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1/2)

目录

阮秋平第二天有气无力地睁开眼, 一眼就看见身旁郁桓正满眼幸福地看着他笑。

阮秋平:“……”

阮秋平努力地克制了一下自己,才没让自己拳头打到这人脸上。

他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转了个身子, 背对着郁桓。

郁桓双手从后背环上来,抱着他腰, 轻声询问道:“阮阮为什么要转过去啊?”

阮秋平:“……”

因为我怕我忍不住揍你。

郁桓细碎轻吻落在阮秋平后颈, 声音染着一抹低笑:“阮阮是害羞了吗?”

阮秋平:“……”

阮秋平僵硬地扭过脖子,咬牙切齿地说:“……滚!”

说出话时,他才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哑了,顿时目光更是愤怒。

郁桓:“……”

郁桓默默地松开了搂着阮秋平腰手。

他似乎也记起自己昨天晚上做得有些过分, 顿时便有些心虚地垂下眼,语气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阮阮饿了吗?想吃饭吗?想吃什么,我立刻去给你做。”

阮秋平还是气得不想搭理他,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埋进被子里, 继续去补觉了。

.

阮秋平是被一股饭香勾醒,他眼睛还没睁开, 鼻子就被这香气勾得动了动。

他缓缓睁开眼睛,透过半敞房门,看见郁桓正在不远处餐厅里布菜。

其实阮秋平还是有点儿生郁桓气, 可是……

阮秋平摸了一下扁扁肚子, 开始思考到底是饱腹重要还是继续和郁桓置气重要。

郁桓似乎听到了异动,立刻就推开门进来了,他身上围着一个黑色围裙,居家装扮将他整个人气质显得更加温柔了, 他看着阮秋平, 眼睛弯弯, 笑得很是灿烂:“阮阮醒了,来吃饭吧。”

阮秋平本来想硬气地说不吃,可余光扫过桌上丰盛菜品之后,他就怎么也没办法说出那两个字了。

郁桓眨了眨眼睛,目光满是期待:“阮阮,我做了很久,你来尝一下好不好,如果哪道菜不好吃我可以再重新做。”

阮秋平忽然觉得饱腹和继续与郁桓置气这两件事情毫不冲突,他甚至可以一边吃饭一边挑刺,将郁桓成果贬得一无是处,借以报复他昨天晚上过分举动。

阮秋平越想越满意,当即就掀开被子,挪下了床。

可他一坐到饭桌上开始吃饭,批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阮秋平想了半天,才努力想出一个缺点来,他瞥了眼郁桓,语气刻薄:“这……这份鸡蛋羹太少了,还没吃两口就没了,你是怎么做?一点都不专业!”

郁桓笑了笑:“那我再去给阮阮做一碗。”

说完,他就转身去厨房继续做鸡蛋羹了。

阮秋平又吃了一会儿,才忽然发现餐桌那头,郁桓连筷子都没动过,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小声问道:“……你吃饭了吗?”

阮秋平说完就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小了,再加上他嗓子本来就哑,郁桓又在厨房忙活,肯定听不清,当即便准备再问一遍。

可他嘴还没张开,就见郁桓端着鸡蛋羹走了出来,语气温润和煦:“没有,我不饿,阮阮先吃就好。”

郁桓把鸡蛋羹放到阮秋平面前,刚一抬头,就看见阮秋平眯着眼睛看他:“郁桓,你不是听力有问题吗?你不是室内两米之外都听不清别人说话吗?怎么这会儿听力又忽然变好了?”

郁桓:“……”

郁桓思考了一会儿,才想起他第一天与阮秋平重逢时候为了让阮秋平离他近一点,确实是扯过这样谎。

他顿了一下,然后面不改色地说:“我治好……”

“啪!”阮秋平把手中勺子猛地插入面前鸡蛋羹里,完美无瑕如镜面般光滑鸡蛋羹在此刻被砸出裂痕,干净秀丽瓷勺子和瓷碗相互撞击,发出空灵清脆声响。

阮秋平看着他,语气阴测测地:“说实话。”

郁桓:“……”

郁桓冷静分析了一下面前局势,最终还是干净利落地快速认了错:“对不起阮阮,我是骗你,我太想离你近一点了,所以就撒了谎。”

阮秋平冷笑一声:“郁先生,您真是和小时候一样,谎话张口就来,这么多年了,这毛病真是改都不带改。”

五岁时候,郁桓就骗他说自己是从福利院里逃出来。

结果三十二岁时候,郁桓又骗他说自己听力有障碍。

如今三十四岁了,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也把他骗够呛,说什么会轻一点,慢一点,最后一次……骗子!禽兽!王八蛋!

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被折磨得半死狼狈模样,阮秋平心中怒火就不断攀升,干脆新账和旧账凑在一起算了。

他看了一眼郁桓,冷酷无情地指向旁边另一个卧室,说:“从今以后,咱俩就分房睡,你睡这儿,我睡那儿!”

郁桓皱起眉,缓缓重复道:“……从今以后?”

阮秋平其实也觉得自己这样说有那么点儿过分,但他还是尽量压下自己心虚,大声说:“没错,谁让你骗我来着!”

郁桓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阮阮,我承认我做错了事情,我骗了你,但你说这个惩罚不行,也不合理。”

“怎么不合理了?我觉得合理!”

“若阮阮真觉得合理,为什么要故意说得这么大声,来掩盖自己心虚?”

阮秋平声音骤然小了下来:“……我声音大怎么了?我是理直气壮声音才大。”

“阮阮真理直气壮吗?”

阮秋平:“……”

阮秋平戳了戳碗里鸡蛋羹。

永远分房睡什么……确实是有点儿不太现实。

郁桓默默把一个甜点放到阮秋平面前,说:“今天晚上我会去别房间睡,阮阮好好休息。”

他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阮秋平脖颈上青紫痕迹,轻轻垂下眼,说:“……昨晚……我没能控制住我自己,阮阮,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没以后了!

阮秋平恶狠狠地拿勺子挖了一块鸡蛋羹,一脸凶恶地把它放到嘴里吃下去了。

阮秋平感觉自己经过这一遭,虽然是受了点儿罪,但却像是有了齐天大圣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郁桓庐山真面目。

他原来败就败在心太软,识人不清,一看见郁桓那双黑漆漆亮晶晶,又真挚又深情眼睛,便控制不住自个儿要向他妥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