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小说 > 拯救悲情反派进行时! > 第235章 白骨天香

第235章 白骨天香(1/2)

目录

百里渡月说这句话时一直在笑, 以至于桑非晚有那么瞬间觉得他是在随口胡说,但不知为什么,明明外间艳阳高照, 后背却陡然冒出了一股寒气。

天衍境高手的内丹?

无论如何也算世间奇宝了,竟大材小用, 被当做首饰嵌在了凤冠之上吗?

桑非晚无意识把手伸入百里渡月的衣襟里,然后缓缓下滑,落在了对方腹部。百里渡月现在也是天衍境高手, 丹田里应该也有一颗内丹, 以后可得小心,不能让人挖了。

他陷入思索的时候, 指尖就喜欢无意识画圈圈,全然没察觉到怀中人忽然低低闷哼一声,眸色开始变化, 渐深转红,最后变成一片氤氲瑰丽的血色。

另外一个人格出来了……

桑非晚只感觉怀中的百里渡月忽然动了动, 就像猫儿般伸了个懒腰, 紧接着自己衣襟里就悄无声息多了一只冰凉的手,游鱼般不安分乱动。

百里渡月的手太凉了。

桑非晚直接把那只手从衣领里拽出来,递到唇边亲了一下,然后垂眸看向百里渡月:“手怎么这么……”

他话未说完, 猝不及防对上一双红宝石般妖冶惑人的眼睛, 不自觉消了音。

百里渡月见桑非晚发愣,用一缕发丝在他下巴处轻挠两下, 声音如冰一般沁凉, 慢悠悠道:“怎么, 瞧见本城主你不高兴?”

桑非晚就是一下没反应过来, 闻言慢半拍道:“自然高兴。”

百里渡月忽然笑了一下。不是冷笑,也不是狞笑,更不是讥笑嗤笑,眼眸亮晶晶的,直接笑眯了眼,看起来似乎真的很高兴。他袖袍一挥,直接面对面坐在了桑非晚怀里,下巴微抬,略显桀骜的问道:“那你想本城主了吗?”

这种送分题,傻子都知道怎么答。桑非晚偏偏闷笑出声,支着头睨他,就是不语。

百里渡月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的回答,不免有些生气。他无意识皱眉,一把揪住桑非晚的衣领,冰凉的指尖在他侧脸轻轻游曳,唇色暗红,压低声音威胁道:“说,否则本城主就剥了你的皮!”

桑非晚一点儿也不怕他,似笑非笑道:“城主舍得吗?”

百里渡月闻言愣了一瞬,随即仿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直接笑出了声,翻脸比翻书还快。他目光幽深地看向桑非晚,连带着唇间溢出的病态低笑也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眼底阴霾密布:“舍得?本城主平生无不舍,亦无不得,你可知本城主杀过多少人的性命,又活剥过多少人的皮?”

他一双血色的眼暗沉沉盯着桑非晚,就像地狱里爬出的恶鬼。

桑非晚却丝毫不怕,长臂一伸,直接将人拉入了怀中。他把百里渡月抵在马车壁上,唇角微勾,又变成了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忽然在耳畔低声笑道:“可非晚想城主了呢。”

他用鼻尖轻蹭着百里渡月细腻光洁的侧脸,像黏丝丝的蜜糖,又重复了一遍:“非晚想城主了……”

因为他的举动,空气中有了片刻静默。

百里渡月唇边冷笑的弧度也不由得缓缓淡去,看起来似乎有些怔愣。桑非晚见状在他眉心落下一个温热的吻,然后轻轻落在眼睛上。百里渡月睫毛一颤,下意识闭上了双眼,却察觉到对方湿热的唇瓣正在游走打转,最后覆上了自己干涩的唇。

二人直接滚落在了榻上。

【叮!】

系统悄悄响了一声,

【请宿主注意,反派黑化度已降为80%,请继续努力哦~】

桑非晚扣住百里渡月的后脑,熟门熟路撬开了他的牙关,吮吻逗弄。百里渡月闷哼出声,力气就好似被抽空了一般,毫无抵抗之力。他红着眼尾咬唇,低声断断续续骂道:“桑非晚,你……你放肆……你真以为本城主不舍得剥你的皮吗……”

桑非晚不理会,只是埋头深吻,最后直把人亲得晕乎乎,挣扎渐弱,无意识开始回应起来。

百里渡月无暇理会自己松垮的红衫,他微微偏过头,露出一截修长白净的脖颈,任由桑非晚亲吻落痕,目光失神涣散。

“桑非晚……”

百里渡月声音沙哑,他一面回应着桑非晚的吻,一面冷哼着用鼻音问道:“你真的想本城主了吗?”

桑非晚垂眸看了眼黏在自己怀里的人,愈发觉得百里渡月就是个纸老虎。他指尖绕住对方绯色的衣带,慢慢把玩着,漫不经心笑道:“那城主便不该剥我的皮,该剥我的骨了。”

百里渡月皱眉:“为何?”

桑非晚支着头,懒洋洋反问道:“城主难道不知,相思入骨?”

“……”

这句话已然算是调情,就连百里渡月的脸也瞬间红了个透彻。他闻言冷哼一声,偏头移开视线:“口蜜腹剑,本城主才不信你的鬼话!”

桑非晚闻言淡淡挑眉,然后悠悠叹了口气:“唉,城主不信便不信吧,反正非晚无论说什么都是错。”

他语罢从榻上坐直身形,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衣领,看样子似乎要出去。然而还未来得及起身,腰间就忽然多了一双手,被人紧紧抱住了。

“不许走!”

桑非晚回头,结果猝不及防对上了百里渡月绯色的眼眸:“城主这是做什么?”

百里渡月拧眉,隐有不虞,似乎有些烦躁:“没听见吗,本城主说不许走。”

桑非晚静静睨着他,没说话。百里渡月久不见他回答,最后皱眉起身趴到了桑非晚的后背上,犹豫一瞬,努力放缓语气,哼哼唧唧不情愿道:“你别走……”

他虽阴鸷,心性却单纯好若稚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桑非晚自然不会与“小孩”计较。他闻言反手一捞,直接把人拉到面前,坐在了自己怀里。指尖摩挲着百里渡月光洁细腻的侧脸,笑意低沉:“非晚巴不得日日夜夜待在城主身边,哪儿也不去,又怎么会走呢。”

百里渡月闻言似乎有些得意,唇角微微勾起。他圈住桑非晚的脖颈,主动吻住了对方,不紧不慢轻咬着唇瓣,带来一阵似痛似麻的感觉。

而桑非晚也揽紧了他的腰身,将人亲得面色潮红。神思恍惚之时,忽而听见有人在耳畔气息缠绵的说了一句话:“桑非晚,本城主真想与你死在一处……”

这两个人格表达喜爱的方式都如出一辙。似乎只有死亡这种极端的方式才能表述心中万一。

桑非晚闻言胸膛震动不止,不惧反笑。他拥紧百里渡月的腰身,眼眸懒垂,欣然应允道:“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