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玄幻奇幻>>我的老千生涯>> 第26章 诡异的赌局
    分享到:

    第26章 诡异的赌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看到二叔偷偷擦汗的动作,我感觉今天晚上这场赌局绝对不会轻松!

        说实话我很少见到二叔紧张时候的样子,而且他这个人有一个毛病,越紧张的时候就越客气,只有在放松的时候才会做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王瘸子坐在赌桌旁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铁盒,里边装的是香烟,不知道什么牌子的,但是点燃之后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股香气。

        这股香味很特别,就连我这种平日里不太抽烟的人都很享受,瞪大眼睛使劲盯着他手里的铁盒,想看清楚是什么牌子的香烟。

        突然现苏姐正在看我,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应该是认出我的样子,我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上次没带钱的事,够丢人的……

        王瘸子眼睛毒辣,立刻转头对着苏姐问:“怎么着?你还认识这个小子?”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在我的身上,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苏姐说不认识我。

        以前我二叔常说,男人在场合上最怕见到的女人,就是在风月场所认识的女人,以前我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今天彻底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苏姐笑眯眯的看着我,调侃着说:“认识呀,他是东哥的侄子,上次东哥还带他去我那里玩呢。”

        王瘸子打量了我一眼,眼睛眯成一条缝,我低下头没敢看他的目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突然我二叔回过头,笑着说:“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问岁数,我侄子是英雄出少年!”

        所有人都笑了,二叔也笑了,我不知道二叔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感觉刚才他的眼神好像是在提醒我什么。

        虽然现在一屋子人说说笑笑的很热闹,可我头上不停的冒汗,甚至感觉不到空调的一点凉爽。

        “今天晚上痛痛快快的玩一把,东子你可不能提前跑了啊!”王瘸子故作开玩笑似得说了一句,但总觉得这句话怪怪的。

        尤其是王瘸子看我二叔时候的眼神,总觉得带着一股杀气,二叔摆了摆手说:“王老板太客气,今晚马爷大军刘老板都在呢,还没开始玩就先挑上我了啊?我底子可不厚啊,哈哈……”

        听着二叔的笑声,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说不清楚,总感觉今天晚上王瘸子就是冲着二叔来的,怪不得二叔会让龙哥在外边埋伏,看来今晚肯定有麻烦……

        就在这时六爷走过来,白色大褂有种仙风道骨的味道,他说:“难得今晚能有时间坐在一起,你们想怎么玩?”

        我知道他才是今天晚上说了算的人,这里也是在他的地方,要不然别人谁会给他钱?

        因为王瘸子的加入,麻将肯定是没法继续玩,还没来得及回本的大军满脸不悦,却也没敢说什么。

        旁边同样输钱的马爷却是一脸笑意,淡定的说:“你们几个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我马某一定奉陪到底。”

        刘胖子也跟着附和说:“我也一样,全凭王老板的兴致,难道能够和王老板坐在一起玩两把!”

        这番话着实让我有些意外,没想到他们两个老江湖,话里话外都很给王瘸子面子,只是二叔一直把玩着烟盒没说话。

        “好,既然各位这么给面子,那咱们就玩二八吧,东子,大军,你俩什么意见?”

        没等二叔说话大军抢先说:“我没啥意见,二八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东子爱不爱玩啊!”

        大军在爱不爱玩这四个字上说的阴阳怪气,好像是在故意刺激二叔,现在所有人都同意玩,不知道二叔会不会愿意。

        我站在二叔身后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能感觉二叔并不想玩什么二八,因为我知道他最擅长玩的是扑克。

        二叔拿出一根香烟放进嘴里,意味深长的说:“你们在外边打听打听,我熊九东走南闯北这些年,最爱玩的就是二八!哈哈!”

        王瘸子征求所有人同意之后,让六爷的人撤掉桌上的麻将,换成一副全新的麻将,背面花色很特别,而且张数很少。

        仔细一看麻将点数只有二和八,花色是饼子,就是从一副麻将中挑出所有的二点和八点的饼子。

        前几天我在龙哥麻将馆见过有人这么玩,好像是叫推饼子,至于规则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但知道是一种赌博的玩法。

        五个人围坐在一起,每人手里两张麻将,王瘸子面前摆了一摞钱,其他人或多或少不等,二叔回头冲着我要钱,我想了想递过去五百……

        二叔并没有接过钱,只是看着我手里的五百块钱很震惊,还有一些尴尬,其实我不想让他玩的太大,刚才麻将已经赢了钱,赶快走才是正确的选择。

        以前我二叔说过,打牌赌博的人没有一个赢钱的,就因为大多数人赢了钱不走,输了钱还想捞回来,只能越陷越深……

        “哟,东子今天带的这个避雷针够新鲜啊,一出手就是五百块,我坐庄第一把牌,你小子是在逗我?”王瘸子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板着脸挺吓人的。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气氛变得很紧张,我不知道他们玩牌的规矩,也不知道赌博中的讲究,可我唯独不想给二叔太多钱,害怕他输钱。

        “哎哎,这可不是避雷针,是东子的侄子,跟着过来开开眼的,王老板不必较真,吓到小朋友就不好了。”

        马爷替我说了句话,我不知道避雷针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赌博下多少钱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哪有强制别人的?

        二叔没说什么,直接从我手里拿过一叠没拆封的钱,看都不看直接丢在桌子上,整整一万块钱我看着都心疼!

        我想劝二叔别冲动,毕竟赢来的钱也是钱啊!总不能就这么白白折腾了吧?可是话到嘴边却没敢说出来,我觉得二叔应该是心里有数……

        他们开始打骰子玩牌,我站在二叔身后瞪大眼睛看着,虽然看不懂但能看出来谁赢谁输,我心里不停的祈祷,希望二叔能赢。

        苏姐已经去了一边,在和六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但两个板着脸的平头却始终站在王瘸子身后,两个人的目光都盯在二叔身上,我隐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们玩的很快,但二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输多赢少,几乎都不怎么赢,回头找我要钱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我想劝他再继续玩下去,不然赢来的钱都要输回去。

        可是不知道二叔怎么回事,就像是中了邪一样,手里有大牌总是赢不到钱,怎么玩怎么输,赢来的钱很快就输光,我的心都要碎了,这么多钱转眼就打了水漂!

        王瘸子脸上一直都在笑,身后两个平头目光根本就不看赌局,就冲着二叔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看什么,难道是害怕我二叔出老千?

        说实话刚才我还担心二叔输红眼会出老千,可是现在他们玩的是麻将,为数不多的麻将都摆在桌子上,每一把结束都会堆叠放在一起,而且麻将背面的花色很特殊,就算二叔想出老千也没机会。

        曾经二叔教给我手法的时候说过,用手法的时候扑克牌是最不容易被人现的,因为张数多可以藏牌,少了几张别人也看不出来,背面花色也容易混淆视听。

        但是现在只有很少的麻将,而且还都放在桌子上码的整齐,少一张也能被人一眼看出来,何况还有两个平头瞪着大眼看着,如果不能出老钱,二叔真的能赢吗?

        说实话我现在已经不担心二叔出老千,而是担心他能不能有机会出老千,输了这么多钱,不管用什么办法,赶快赢回来才行!

        不知道怎么回事,二叔不停朝着手里吐口水搓手,拿到麻将之后使劲搓牌,就像电影中赌神搓牌一样,我越看越迷糊,他干嘛要这样?

        就在刚才玩麻将的时候,二叔轻松摸一下麻将就知道是什么,根本都不用去看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或者说,他想在麻将上擦掉什么东西?

        转眼过去将近一个小时,原本黑着脸的大军现在已经乐开了花,他赢了不少钱,王瘸子也赢了一点却不多,输钱最多的就是我二叔。

        我心里替他干着急,却帮不上一点忙,看他抽烟的频率越来越高,我知道他肯定很着急,输钱的滋味一定不好受!

        过了一会,二叔又输掉了手里的钱,回过头找我拿钱,看到我两手空空他眼神一变,不过他什么也没说,示意让我打开皮箱拿钱。

        我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可也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当我打开皮箱之后瞬间震惊,满满一皮箱全是钱,这得是多少钱啊!

        不过我又瞬间傻了眼,皮箱表面看上去都是钱,可拿开一叠之后现,底下全是用报纸塞满填充的,我赶紧抬起头看二叔,他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不要声张。

        难道二叔今天晚上想空手套白狼?所有人都有一个皮箱,皮箱里满满都是钱,可二叔这个里边压根没多少钱,还有一系列奇怪的举动,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我的老千生涯》章节( 第26章 诡异的赌局)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我的老千生涯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