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1/2)

目录

说实话, 阮秋平是一点儿都跟不上郁桓脑回路。

他们刚在傍晚时定了婚,晚上回到酒店时候,郁桓就忽然对他说:“阮阮, 不如我们明天就结婚吧。”

阮秋平看着郁桓漆黑明亮充满期待眼睛,才发现这人竟然不是在开玩笑。

阮秋平简直被吓到了:“郁桓……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我们才订婚多久啊?你都想着结婚了。”

郁桓抬头看向阮秋平:“那阮阮觉得, 在正常情况下,订婚多久才能结婚?”

阮秋平想了一下,然后说:“至少得三个月吧?”

……三个月。

你和那个人婚约也是三个月。

郁桓垂下头,轻声问道:“那阮阮觉得,像我们这种情况,我们订婚多久才能结婚?毕竟我等不了阮阮三个月。”

郁桓顿了一下,抬头看向阮秋平, 问道:“阮阮是想今年和我结婚,还是让我等一年,明年再和我结婚?”

阮秋平愁苦地皱起了眉头。

转换成天庭时间便是,他到底是想今日和郁桓成亲,还是想明日与郁桓成亲。

一天两天……就相当于没有区别嘛……

可他若说让郁桓等他一周,郁桓便要在人间等上七年……

“……那就明年吧。”阮秋平咬着牙说。

“那阮阮和我说定了。”郁桓笑着牵起阮秋平手。

.

回到天上, 阮秋平整个人都是发蒙。

明天再下去,他就要和人间郁桓成亲了。

阮秋平感觉自己正站在云里,浮漂漂。

昨天下凡归来,他还在困惑他和郁桓之间关系到底是什么, 今天倒好, 直接成准夫妻了。

但他和郁桓才重逢了两天啊!

两天之前, 郁桓在他心里还一直是那个十七岁小孩。

别说是人类造火箭了, 就是天庭上无限瞬移术, 都没他俩速度这么快……

“你们这个小组怎么这样?”司命背着手走了过来, 捋了捋自己长胡须,“知道自己犯错了?害怕了?”

阮秋平听见司命这话还愣了一下,转头看过去。

只见他们这个小组确实看起来死气沉沉。

阮秋平刚刚在为结婚事情发愁,整个人都忧心忡忡,景阳走在他身后脸色苍白,毫无生气,辰海走在最后,身上十分狼狈就算了,还似乎因为景阳一直不理他事情变得很是沮丧,又因为没吃饱东西,饿地前胸贴后背,看起来像是一个行走丧尸。

阮秋平这才想起他和辰海在人间打架被抓到事,于是连忙问司命事情处理结果。

若不是害怕被阮秋平沾染了霉运,司命简直想戳着他鼻子训斥:“说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想,两个神仙在凡间大打出手,我教学这么多年,还没遇见过这么离谱事!”

阮秋平刚想说话,就被辰海抢了先:“是我先看见阮秋平欺负景阳!我刚一出水,就看见阮秋平拿着沙子往景阳身上撒……而且景阳身上全都是沙子,阮秋平身上却干干净净,这不是欺负是什么?!对了,我喊了他一声后,他还特地当着我面把沙子又撒到了景阳头上,这不是挑衅我……”

“你没看出来我们当时是在玩吗?”景阳冷淡地开口说。

“我哪能看得出来呀?你背对着我,肩膀耸动着,我还以为你在哭呢……”辰海小声说。

“这事我也有错。”阮秋平说,“当时我动起手来太冲动,一时忘了是在人间,造成了不小骚动,老师您尽管罚我们写检讨,写多少都行,我都写。”

“你当然有错!”司命说,“检讨是少不了!但是又不只有检讨!”

阮秋平愣了一下:“……不只有检讨还有什么?”

司命手背到后面,叹了一口气说:“昨天领导走后就说了,咱们这课堂其实还不错,就是有一点不太好,那就是惩罚措施太单一!写检讨并不能让你们深刻认识到自己错误!所以还是来点儿实际性惩罚比较好,今天开始呢,犯错误学生再次下凡之后就完全锁闭法术,甚至手环隐身功能也只在下凡后五分钟之内有用……”

阮秋平松了一口气。

这倒没什么,反正他下凡主要是为了去见郁桓,也不怎么依赖法术。

辰海脸色却变得十分糟糕,他今天下凡被祈月封了法术之后差点饿死。没了法术后,他连在海底呼吸都做不到,基本上饿得只能吃草了,若以后天天是这样,他还怎么活啊?

“另外,经费也从100块钱减少到10块钱。”

辰海脸色更差劲了。

“最后一点,你们下凡时间由原来五分钟延长到十分钟,在人间就是60个小时,那在这60个小时中,你们就用这十块钱好好过,反正你们也饿不死,受点罪也是应该。既然你们这次下凡用法术打起来了,以后下凡时候干脆也不要想着自己是个神仙了,就想着自己是个凡人!好好吃点儿苦,受点罪!记录报告也是,既然凡间时间增多了,就按双倍写!这一惩罚就暂时实施三天,你们都没问题吧?”

辰海面如死灰:“不行啊老师……”

“没问题老师!”阮秋平慌忙打断辰海,眼睛几乎能称得上是闪闪发光,“但是老师,三天是不是有点太少了?毕竟我们这次犯过错这么大,您多罚几天也是应该!!!”

“三天就够了,毕竟咱是第一次实施这计划,还要看情况调整,先不说了,具体事回教室再说。”司命说完就往前走了。

连着三天,每天都能下去十分钟,60个小时啊……

郁桓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想着想着,阮秋平连眼睛都有些发亮起来了。

就在这时,他又忽然想到了一个重要事情,立刻就快跑了几步,跑到司命身边,小声问:“对了老师,那个……祈月有没有和你提起过清除郁桓记忆事情?”

“哦,这件事情啊,提过了。”

阮秋平心脏立刻就提了起来。

接下来,他就听见司命说:“不过我拒绝了。郁桓他也算认识了你不少日子,这个记忆实在是不太好清理,而且我今早上还研究了一下郁桓命簿,你已经成为他一个劫了,若是清了他记忆,反而不利于他渡劫。”

阮秋平:“……我是他劫?”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变得有些慌张:“是我,是我给他带来了霉运吗?因为我他变得很痛苦吗?若是……”

“你也不必如此紧张。”司命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劫,只是情劫而已。”

“情劫?”

“对,情劫。你也知道,咱们当神仙,虽然不能说每个人都六根清净,断情绝欲,但大多心智还是比凡人坚定一些,不会像那些凡人一样,动不动就陷入什么爱啊恨啊情啊仇啊什么。不过下凡历劫时候就不一样了,神仙下了凡,就会更容易动情,所以基本上个个下凡仙人都是要历经情劫,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回来之后,不还有忘情水嘛。所以你也不要紧张,就像原来一样,该干啥干啥,帮郁桓把这个情劫度了就行……”

.

阮秋平一回到家,就从床底下拉出来一个箱子,拿出来一个小本本。

他拿着这本子快速翻了几页,直到看见那页“忆情汤”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下好了,就算他霉运发作,没能阻止郁桓喝下忘情水,也还有个补救方法。

幸好他当时为了解除郁桓和妹妹婚约,为了帮郁桓记起凡间情人,拼尽全力找到了对抗忘情水方法……

现在想想,他当时这个“计划”漏洞,何止有一处两处。

他也是今天听司命说话才第一次知道凡间历劫仙人是十分容易动情,一不小心便会爱得死去活来。

话本上总是爱讲仙凡虐恋,仙人历劫归来哪怕是冲进阎罗殿,也要和凡间恋人长相厮守……这些故事总是结束在仙人找到恋人那一刻。

但仙人找到他凡间恋人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没有一个话本讲到这里。

今日在教室,阮秋平还仔细向景阳询问了这件事。

他这才知道原先忘情水出世之前,虽然不少历劫归来仙人被情劫余温所蛊惑,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去找自己凡间恋人,可最后相濡以沫却少之又少。

毕竟回归仙位之后,他们心性便会重新坚定起来。而且大多数去寻找凡间恋人仙人,也并非是被爱情驱使,而是心有不甘,或只是想找回在凡间爱得畅快淋漓感觉。

找到了,这种感觉便就淡了。

两千多年前,还有一个奇葩仙人,拼尽全力,甚至散尽半身修为,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凡间恋人并将她带到天庭,却没和她结为伴侣,而是让她当了自己宫里一个小仙娥。

不过这种情况还算是少数。

大多数情况下,历劫归来仙人都会念着些旧情,渐渐和自己凡间恋人变成一个偶尔见两次“旧友”。

其实阮秋平并不是很在意这些。

他甚至觉得,比起和郁桓当恋人,和郁桓当好友也许会更让他感到舒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