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科幻灵异>>阴阳鬼医>> 第5章 世代鬼医
    分享到:

    第5章 世代鬼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那股阴森的,凉飕飕的感觉吓得我打了个激灵,等我回头看时,却什么都没看到。

        正在这时,屋子里响起了一个阴森的,冰冷的,毫无感情的声音:“欧先生,最近几日腹中隐隐作痛,不知是何缘故,特意来找欧先生求药。”

        求药?这大半夜的还来看病,真是有病!

        然后我就听到了我爷爷的声音,他似乎丢了什么东西给那人道:“捏碎,分三次与****冲服。”

        “谢谢!那我先走了。”

        那个人毫无感**彩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嘀咕了一声,背靠着墙,等着那人出来。

        不一会,那个人从屋里出来了,居然是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

        只是这个件白色衣服,咋那么长,长的连脚都看不到了。

        还有她走路,咋那么平稳,平稳的根本不像是走的,而是飘的。

        我感觉自己的牙齿在打颤,这哪里是个人,这分明是个鬼嘛!

        没等我发出尖叫,我看到不远处,又飘来了一个人。

        不,是飘来了一只鬼,一只男鬼,这男鬼穿着和那女鬼同样的白衣。

        这个时候我已经反应过来了,那是寿衣,村里陈大爷死的时候我见过,就是穿的这种衣服。

        那男鬼也是低着头,头发不长,整个魂飘飘荡荡的向前飘着,和那女鬼交身错过的时候,我看到他们俩好像还打了个招呼?

        天呐!多和谐的一幕,此时在我眼里却显得那么的恐怖,因为那个男鬼,我似乎认识,他,不就是隔壁刘姥爷那个儿子么?两年前据说得了心脏病死的,这会活脱脱的出现在我面前,怎么能让我不害怕?

        关键是,这家伙你出现就出现了,你冲我笑个什么劲啊?

        这哥们一边飘着一边冲着我阴森的笑,那个笑容叫一个凄惨,还冲着我不断的点头,虽然我看出来那是在跟我打招呼,可是我肿么觉得那是在刺激我恐惧的末梢神经呢?

        因为恐惧,所以害怕,因为害怕,所以我喊了出来。

        “啊……鬼啊!”

        听到我的叫声,我爷爷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瞪了我一眼道:“你怎么来了?”

        接着,他又问了一句:“问你话呢?”

        然后,我爷爷哭笑不得的把我提起来,在我的后背上重重拍了一下道:“胆子这么小,居然吓晕了?”

        “呃……鬼啊!”

        我一口气倒腾上来,第一个反应就是躲在他老人家身后,连脸都不敢露出来了。

        那个刘姥爷的儿子飘到我爷爷身边道:“欧先生今日没时间?那我改天?”

        我爷爷摆摆手:“不碍事,进来吧!”

        我悄悄的躲在爷爷身后,怕看,又忍不住偷偷的去看,畏畏缩缩的跟在爷爷身后挤进屋内,我爷爷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我哆哆嗦嗦的躲在他的椅子后,打量着这间医馆。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来爷爷的医馆,此时我才发现,这医馆的窗子里面都装着黑色的窗帘,把窗子从里到外遮得严严实实的,难怪外面看进来都是黑漆漆的。

        医馆不大,也就十来平米的空间,简单的一张方桌,两把椅子,一个书柜。

        桌子上摆着我爷爷那破旧的医药箱,书柜里摆满了各种书籍,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古本。

        正对着门口的位置,医馆正中央的房梁上悬着一个什么东西,被黑布遮盖着,黑布很长很宽,垂下来长长的一截,挡住了后面的墙壁上的一面铜镜。

        就这么简单的摆设,看起来却有种肃穆的感觉。

        不知道怎么的,站在这间屋子里,我的那种恐惧感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竟然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身子。

        相反那个刘姥爷家的小子,进了门之后倒是畏畏缩缩的,低着头,也不敢对我笑了,乖乖的站在那里,像是等待县太爷问案的囚犯一般。

        我爷爷端坐在椅子上,对站在他面前的男鬼道:“你是刘权是吧?说吧,什么事。”

        那男鬼刘权道:“欧叔好。”

        我爷爷眉头一皱:“叫我欧先生。”

        我看到刘权惨白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的表情,赶忙改口道:“是,是,欧先生,我是有事相求,我这不是死了快两年了么,地府那边排队等着投胎排了两年的队也没排上我,我这都两年没接到香火钱了,我想,想让我家里给烧点纸钱,您看?”

        我心中好笑,地府那边看起来挺忙的啊,居然排队排了两年还没排上号……

        我爷爷点点头道:“你们家老爷子都老糊涂了,你家现在是你嫂子当家,你应该知道,那婆娘节俭的很,估计这两年也没舍得让你哥烧点纸。

        你小子也是自作自受,当年非要回来折腾,要不然能成这样么?

        这样吧,我准你托个梦给你嫂子,但是要注意尺度,不能吓着她。你要知道,她一个人撑起一大家子也不容易。”

        刘权立刻喜笑颜开,递了一块指甲盖小大,惨白惨白的薄片片在桌子上,千恩万谢的走了出去。

        我心中惊讶,我怎么不知道我爷爷这么厉害,看这些鬼都对他点头哈腰的,太厉害了。

        这时爷爷已经把那薄片片收进了药箱,然后严厉的看着我问道:“你怎么跟来了?”

        “我……”

        我低着头,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般站在那里。

        汗,我本来就是个孩子,只是此时我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别吞吞吐吐的,咱们老欧家的人,没一个不是汉子的。”

        爷爷洪亮的声音让我的精神一振。

        我看出爷爷并没有责备我的意思,便开口道:“大雄他妈妈说你是招鬼的,不让大雄跟我玩。”

        我这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顺序有些错乱,可是爷爷却听明白了。

        他先是微微一怔,接着有些落寞的怅惘道:“山野村妇懂得什么,你现在看到了,你爷爷到底是不是个招鬼的。”

        “是!”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嗯?”

        我爷爷立刻瞪起了眼珠子。

        我立马把声音变小了:“您刚刚那不是招鬼是什么?”

        我爷爷对着我的脑门戳了一下道:“你爷爷我是在给鬼看病,处理阴间事物。要是没有我,这一片地界早就乱了套了。”

        我心说你有那么大能耐么?但是我没敢说出来,不过我的表情已经出卖了我。

        我爷爷活了多大岁数了,一眼就就看出了我心里的小九九。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还小,不过你既然是我欧家的种,那就早晚要接触这些,实话告诉你,你爷爷我是这片地界的阴倌,就是管理那些孤魂野鬼的,一般哪家人到了寿限了,我就会提前通知一声,让他们早早做好准备。

        咱们这地界上死了的鬼魂,只要没过阴市入酆都城,都可以回来找到我,有什么心愿啊,未了的事情啊,都可以跟我说,我会尽量帮着它们打理后事。

        鬼类最看重这些,一旦它们的心愿不能达成,就会怨气十足,到时候就会为祸一方,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若是碰到本性善良的鬼还好说,尽量开解驱其去地府即可。

        要是碰到怨念颇大,穷凶极恶的,那就必须用术法将其驱除,以免其横生祸事。

        所以我这个位置,必不可少。

        你太祖爷爷为阴倌时,又在茅山道法理论的基础上,自成一脉,创造了鬼医一门。

        所谓鬼医,就是要在鬼邪本身身上下手,世间鬼魂虽多,但是无缘无故为害者却是少数,大多数闹事者多因为死前怨念极深,或者死后无人供奉,又或者伤病困扰,被其他恶鬼欺凌以及遇到难事,心气难平,故才出来捣乱,为害世人。

        身为鬼医,就要做到以教为乐,以德为本,宽怀大度,恩威并施,达济于鬼。

        这里的教,是对鬼来说的,碰到良鬼,要教授。

        比如之前那个女鬼,她生病了,你要教授她如何疗伤看病。

        像刚刚那个刘权,你就要先教育他,再给他一点希望。这就是恩威并施。

        哎呀,我怎么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算了,说多了你现在也不懂,你只要知道,你爷爷我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做的,是无愧于心的事情就好了,不是什么招鬼的。

        咱们老欧家世代为阴倌,一直到了你父亲那一代算是断了门根,幸好你娘又生了个你,才让我老头子又有了希望。

        喂,你小子,你听懂了我说的话没?”

        我眼皮连续咔吧了几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其他的我没听懂,但是我听懂了一句话,我爷爷做的事情,那都是为了大家好的事情,做男人,就要做到无愧于心。

        我挠了挠后脑勺,有些费解的问道:“爷爷,那天把我和大雄给迷走了的鬼是什么鬼?要怎么才能驱除它?”

        没想到,我一提起那件事,我爷爷的脸色就变了。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阴阳鬼医》章节( 第5章 世代鬼医)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阴阳鬼医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