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1/2)

目录

在阮秋平意识最为失神那一刻, 郁桓紧紧捉住他手腕,然后一寸一寸与他十指相扣,炽热呼吸喷洒在身上, 激起一片颤栗。

郁桓亲吻他心脏,声音染上像覆了风沙一般哑意:

“阮阮爱我……好不好?”

阮秋平瞳孔微微颤了一下,嘴唇张了张, 似乎想回应一声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出来。

幸而郁桓垂下眼, 又俯身过来吻他, 堵住了他嘴。

让他异样沉默变成了一件十分顺理成章事情。

.

阮秋平知道他会被折腾得很惨,但却没想到会被折腾得这么惨。

整个身子骨都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连去洗澡时候, 都是郁桓放下拐杖, 一瘸一拐地抱着他去。

阮秋平精力恢复好之后, 其实特别想劈头盖脸地把郁桓骂一顿。

可骂人话还没说出口,他就又想起刚刚郁桓问话和他自己沉默回答。

阮秋平垂下了头。

当时……当时郁桓那样问他时候。

他应该说“好”。

可他什么也没说出口。

郁桓虽然用一个吻结束了这段问话, 但他心里一定很失望。

一想到郁桓会失望, 愧疚就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有那么一瞬间, 阮秋平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 想对郁桓告白, 想对郁桓说我爱你。

可那是欺骗。

他明明知道他对郁桓感情不是爱情,便怎么也说不出这样话来。

但若是……若是郁桓再重新问他“阮阮爱我好不好?”

他定会说好。

因为他说好,至少代表着他正在努力地去爱郁桓, 也不算是欺骗了。

可郁桓再也没问过他这句话了。

.

郁桓整理床铺时候,又拿起不知道何时掉落在床上无上好运符。

幸好这张符上被覆了仙法,轻轻一抖便会恢复如初, 否则早该被他们蹂.躏地不成样子。

阮秋平看着这张符, 问道:“郁桓, 你怎么不把这张符放到身上啊,这张符又不占地方,你随便放在口袋里就好了,为什么我每次下来,这张符都在你身旁某处藏着?”

今天是在床头柜里藏着。

去年下来,则是藏在郁桓办公室里。

虽然每次都在郁桓可以随时拿到地方,可却每次都不在郁桓身上。

郁桓把这张符递给阮秋平,然后说:“阮阮拿着这张符吧。”

阮秋平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

郁桓说:“阮阮,其实我很不喜欢这张符,之所以带着这张符,也是因为只有它在,你才会让我碰你。”

但阮秋平不知道会在哪一天忽然出现,所以他便不得不天天带着这张符。

他有段时间甚至动过随便做个假冒符放在身上想法。

可是这个想法却很快就被搁弃了。

17岁那年,他和阮秋平在一起出了车祸,阮阮便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到自己霉运身上。

若是他丢掉这张符后,在与阮阮相处期间再出了什么意外…他已经没有勇气再接受阮阮第二次消失。

所以即便他厌恶这张符,也总是不得不带着。

阮秋平:“那你把这符给我做什么?”

“既然这张符用处对我来说只是触碰阮阮,不如阮阮随身带着,每天下凡时候再给我就好了。”

虽然他十分讨厌这个无上好运符,以及制造它那个吉神,但他也希望在好运符帮助下,他运气一直不好阮阮,会变得幸运那么一些。

阮秋平皱眉:“可这样话,你就不会一直那么幸运。”

郁桓笑着说:“我不需要太多幸运,只要幸运到能触碰你就好了。”

郁桓顿了一下,继续说:“而且,这张好运符实在是太强大了,有了它在身边,很容易让人变得只依赖好运而过于懈怠。”

不愧是吉神,还有这种思想觉悟!

阮秋平在心里默默赞叹。

不过郁桓说得也有道理,郁桓毕竟是历劫下来,要是因为这好运符坏了他劫就不好了。

阮秋平点了点头说:“那好吧,但你先拿着,我走时候,你再给我。”

.

阮秋平离开之前,并没有把那张好运符直接放在口袋中,而是先把它放进了那个红包里,然后才把它放到了乾坤袋里。

因为阮秋平发现那个红包上其实也被施了一个小小法术,可以完好地封闭保存这张好运符。

无上好运符和景阳他们霉运消退符应该都差不多,是有使用期限。

然而这种符使用期限并不是日期,而是好运给予。

阮秋平觉得,就他身上这霉运,若是直接把这好运符放到身上,不出五天,好运符就得报废。

收拾好符之后,时间就剩五秒。

阮秋平朝着郁桓挥了挥手:“明年见。”

郁桓也笑着向他挥手,说:“明天见。”

.

日子一天天过着。

阮秋平依旧是每天下凡一回,郁桓依旧是每年见他一次。

亲吻彼此对他们来说已经变得十分自然。

有时他们静静地在沙发上坐着,便会偏过头,浅浅地接上一个吻。

郁桓似乎很喜欢与阮秋平接吻。

可相比之下,阮秋平更喜欢牵手或者是拥抱。

阮秋平每次下来,郁桓都会带他去不同地方看风景,去不同地方吃大餐。

他们偶尔也会窝在家里休息,他们倚靠着彼此,穿着舒适睡衣,有时看电视,有时玩游戏,有时就什么也不做,只是单纯地聊一些天上事情和人间事情。

郁桓四十九岁时候,和阮秋平一起去坐摩天轮。

阮秋平原来很不喜欢摩天轮,他总是害怕自己坏运气会让那个东西从天空中忽然掉下来。

可也许是因为被削减霉运,也许是因为好运符,也许是因为郁桓在身边,阮秋平忽然就不害怕了,甚至有点儿想坐在摩天轮上,看看整个城市夜景。

购票时,卖票青年把票递给阮秋平,说:“给,这是您和您父亲票。”

阮秋平几乎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嘴里“父亲” 是指郁桓。

四十九岁郁桓身材高大,即便是拄着拐杖站立在原地,依旧是脊背挺直,他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细小皱纹,可却丝毫不显老态,更将他英俊面庞衬得优雅别致起来。

这样一个气质出众英俊男人,哪里像是他父亲了?!

阮秋平皱着眉对售票员说:“他不是我父亲,他是我……”

“谢谢。”郁桓打断了阮秋平话,并从容地接过了那两张票。

“我们进去吧。”郁桓温柔地牵上阮秋平。

——不是十指相扣,而是握着他手腕,与一旁那些真正父子别无两样。

阮秋平转头看了一眼郁桓,郁桓唇角平直,没有什么怒意,却也没什么笑。

阮秋平皱了皱眉,手腕动了一下,强势地将手指插入郁桓指缝间,与他十指相扣。

郁桓脚步顿了一下。

“走吧。”阮秋平拉着他往前走了。

坐上摩天轮,阮秋平趴着窗户,看向窗外夜景,摩天轮快要升到顶点时他转过头看向郁桓时,却见郁桓正看着他,目光沉静而又温柔。

阮秋平明明是很不喜欢接吻。

可他看着郁桓表情,想起刚刚在购票时发生一切,却眨了眨眼,说:“郁桓,我听说恋人都是要在摩天轮上接吻。”

郁桓浅浅笑了笑,他揽过阮秋平,在阮秋平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为什么不是嘴唇?

阮秋平看向郁桓,有些不明所以。

郁桓似乎看出了阮秋平疑惑,他沉声道:“阮阮,我今年四十九岁了,而且我还会一年接着一年地老下去,我这样又老又丑,如果再像原来一样对阮阮,我怕阮阮会觉得恶心。”

阮秋平皱着眉:“我才不会觉得恶心。你看起来一点都不老,我觉得你看起来,比外面那些四十岁男人都要年轻。而且你一点都不丑,真!你就算和二十岁人站在一起,也是你好看!”

郁桓笑了笑:“谢谢阮阮这么夸我。”

他分明是笑着,神色也十分温柔,可阮秋平却在他依旧清明眸子里,看见了一股像是潭水一般暗沉光波。

阮秋平心中一紧,他站起身子,弯下腰,自顾自地吻上了郁桓。

郁桓身子僵了一下,却仍是深深地回吻了他。

阮秋平闭上眼睛,手臂环上郁桓脖颈,坐在郁桓左腿上,仰起头,轻轻地,不断地亲吻他。

这几乎是他们时间最长一个吻,摩天轮快要落地时,他们才停止。

他们准备离开时,阮秋平却又忽然拉着郁桓折了回去,阮秋平牵着郁桓手,看着刚刚那位售票青年眼睛,眼神透亮:“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还是想向你解释一下,我们不是父子,是结婚多年伴侣。”

青年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身后那些排队人也议论了起来。

阮秋平站在人群里,一无所惧笑着。

郁桓却握紧了阮秋平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