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玄幻奇幻>>人皇纪>> 第六十九章 姚风的杀意!
    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姚风的杀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为了避嫌,在人生最颠峰,如日中天的时候,苏正臣选择了主动交出兵权,急流勇退,寡居在苏府之中,闭关谢客,断绝了一切和军方将领,朝廷重臣之间的联系。

        而为了成就和太宗的君臣之义,苏正臣甚至主动放弃了武道的修练,苏府之中,从此不闻兵戈之声,不见元气波动,任由自己普通人一样垂垂老矣,慢慢老去。

        苏府的大门长年紧闭,就像一道墙隔绝了外面,也隔绝了苏正臣自己。然而苏正臣的悲剧才刚刚开始。

        如果说如日中天的时候受到群臣的攻讦,对苏正臣来说还可以忍受的话,那么中年丧子就真正的给予了他沉重一击。

        苏正臣虽然自己退出了朝堂,但却并没有禁止自己的儿子为朝廷效力。这是他最为后悔的事情。

        而当苏正臣唯一的孙儿也死去之后,苏正臣便真正受到了最致命的一击。从此以后,他的一生便陷入了无尽的悲伤和痛苦之中。

        从那以后,老仆人就再也没有看到苏正臣笑过。老仆人说起这个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抹眼泪。

        一个堂堂的大**神,为中土神洲开疆拓土,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不应该是这种结局!

        在苏正臣以后的日子里就从来没有快乐过!

        而这个舔着糖葫芦,说话心不在焉的小孩,就是他后半辈子里唯一的快乐!虽然这种快乐只有短短的几年。

        人生苦短,不管能不能得到苏正臣的传承,王冲都希望这位大**神能够快乐。或许通过自己的手,将这种快乐提前几年,是对他最好的尊敬!

        “记住了,这件事情不许告诉老先生。”

        王冲摸了摸小孩的头,从袖子里抛过去一锭银子,然后在镏金的棋盘上落下了一颗新的黑子。

        苏正臣的棋盘只有一次机会,一子出错,满盘皆输。只要棋子落错地方,以后便从此无缘。

        王冲已经落过一次子,但却并没有淘汰,反而给了自己第二颗黑子。王冲心知肚明,自己已经成功引起这位老帅的注意了。

        留下那颗黑子,王冲转过身来,再次离开了鬼槐区。

        苏正臣的“苍生鬼神破灭术”号称最难获得的绝学,当年那么多的老帅,包括先皇在内统统都被无情拒绝了,更别说是自己。

        王冲并没有指能够下几着棋,就能获得这位大**神的传承。但是只要能够引起他的注意,有所进展那就足够了。

        …………

        就在王冲离开鬼槐区的时候,另一侧,姚府之中,姚风同样没有闲着。

        “王严、王孛,王冲……,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王家灰飞烟灭,以偿还你们加诸在我们姚家身上的耻辱!”

        姚风狠狠的握着紧头,猛的将桌子上的东西扫落一地。

        姚府之中的气氛很沉闷,非常沉闷!

        自从父亲姚广异在边陲折戟沉沙,输在了王直手中。整个姚府的气氛就很压抑。四方馆的老爷子传下话来,这段时间严禁任何姚家人在外面招惹是非。

        姚家的大门自从那天起,就紧紧的关闭。就连姚风的行动都受到了限制,严禁外出。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

        对于向来高傲的姚风来说,这是沉重打击。

        姚风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仅仅只是老爷子和王家达成和解后,不希望引起那家注意,让人抓住把柄,落人口舌。

        现在,姚风不用出去也知道,在其他贵族子弟中,自己恐怕已经被视为笑柄。

        姚风向来自恃风度,这件事情简直是耻辱!

        “无论如何,我们姚家都不能咽下这口气!”

        姚风心中恨恨道。

        在广鹤楼,姚风在王家兄妹手中栽了一个大跟斗。但姚风一直都没有出手,也没有采取报复。

        这并不是姚风有多宽宏大量,而是姚风受到父亲的训谕,不要节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父亲和齐王的谋划对姚风来说不是秘密,只要父亲成功,整个王家灰飞烟灭只是倾刻之间。

        这也是姚风一直隐忍的原因。为了大局着想,能不出手,他都尽量不出手。

        只是姚风没有想到,等了这么久,他没有等到父亲在边荒得胜,整个王家和宋王离心离德,灰飞烟灭的消息,反而是得到了父亲在边陲失算,丢乖现丑,在京城里沦为笑柄的消息。

        甚至从小心中一向尊重的爷爷,也为了平息这件事情的影响,不得不低下头来,向一辈子没有屈服过的王家老爷子低头。

        当得知那件消息的时候,姚风心都在流血!

        姚家如日中天,又有齐王护佑,何尝尝过这样的羞辱?

        然而这一切还远没有到头,很快,父亲就传下闭府令,整个姚家闭门谢客,以躲避风波。

        在连续忍受了快十天之后,姚风再也忍受不住了。

        “不行!我一定要找父亲谈谈。我们姚家绝对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

        姚风从书房离开,直奔父亲姚广异的书房而去。为了对付王家,姚风觉得自己必须要和父亲好好谈谈了。

        “大人,刚刚收到消息,王家的王冲出现在青凤楼那里……”

        刚刚到达父亲的书房,远远的,姚风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是周护卫。”

        姚风停下了脚步。周护卫是父亲的心腹,负责收集京城里的一切消息。姚风没有想到,会从他的口里听到王家幼子王冲的消息。

        姚风停下脚步,正要仔细倾听,耳中就听到了一阵长长的叹息。

        “不必说了。父亲有令,我们姚家这段时间暂时还是不要招惹王家,以后,关于王家消息就暂时不用于向我汇报了。”

        门窗里,传来父亲沉重的声音,透着深深疲惫。

        “……是!”

        周护卫沉默片刻,立即闭口不提。

        姚风站在门口,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无比。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姚风都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印象中,那个运筹幄帷,自信沉稳,永远都智珠在握的父亲。

        姚风知道这是为什么。

        边陲之战,父亲输的稀里糊涂。王冲的父亲一向不被父亲放在眼里,但是这一次,父亲却是输的一败涂地,而且还是在自己最善长的计谋上。

        这件事情,父亲事先没有透露一点风声,做足了保密功夫。王家不可能从这里得到消息,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对父亲造成更大的打击。

        如果不能找出是谁在背后帮助王家,如果不能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父亲恐怕很难真正站起来。

        “王严,我对付不了你。也对付不了你的两个儿子。不过,我却可以对付你家那个小的!”

        想起广鹤楼被王冲按在地上狂揍,姚风脸上便火辣辣,心中也更加的痛恨了。

        爷爷让他们收敛,父亲也下了闭门令,让他暂时不要招惹王家。姚风心知肚明,这个时候去对付王冲,绝不是明智之举。

        不过,对于姚风来说,要想对付王家又何须亲自动手?

        这般想着,姚风冷笑一声,很快转身来,悄悄的离开了姚家。他知道有个地方,有个厉害的杀手,一定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帮自己悄悄的做到这些。

        ……

        赵风尘的三万五千两黄金,一个子都不少,在当天下午,全部送到了王冲手中。送过来的时候,王冲的姑父李林显得非常高兴,连连夸赞了王冲好几次。

        对于王冲,他现在是非常信服。

        王冲得到三万五千两黄金,并没有全部拿了,而是留了一半给姑父。让姑父替自己代为保管。

        另外,王冲有些想法,有件事情可以让姑父替自己代为出面,这样也可以免了自己很多麻烦。

        这一方面,姑父李林自然是连连点头。

        通过这件事情,姑侄两人的关系拉近了许多。

        “冲儿,你现在有这么多钱,对于王家来说,这简直是不一笔不可想象的巨款。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花?而且,在王家多有不便,有些事情可能会无意中带来许多麻烦,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找个地方搬出来住?”

        在马车里交谈,姑父李林突然提起来。他也不是瞎子,王冲有很多事情瞒着多。不过这些事情对王家是福不是祸。

        而且,李林也能感觉出来,自己这个侄儿虽然年纪轻轻,但是野心却不小。他现在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

        凭借经验,李林感觉里面有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王冲自己没有察觉,但李林却能现出来。

        比如说,九公一脉向来清廉,王冲突然得到这么多的钱财,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测。虽然说王冲的钱财来路很正,但是也会对王家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这些东西都是需要考虑的。

        “嗯。姑父,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办吧。”

        王冲道,这件事情其实他也在思考。他现在在家里,很多事情是越来越不方便去做了。而且,就像姑父说的,有些事情弄得好还好,如果弄不好,说不定会替家里引来祸事。

        别的不说,三万多两黄金,一个弄不好,就会引来有心人的觊觎。这也是他把一半黄金交给姑父李林的原因。

        “另外,这件事情先别告诉我母亲。”

        王冲道。

        “放心吧。”

        李林笑了笑,一脸溺爱道。

        对于自己这个侄儿,他现在是越看越顺眼,也越看越喜欢,如果不是王冲,他恐怕还要北门小牙将那个位置不知道做多少年,因此,出于感激,也出于亲戚关系,不管王冲做什么,李林现在都很认同。

        而且王冲做的事情,如果让家里人知道,多多少少会引来一些束缚,或者监督,做母亲的担心是免不了的。

        这样王冲也就放不开手脚了。

        所以,李林也比较赞同他将这件事情先隐瞒下来。

        “这件事情,你以后跟你母亲去说也是一样的。另外,这件请柬是赵大人让我交给你的,他说如果你有空,想邀请你去禁军里坐坐。”

        说到最后,李林从怀里掏出一枚请柬,递了过去。这才是他此行的重要目的。

        【对不起,卡文了,兄弟们见凉!ps,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皇甫奇。】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人皇纪》章节( 第六十九章 姚风的杀意!)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人皇纪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