话,那我说给你听就是了。”

她正要开口道歉,“砰”的一声巨响,把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震了震。

教务处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没错,直接用踹的。

门外,男人仍旧一身黑色肃冷的卫衣,裤子勾勒着修长的腿,挺拔的身形逆着一圈光晕,刺目逼人。

“道他娘的歉。”

他的语调也格外嚣张。

陆呦眼睁睁看着男人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来。

她忽然想到高中有一次,他也是在她班主任的课堂上,这般张扬地走进来,拉着她的手,直接把她从教室里劫走了。

只是为了请她吃一盘十七岁生日蛋糕,他背上一个被警告退学的处分。

蒋铎坐在了教务主任的办公椅上,椅子转了个圈,望向周安妮——

“你再嘴贱,老子把你剩下一半的头发也剪了。”

他嘴角勾着冷淡的笑,吓得周安妮直哆嗦,连忙躲到了母亲身后。

教务主任看到蒋家这位二世祖,变了脸色:“蒋铎,你我们正要找你,周安妮这件事是你做的吗?”

“是我做的。”蒋铎大大方方承认:“这不,来给她道歉来了。”

“你是来道歉的?”

教务主任顿时松了口气。

蒋铎扯了扯陆呦白色裙子花边,将她扯到了自己身后:“有什么冲我来,别欺负小孩啊。”

陆呦扯过了自己的裙子,心说你才小孩,你全家小孩。

教务主任立刻打圆场道:“既然你来了,也愿意承担责任,那你和周安妮道个歉吧,请求她原谅。”

蒋铎眉眼弯着,没搭理周安妮,而是直接望向了周妈妈:“我道歉,没问题,不过你们敢要吗。”

周妈妈脸色变了变。

这件事,按道理来说,本来就该直接拿着照片去找蒋铎。

但是她哪有这个胆子上蒋家找人啊。

蒋氏的生意遍及全国,即便蒋铎是蒋家最不受重视的私生子,好歹他姓蒋,又是个无所顾忌的性子,她哪里敢轻易开罪这位小阎王。

这不,只能柿子捡软的捏,

周妈妈微笑着,缓和道:“不至于不至于,我这丫头,我早就看不惯她这一头花里胡哨的鸡毛了,你给我收拾了她,倒是省了我的心。”

周安妮跺着脚,气急败坏:“妈妈,你怎么这”

周妈妈威胁地横了她一眼:“走了!”

说完揪着女儿,推搡着便要离开教务处。

“谁让你们走了。”

蒋铎眉眼冷淡,扫望向门边的母女:“你家小孩受了委屈要来讨公道,我家小孩平白受了冤枉,不需要道歉吗?”

“你家?”

蒋铎推了推陆呦,将这忍气吞声小包子推到她们面前,半开玩笑、半认真道:“介绍一下,我陆家妹妹,就是差点订婚那个。”

陆呦瞪了蒋铎一眼,他眉眼含笑,轻佻风流。

周妈妈知道蒋陆两家素来情厚,但是陆家早就倒台了,这些年,蒋家似乎也没有施以援手的意思。

而且据说联姻早就取消了,还是陆家主动悔婚的。

却没想到,蒋铎竟还会这般护着陆呦。

她咬咬牙,推搡着周安妮:“给陆呦道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