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四合院从傻柱身死开始 > 第612章 想卖掉贾张氏的小铛

第612章 想卖掉贾张氏的小铛(1/2)

目录

在小铛离去后,那些无所事事的妇人们,上演了一秒变脸的绝招,朝着小铛远离的背影,各自吐出了不屑的口水。

这么些年,贾张氏、秦淮茹两寡妇的一系列作死行为,终于让贾家落到了被所有人嫌弃的地步。

“什么东西,还轮休,我呸。”

“我老婆子活了这么些年,就没有听到什么是轮休。”

“指不定被人家开除了,担心丢脸,在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编了咱们不知道的瞎话来糊弄咱们。”

不得不说。

街坊们对贾家人的认知。

还是精准的。

一句话。

说在了点上。

“狗蛋娘这句话说对了,依着我,肯定是被开除了,不相信的话,回去问问当家的,谁听过轮休这词。”

“既然被开除,为啥还买卤肉和白面馒头啊,不得哭丧着脸吗?”

“贾家人什么德行,大家街坊了这么些年,又不是不知道,典型的死鸭子嘴硬,就好个面子,为了不被说闲话,非要装笑脸,活该被开除。”

怀着那种你不好过,我们却高兴的想法。

妇人们忽的将话题从小铛被开除一事上,扯到了小铛是不是变成了寡妇这上面。

“小铛说她过的不好,是跑回来的,我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头。”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小铛死了男人。”

在场妇人们。

都有了那种心领神会的表情。

就仿佛释然了这一切。

贾家背地里还有一个绰号,是街坊们看在贾张氏老寡妇、秦淮茹小寡妇的面子上,专门为贾家寡妇起的。

寡妇世家,也有人称之为四合院贾家双寡。

猜测小铛给出的她过的不好偷跑回来的说法,是虚假的谎言,是在糊弄四合院的街坊们。

真实情况是小铛嫁的那个男人死了,小铛变成了寡妇,在乡下过不下去了,跑回了城内。

担心寡妇的名声不好听。

编造了一个偷跑回来的借口。

死男人跟偷跑,可是两个概念。

一瞬间的工夫。

妇人们就仿佛找到了各自的话题,热聊了起来。

贾张氏死了男人,变成了寡妇,秦淮茹死了男人,变成了寡妇,贾家闺女小铛,死了男人,也变成了寡妇。

坐实了贾家寡妇世家的事实。

“你们猜猜槐花嫁人后,会不会变成寡妇?”

“寡妇世家出来的孩子,能不是寡妇嘛。”

“我觉得够呛,槐花的父亲是易中海,不是贾东旭。”

“就是张中海,也得变寡妇,她妈可是秦淮茹啊。”

“这么说贾家人是甩不掉寡妇的名声了?”

“甩个屁,你们猜猜棒梗啥时候死?”

“棒梗?他死了?啥时候死的?棒梗要是死了,贾家可就彻底绝户了。”

现场的气氛。

变得活跃起来。

昔日贾张氏满四合院撒泼,骂四合院街坊们脏口,左一个死绝户,右一个死绝户,最终贾家变成了绝户。

这就是贾张氏那张破嘴的报应。

“你们说这是不是贾张氏克的呀,好端端的一个贾家,愣是被贾张氏给摧残的不成了样子。”

“别瞎说了,棒梗好好的。”

“现在好好的,不代表将来好好的,老贾娶过贾张氏,死了,贾东旭娶过秦淮茹,死了,贾棒梗娶过媳妇,肯定也得死。”

“咳咳咳!”

听到信号的妇人们。

立时变换了口风。

其中一个妇人,还扭头朝着秦淮茹打了一声招呼。

“哎呦喂,秦淮茹,你这是下班了吗?”

“下班了。”秦淮茹笑着回应了一声,“几位坐着聊天呢?”

心里压根不指望这些人搭理自己。

知道人家不怎么待见贾家人。

“聊什么天,纯粹瞎说,对了秦淮茹,刚才小铛回来了,买了一点卤肉,还买了一点大白面馒头,是不是你们贾家有好事呀?该不是上次棒梗他奶奶跟我们说的那件事,真成了吧?”

前段时间。

贾张氏因为小铛在百旭工作。

自认为贾家脸上有光。

在四合院内用下巴看人,还言之凿凿的吹牛。

说他们贾家的小铛,别看是嫁过人生过孩子小媳妇,却依旧是抢手的主。

说她已经托媒婆给小铛说亲了,要求男方有工作、有房子、没有公公婆婆,没有哥嫂、小姑子。

街坊们这么说,也不是诚心在祝福贾家。

纯粹怀着看热闹的心思,故意提及到了这件事,看看秦淮茹如何应对。

“我也不知道呀,这都是她奶奶做的,我回去问问,你们坐着聊天,我回去了。”

秦淮茹嘴里打着哈哈,扭着大屁股,朝着四合院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琢磨。

难道贾张氏真的给小铛说成了亲事。

这可不行。

自己好赖也是小铛的生母,贾张氏凭什么越过她这个生母给小铛张罗婚事啊。

就算张罗,也得是秦淮茹。

就是用脚指头猜,秦淮茹都能猜到贾张氏打着什么算盘。

本小章还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

除了钱。

没有别的解释。

心里发了发狠。

上一次,因为钱,逼着小铛离家出走,这一次为了钱,又要打小铛的主意,真以为我秦淮茹没有脾气吗。

就算这件事成了,秦淮茹也得给她搅合了。

老不死的老混蛋。

早死的玩意。

骂骂咧咧的秦淮茹,见贾家屋门没关,直接迈步走了进去,视线绕着屋内转了一圈,见桌子上摆放着卤肉和白面馒头,认可了街坊们说的贾家有好事的定论,否则没办法解释这卤肉和馒头。

在屋内没看到贾张氏的身影,不知道造粪机器干嘛去了。

也不担心。

对秦淮茹来说,贾张氏最好一辈子不要回来。

省的坏事。

她看到一言不发坐在凳子上想事情的小铛,出言喊了一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