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1/2)

目录

景阳看了眼阮秋平, 表情有些奇怪:“……阮秋平,你外套穿反了。”

阮秋平:“……”

阮秋平至少在心里把郁桓骂了一百零八遍,才缓缓开口说:“……我故意, 现在外套反穿是流行。”

等手上手环被取下来后,阮秋平就慌忙往一旁树后走。

“你去哪里啊?”景阳竟然也跟了上来。

就在阮秋平想着该怎么把景阳打发走时候, 辰海忽然过来把景阳缠上了。

阮秋平松了一口气, 躲到树后面用法术将郁桓留在自己身上痕迹清理好了,并顺便把衣服也给换了过来。

阮秋平从树后面走出来时候,虽然内里仍虚耗不堪,但至少表面已经神清气爽了起来。

他低头整理衣袖那一刻, 忽然又看见了自己右手无名指上戒指。

阮秋平轻轻转动了一下这枚戒指,犹豫了一下,但并没有把它摘下来。

.

“秋平,你今天气色怎么这么不好啊?”阮盛丰皱了皱眉,拿出一个灵力果丢给他, “赶紧吃个灵力果,补充一□□力。”

阮秋平接过灵力果, 笑道:“好,谢谢爸。”

夏芙水正坐在一旁给阮咚咚织毛衣,瞥了一眼阮秋平, 手上动作却顿住了:“你手上怎么带了个戒指?”

阮秋平看了眼手中戒指, 说:“没什么,就是带着玩。”

夏芙水垂下头继续织毛衣,语气淡淡:“你现在是有婚约人了,戒指不能乱戴, 摘下来吧。”

阮秋平心想, 他何止乱戴了个戒指, 他还乱结了个婚。

可想归想,他还是垂下头乖乖说了一个好,把戒指摘了下来,放进了乾坤袋。

“爸,妈,我去练功了,今天可能会晚点儿回来,你们不用等我。”

“好好好好!快去快去,好好练功,照我儿子现在这进度,也离封神不远啦!”阮盛丰乐呵呵地说。

阮秋平眼睛都笑地弯了起来:“承您吉言。”

.

阮秋平走出院子,一眼就看见阮咚咚正蹲在门口那棵大树下捡落叶。

阮秋平笑着喊道:“咚咚!”

阮咚咚猛地转过身子,看见阮秋平,她立刻就开心地笑了起来,抱着怀里那堆落叶,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

阮咚咚跑到他面前,低下头认真地从怀里挑选出一片最漂亮红叶子,递给阮秋平,奶生奶气地说:“哥哥!送给你!”

阮秋平心都快化了,开心地将那片红叶子接了过来,然后把刚刚阮盛丰给他那个灵力果递给阮咚咚:“咚咚,吃果子。”

阮咚咚伸手就要过来抓,阮秋平心中一紧,又后退了几步,使用法术将灵力果递给了阮咚咚。

看着阮咚咚开心地啃着灵力果样子,阮秋平心中一阵后怕。

他抿紧嘴唇,有些懊恼地握紧了拳头。

他和郁桓相处得多了,接触得多了,与人交流时都变得大意了些许……甚至差一点都忘了,他是万万不能接触到别人。

刚刚接那片叶子时候也是,他竟然没有使用法术,径直接了过来,若是递接东西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咚咚……后果不堪设想。

“哥哥去哪里呀?”阮咚咚歪着头问他。

“哥哥去后山练功。”

.

练功是不可能练功,甚至他都没去后山,而是跑到了日落潭。

忆情汤原料一共有十种,但其中有七种都是比较常见,甚至是可以直接在交易林里买到东西,剩下三种比较罕见则需要亲自去找。

这三种分别是茫翊雪山千年莲,日落潭底思苦珠和断擎山情人果。

千年莲一旦被摘下来之后,只能存活一天一夜,所以阮秋平准备先去找思苦珠和情人果。

日落潭离阮秋平家很近,但是要在更西边一点。

日落潭日落潭,日落时出潭。

日落潭潭面上常年漂浮着一种叫蓝缠藤植物,这种植物浮在水面上时候,会将整个日落潭紧紧困住,若人进去了便出不来,若人在外面则进不去。

但这个难缠蓝缠藤会在每天下午太阳西沉时候缓缓散去,等太阳完全落下了,它们又会重新缠绕过来。

阮秋平今天过来得正好,太阳偏西,蓝缠藤已散开大半,阮秋平脱了外套便直接扎入了水里。

其实在水里,最好用法术是避水咒,但这个咒语尤其费灵力,阮秋平用得不好,便用屏息咒先凑活着了。

使用屏息咒虽然不会让人觉得呼吸困难,可冰凉潭水却是实打实地压在了身上。

阮秋平今天本就被郁桓折腾得体虚,在水里找了一个小时,便有些疲累了。

眼见着湖面上蓝缠藤已经要重新开始聚集,阮秋平思苦蚌碎片都没找到一个。

他叹了口气,不得不先从湖里出来了。

落日潭每天能进出时间也就短短一个多小时,时间着实是有些紧迫。

虽然阮秋平本来就没指望着自己一下子就能找到思苦珠,可他下水一个多小时却毫无收获,也难免有些沮丧。

阮秋平从潭里爬出来,用法术抖落身上水,重新穿上外套,他拍了拍自己脸,让自己振作起来,决定趁着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赶紧去断擎山上摘情人果。

一天结束,阮秋平从断擎山上摔下来两次,一无所获。

阮秋平有些沮丧地回到家里,一下子就扑倒在床上。

把他刚躺下没多久,就闻到一股被烧焦气息,顺着这气息看上去,才发现是他腿上血不小心蹭在床上,把床单烧得一片焦黑。

阮秋平看着被烧焦床单,连连叹气。

他想用法术治疗一下腿上伤,可今天实在是耗费了太多法力,治疗效果也不太如意,堪堪止住了血。

阮秋平又累又困,本想直接躺倒睡,可作业还没写完。

自从他重新上实践课之后,他们小组记录任务基本上就又落在了他头上。

阮秋平写完作业,又开始写今日好事记录。

写着写着,他又从乾坤袋里拿出来了那枚戒指,戴到了手上。

一想到凡间郁桓手中带着和他一模一样对戒,他就觉得这枚戒指竟然悄悄泛出一股暖意来。

不知不觉,今天好事记录也写到了翻页。

除了最后一条是妹妹送了他漂亮落叶,其余全与郁桓有关。

阮秋平合上好事记录本,犹豫了一下,又翻开了。

他在最后一行又添了一条。

第九个好事:今天去了日落潭和断擎山,虽然思苦珠有些难寻,但感觉马上就要找到情人果了!

.

事实证明,霉神预感总是不准。

比如说现在,在他找思苦珠和情人果找了连续八天之后,断擎山上情人果他连树叶子都没见着,可日落潭思苦蚌却亮得要闪瞎他眼。

他看着水底一个一个忽然冒出来思苦蚌,震惊地揉了揉眼。

阮秋平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原本只是估摸着时间,觉得该走了,就浮上去准备离开,只是刚碰到水面,就不小心碰到了蓝缠藤,手指立刻被蓝缠藤上尖刺刺破了。

他原本对这件小伤一点儿都不在意,可随即,湖底就散发出了一阵白光。

他下意识地看向光源,顿时便发现他原来掘地三尺都没能找到思苦蚌竟然一个接着一个地破土而出,莹莹润润地发着光。

阮秋平立刻就激动地重新游了下去,伸手便准备去掰蚌取珠,可这思苦蚌紧紧地合着,无论怎么用力也掰不开。

阮秋平抬头看了眼湖面,蓝缠藤聚集速度越来越快,眼见着最后出口就要堵住了,阮秋平心中一紧,慌忙就要抱着这思苦蚌往湖面游,可这思苦蚌太过庞大,直径有半米多长,抱起来更是重如石块,阮秋平连试了两次才堪堪把这个蚌抱起来,可抱起来之后,这蚌竟然像是长腿活物一般,沉甸甸地带着阮秋平要往水下跑,等阮秋平终于抱着这蚌浮上去时候,湖里已经变得一片漆黑——蓝缠藤彻底封闭了水面。

阮秋平心渐渐沉了下来。

阮秋平试着用法术去击破这些蓝缠藤,可随着一遍又一遍尝试,除了他法术一点一点流失之外,这些蓝缠藤毫发无损,丝毫不动。

刚刚使用法术耗费了阮秋平过多精力,让他现在使用起屏息咒来都有些吃力了,阮秋平抱着怀里思苦蚌缓缓沉落在水底,感觉浑身都散了力气。

阮秋平落在潭底淤泥中,怀里思苦蚌却悄悄张开了一个狭窄缝,柔软蚌肉触碰到了阮秋平指尖。

阮秋平忽然觉得眼前一阵朦胧,一阵嘈杂声音似乎从远处传来,然后一寸寸接近。

那是女人呐喊,儿童啼哭,男人怒吼,动物悲鸣。

这些声音嘈杂挤入他耳朵,入侵他脑海,让他神色愈发涣散了下来。

紧接着,眼前景色也一寸寸暗下来,在漆黑一片无边无际黑暗里,一声声辱骂传来,一声声叹息传来。

他看见他伸出双手,想让母亲抱他,母亲却哭着转过了头。

他看见父亲笑着拿玩具逗他,笑着笑着,却又叹了口气,换上一片愁容。

他看见同龄孩子拿木棍抵着他胸口,将他推倒,骂他说:就是因为你这个晦气鬼,我们家才不得不搬家。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孩子们围着他转,一遍一遍地喊他晦气鬼,倒霉星。

他看见母亲将那些欺负他孩子们赶走,愤怒地向那些孩子们泼水,让他们滚,然后默默地去清理被扔满泥巴大门。

他看见病床上母亲哭着扑到父亲怀里,浑身颤抖着说:我们不要他了吧,我受不了了,我太痛苦了,我要疯了……

他看见母亲转过头发现了他,面容忽然变得惊慌失措:秋平,秋平,你不要听妈妈胡说,妈妈脑子不清醒了,妈妈不会丢下你,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

他看见自己说:妈妈,你们把我扔了吧。

他看见自己母亲忽然捂住脸,歇斯底里地痛哭了起来。

.

“睡吧。”一个柔软声音忽然传来,声音温柔地像水,也像云,“好好睡下去……就不会难过了。”

他浑身都被水包围着,可这冰冷入骨水也在顷刻间变得温暖了起来,像是一张柔软床铺,温温柔柔地托举着他身体。

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他眼睛也慢慢阖上了。

确实是一个美梦。

阮秋平记不清是什么内容,但总觉得是湛蓝天,干净云,云层环绕着他,像是一个温暖拥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