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1/2)

目录

郁桓步步紧逼, 阮秋平节节后退。

后背就快触到墙壁时,阮秋平大脑中小灯泡才啪嗒一声亮了起来。

“啊!我去洗澡!”阮秋平慌慌张张说完,便推开郁桓直接奔到了浴室。

所幸郁桓并没有追他,只是站在原地。

郁桓脸上表情变了一些, 没有刚刚那般紧迫模样, 反而变得温柔耐心了许多:“那我去隔壁房间浴室洗,阮阮不必慌张, 想洗多久都可以。”

郁桓越是这样说, 阮秋平心中越慌。

毕竟死刑犯上路前最后一顿饭, 总是丰盛。

一小时后, 郁桓轻轻敲了敲浴室门。

“阮阮, 你已经洗了一个小时了。”

“……我……我还没洗完, 你要是等不及话, 你就先睡吧, 我还要再洗一会儿呢。”阮秋平蜷到水里说。

“阮阮误会了, 我没有在催你。”郁桓语气柔和, “我只是觉得浴缸水可能凉了, 想过来帮你打开一下自动加热功能。”

水确实是有些凉了,阮秋平仔细找了一会儿,并没有找到加热开关, 便伸手盖上折叠浴缸盖, 喊道:“那你进来吧。”

郁桓拄着拐杖走了进来,看了眼阮秋平。

阮秋平整个人都缩在水里, 被木质浴缸盖子遮严严实实, 只露出一颗头来。

郁桓将阮秋平睡衣放置到一旁衣架上, 走到阮秋平面前, 伸手就要去掀阮秋平浴缸盖子。

阮秋平连忙伸手把盖子捂住:“你干什么?”

“加热开关被盖子挡住了。”郁桓语气沉静。

阮秋平这才松开了手。

郁桓设置好自动加热, 又重新帮他盖上了浴缸盖子,他漆黑瞳孔在浴室暖黄色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温柔:“阮阮不用紧张。我已经等了阮阮这么多年,再多等上几个小时也是等得起,阮阮想泡多久就泡多久,不必在意我,我在外面等你,不会再来催你了。”

郁桓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

阮秋平默默地把半个头都埋进了水里。

.

十分钟之后。

阮秋平穿着睡衣,推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郁桓已经将床上那些乱七八糟干果之类都收拾好了,看见阮秋平出来了,他摘下眼镜,和手中书一起放置到床头柜上,笑意绵绵:“阮阮洗好了。”

郁桓眼睛弯弯,笑容比烟花还绚烂,比刚刚在浴室里那副温柔耐心,又带着那么一点点落寞神色截然不同。

阮秋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甚至有点怀疑他刚刚在浴室里说那一番话是欲擒故纵,而自己则是一时心软,中了郁桓奸计。

可木已成舟,他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便不能再退回去。

郁桓看着他,轻声喊他名字,让他过去。

阮秋平一步一步挪到了床边。

“其实,”阮秋平小声说,“我有件好事要告诉你。”

“什么好事?”郁桓十分自然地拉住阮秋平手,将他拉到床上。

阮秋平不由自主地就被引导着钻进了被子里,“我这次下来,能在这里待60个小时。”

郁桓愣了一下,他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有些激动地问道:“真吗阮阮?!”

“真,而且不光这次下来能待够60个小时,下次也能,我能连着三天下来60个小时。”

“太好了!”郁桓脸上笑容都快满溢了出来,他情不自禁地抱住阮秋平,将脸庞埋在阮秋平脖颈里,开心地说,“太好了阮阮,我好高兴……”

“有那么开心吗?”阮秋平见他这么高兴样子,也忍不住笑了。

“特别开心。”郁桓脸颊在阮秋平脖颈蹭了蹭,嗓音都染了些哑意,“阮阮能下来60个小时便是2天零12个小时……阮阮是今天下午3:40时候来,那说明大后天凌晨三点四十才会离开,这样话,我们还剩下两个完整白天和两个半夜晚……太好了,我原来还以为你明天晚上就要走了……”

说到最后,郁桓声音都微微有些发颤。

阮秋平小声问道:“你……哭了?”

“没有。”郁桓声音闷闷。

阮秋平拉开郁桓,发现他确实和哭了有些区别,只是眼眶红红,鼻子也红红。

阮秋平忽然就想起郁桓七岁那年,发现他们错失了八个小时之后,在公交车上难过地哭泣那件事。

只是当时是悲伤又委屈哭泣,现在却是开心地红了鼻子。

阮秋平忍不住笑了,他拽了拽郁桓脸颊,眼睛也弯了起来,喊出了从前称呼:“小郁桓,你怎么一点儿都没变呀?”

“……明明没变是阮阮。”

阮秋平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严肃地摇了摇头:“不,我变了。”

郁桓看向阮秋平,问道:“阮阮哪里变了?”

“我心态变了啊。”阮秋平叹了一口气,“想当年,你还那么小时候,事事儿都是我做主,你想干什么事还得向我撒娇讨好……”

虽然次次都是他向小郁桓妥协。

“现在倒好了,看着你长得像个大人,弄得我都快忘了我是个大你好几百岁神仙了,总是被你牵着鼻子走。”

虽然郁桓真实年龄与他同龄。

“现在想想,这种想法转变是真不应该,毕竟不管你长了多少岁,不管你看起来多成熟,我年龄比你大总是事实吧,说到底,我还是看着你长大长辈对不对?”

对不起,吉神郁桓,我还要再占凡人郁桓一会儿便宜。

“阮阮,你想说什么?”郁桓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阮秋平一脸深沉地看向他:“我想说是,既然我是长辈,你是不是事事都得听我?”

郁桓忽然有一种不太好预感:“比如说……”

阮秋平:“比如说,既然我这回能在这里待两天半,你也不用急于这一时,咱们新婚之夜往后推一推也没什么大不了是不是?”

阮秋平看了一眼旁头钟表,语重心长地说:“看看,现在都9点了,三十四岁小孩子也该睡觉了,来吧,让我这个两百多岁长辈给你关个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