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主渣化之路 > 第十二枝红莲(二)(一个普通的父亲...)

第十二枝红莲(二)(一个普通的父亲...)(1/2)

目录

2、

“小桃子好乖呀!”

一个女警轻轻摸摸白嫩嫩的小手手, 眼冒精光,“好想偷回家!”

另外一个女警戳她一下:“小朱,那要不你试试?”

“你少怂恿我, 被蒲队听到,那我这就是知法犯法了!”

小桃子一手拿着一瓣脆生生的苹果在啃,一手任由阿姨们对自己摸来摸去,脾气好得很, 她这一点遗传了妈妈,左海英也是这种软绵温柔的性格,不然谁受得了蒲波那种男人?跟他结婚过日子, 跟教导主任一起过有什么区别啊?教导主任好歹每天还能按时下班回家, 警察忙起来十天半个月见不着人!

谢隐暂时先解决了手头的工作,把队员们所查到的线索都听了一遍记了一遍, 他不需要像蒲波一样查得那么费劲,他可以直接通过因果之线找到凶手,但仍然需要证据,这样才能说服同事以及法官。

小桃子啃了半天苹果没啃完,大眼睛一直盯着爸爸打转,谢隐走到哪里她就看到哪里,要是谢隐也注意到她,她就连忙把小脑袋低下不让他看,看得出来她喜欢他, 但也有点怕他, 主要还是蒲波在家里待的时间太少了, 本身又是爱在心口难开的性格, 可能干一百件事也不一定说一件。

谢隐走过来把小桃子抱到怀里,她紧张地搂住他的脖子, 手里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苹果上是小朋友特有的可爱牙印,感觉确实是啃不动了,谢隐单手抱她,另一手摸摸她的小脑袋:“是不是吃不下了?”

小桃子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把脑袋朝他颈窝藏,肥嘟嘟的小脸蛋飞起两朵红云,妈妈说,不可以浪费粮食,所以她吃不完也有认真在吃。

只剩了一小口,谢隐抱着她掂了掂:“爸爸带你去看狗狗好不好,咱们把苹果喂给狗狗。”

局里有警犬,小桃子很喜欢小动物,可惜他们家没法养,左海英光是照顾两个孩子就已经筋疲力尽,再加上老人住院,忙得分|身乏术,再来一只狗或者一只猫,那她直接累死得了。

谢隐又拿了两个苹果,洗干净切好,带着小桃子去喂了警犬,小桃子一开始还怕怕的,后来就不怕了,小手在警犬毛茸茸的头上摸来摸去,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

周围没有旁人,谢隐才轻轻问她:“小桃子还怕不怕?”

小桃子听了,停下手上的动作,警犬也乖乖不动,纪律性极强,小女娃嗫嚅了两下,谢隐鼓励她说:“没事的,小桃子想说什么都可以,爸爸在这儿呢。”

“讨厌。”

小女娃闷闷地把脑袋扎进谢隐怀里,“哥哥们……讨厌。”

“嗯,所以爸爸已经教训过他们了。”谢隐拍着小桃子的背,“以后要是再有人使坏,想脱小桃子的衣服,小桃子就大声喊爸爸,爸爸会立刻出现在你身边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谢隐伸出手,“来,我们拉钩。”

小桃子羞答答笑起来,也勾出小拇指跟爸爸拉钩,谢隐尽量用简单浅显的语言教导她:“会脱小桃子衣服的都是坏人,坏人是应该受到惩罚的,爸爸会惩罚他们,让他们再也不敢这么做。”

小桃子睁大眼睛:“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谢隐郑重点头,“爸爸从不撒谎。”

说完,他又补充道:“就算是爸爸或者弟弟,是一家人,只要是男孩子,都不可以脱小桃子的衣服,哪怕是妈妈,也要得到小桃子的允许,才可以帮小桃子换衣服。等小桃子再长大一点,可以自己穿衣服脱衣服了,就不需要妈妈再辛苦了,小桃子是最聪明的孩子,对不对?”

“嗯嗯!”

小女娃好哄得很,谢隐怕她还有心理阴影,抱着她在局里操场上跑了几圈,举在头顶上,小桃子开心极了,等到再回办公室,她跟爸爸已经非常要好啦!

中午在公安局食堂吃饭,谢隐单手抱着女儿,让她坐在自己的小臂上,食堂阿姨见小桃子可爱,硬是给打了好多肉,小桃子很忧愁,不能浪费粮食,可是她吃不完的呀!

谢隐拿了个碗过来,用热水来回烫了三四次,才给小桃子用,分了米饭跟菜放进去,告诉她:“剩下的爸爸全部吃光光。”

在小朋友稚嫩的心里,爸爸是除了妈妈以外最厉害的人,所以她非常信任谢隐,等到真看着谢隐把那么多饭全吃了,小桃子:!!!

震惊的大眼睛太可爱了,边上一起吃饭的女警忍不住掏出手机来拍,然后裁剪配字做成了表情包,从此在市局群里火起来,后来这表情包不知怎地传播出去,小桃子顺势成了一代表情包大神,这都是后话了。

吃完午饭,下午谢隐也带着女儿一起上班,队里的几个女警都很担心,凑在一起商量,然后小朱带头走过来,“蒲队,要不,我带小桃子出去待一会儿吧,等会我借别人的笔记看。”

她也是刑侦大队的,应该参加开会,但她担心小朋友年纪太小,而且有些现场照片真的太血腥了,就算是身经百战的警察都会反胃,万一吓到小朋友怎么办?

小桃子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爸爸,谢隐先是感谢了小朱:“谢谢,不过没事的,我把小桃子放到我座位上。”

身为大队长,他的办公桌在最里头那一张,能俯瞰整个办公室,然后把白板一转,大家到对而开会就行,为了转移小桃子的注意力,谢隐给她放动画片,怕小朋友戴入耳式耳机会对听力造成影响,特意去跟痕检科的同事借了个头戴式过来,当然,不会让小朋友戴很久的。

蒲波的书桌文件很多,谢隐已经分门别类重新收拾好,空出一大块地方放电脑,然后铺了张软绵绵的毛毡垫子,再把小朋友放到椅子上,小桃子很快就被动画片吸走了注意力,她真的很乖,可以自己玩自己的,只要抬头的时候看见爸爸还在就行。

谢隐一直注意着小朋友的动态,中午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左海英的电话,问他怎么回事,说是吕莉打电话对她发了一通脾气,还说两个侄子被送医院抢救去了,可能落下终身残疾,总之就是说得非常严重,谢隐则轻描淡写地揭了过去,说晚上回家跟她说。

左海英顿了一下,小小声道:“……你都快一个星期没回来了。”

蒲波手头是一桩连环杀人案,为了这天天到处跑,谢隐听出左海英话里的无力与疲惫,也许她只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但她确实已经临近崩溃边缘,丈夫是个好警察,但不是好父亲,蒲波在而对家人时――这里的家人特指他的弟弟一家,还有亲爹妈,他总是意外地能忍能让,还要让自己的妻子跟着一起让,说实话,非常离谱。

自己的爹妈自己不孝顺,指望着妻子里里外外一把抓,那么左海英嫁给他图什么呢?图这数不尽的家务,图总是生病的老人,图白天上班奶孩子,晚上回家洗衣服做饭还要自己调节情绪?

如果左海英是谢隐的姐妹或是女儿,他会二话不说带她去离婚,即便她不愿意,他也一定会逼着她这么做,当生活是一团乱麻时,总要有人成为那把快刀,带她走出来。

可她是他的妻子,身份的不同,便导致了做法上的不同,毕竟在外人看来,蒲波是个好男人,黄赌毒一样不沾,不打老婆不嫖|娼――很可悲的,好男人的底线就是这么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