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77章 厕谈
    分享到:

    077章 厕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正在行走的周舟,背后毫无征兆探出的大手。

        等左肩被人触碰到,周舟才猛地警醒,灵觉狂震、灵台太极道图甚至都传递出了一丝莫名的气息,浑身真元躁动。

        已经习惯依赖灵识布防、查看周围事物的他,在这一瞬间,身体真的僵住了。下一瞬,他豁然转身,双眼被刺眼的阳光照的一片白亮,眼前却有个散发的温和年轻人,这人眉角柔顺,面部的线条平淡普通……

        来人左手提着一个酒壶,空气震动而来的声音,平和而舒服,他问的是:“你就是周师弟吗?”

        “你是……九师兄?”

        归九,归青五代弟子排名第九,喜好酒和酿酒。

        “是我,看来大师兄跟你提过我了,”归九指了指一旁的树下,“喝杯酒,交个友?”

        周舟愣了下,刚才跳动的灵觉、愣住的精神,也渐渐恢复平静。这个归九总给人一种平和、安详的感觉,让人下意识地就想去亲近。

        “师兄请。”

        “请。”

        一个矮桌、两个蒲团,放三盏酒杯,微风徜徉时,十多落叶飘然而过。

        画面还是很有意境的,如果周舟不去学归九遮袖喝酒的模样,直接端起酒杯品尝的话。周舟的动作稍显滑稽,但也是故意而为,用袖子遮掩,酒杯靠近嘴唇的时候,可以有少许的停顿。

        嗅了嗅,灵觉没有提醒,酒水应该无害。

        周舟这才一饮而尽。

        感觉虽然香醇清爽、回味余韵,但始终是不如当年宿舍几个哥们凑一起喝的二锅头啊……

        那才够劲!

        对于突然出现的归九,仅从对方那无法被灵识捕捉的身影来看,周舟就不敢有半大意。若是没有鬼面道人那次偷袭,他或许不会如此警惕;但莫忘了,那鬼面道人便是神不知鬼不觉到了他身后!

        单是归九有如此本领,就让周舟不警惕也不行。

        “我名归九,自襁褓便被师父收养在山中,”归九≡≡≡≡,m.≡.co⊥m着,“因为我排第九,所以师父就给了‘九’这个名。”

        周舟:哥又没问。

        “尊师当真是洒脱之辈。”

        “嗯,可惜,已经仙去了。”归九面色和眼瞳都有些黯淡。

        他所的师父,应该是四代弟子吧?排名第九,那应该是入门较早,应该是在几百年前的那次归青宗大难之前。如此一来,周舟倒也不能去怀疑归九是鬼面道人了。

        可是,对方主动和他这些做什么?

        “节哀。”

        “无妨,已经过去很久,心境泛不起多少波澜了。”归九平静地着。

        酒过三盏,能看出归九还是有些腼腆、不善言辞的,气氛略有尴尬。

        还是周舟直接问:“师兄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请我喝杯酒吧。”

        “我听大师兄之前了,周师弟遇袭、门中出现内鬼之事。”归九面色郑重,攥着酒杯的指节发白,“周师弟可能认出那名鬼面道人是谁!”

        “这个,还真是认不出的,”周舟露出些苦笑,“门中五代弟子过千,而那道人袭击我的时候,本就没让我看到太多。”他顿了顿,又叹道:“对方连话的声音都做了掩饰,当真是谨慎到家了。”

        归九叹了声,又举杯:“若是有我能效劳之事,还请周师弟严明,我必将擒拿此贼人!”

        “我修为浅薄,却也不敢乱指,”周舟苦笑着举杯,叹道,“真不知对方为何找到了我身上,我不过是个普通的杂役弟子。”

        “师弟过谦了,太清弟子如何能是普通之辈?”归九淡淡地着。

        周舟愣了下,又讪讪一笑:“原来师兄知道。”

        “听旁人提起过,料想在门中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有幸得师父指,算是用了我这辈子的福缘。”周舟也不提太多,举杯回敬。

        两人喝了一壶酒,归九便起身辞别,又赠了周舟两坛佳酿,邀他改日去青农峰做客。周舟一口就答应了,目送着他驾着流光而去。

        “倒是个挺随和的家伙,”周舟叹了声,心头却有些疑虑。

        丹殿中,归九和自己目光对视,都会有些‘害羞’的低头退开,为何会主动找上自己?

        看着树下那被蒲团压垮的两片草地,周舟陷入了些许思索。他在回想着刚才殿中出现的那一个个男弟子的模样、眼神,还有任何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地方。

        过了好大会儿,他才一拂衣袖,踏上了回草庐的路程。

        真是费劲。

        这鬼面具不知道究竟是谁,有本事直接站出来一对一!

        哥保准躲在大师兄后面,绝对不带露头的!

        也不知,归鸿子那边,肠道清理工程进行的怎么样了……周舟想到之前殿中那一幕,不由捧腹大笑,觉得归鸿子越发平和近人了,不像之前那样,太过完美而有些不真实。

        大师兄要去找素未谋面的掌门禀告,估计也不会太快回来,周舟也就去了归鸿子的住所旁,反正那边竹林幽幽,环境很是优雅。

        随便找了根竹子跳上去,听着林海滔滔、吸木之精气,周舟开始闭目修行。

        等西山落日,归鸿子的流光才从主峰而来,没来得及和周舟打招呼,就落在了他竹楼的侧旁。那边,有两个的‘竹亭’,是用翠竹围起来的,还有四根活着的珠子遮挡阳光,布置的很别致。

        就听一阵雷鸣炮轰……

        “哈哈!”周舟也是笑出声,从修炼的状态摆脱了出来。

        “师弟笑什么?这灵竹有祛味的效用,”归鸿子的声音飘了出来,“不如同为兄一起入厕,我有些事要讲与你听。”

        周舟嘴角抽搐着,虽然很想句‘咱这么干有不合适’,但又想到有关于鬼面道人的大事,也就讪讪地进了隔壁的‘竹亭’。

        根据周舟了解,出恭一词,应该是出自古之科举考场,学子们谁没有个三急,那就要‘出要恭、入要敬’,这才有了出恭一词,很是文雅。

        周舟:文雅个屁啊!干嘛解释这些有的没的!

        又比如这出大恭,就讲究虚实相交、屁滚尿流,前有滔滔巨浪,方能天雷滚滚。

        虽然大师兄和周师弟的友谊,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他们这次蹲着的交谈,确实是……有味道……

        周舟捏着鼻子,开始听隔壁的归鸿子,着那位掌门师祖的安排。

        “师祖的意思,既然已经知道内鬼是在亲传弟子之中,范围也就了很多,不过五十多人。”归鸿子沉声道,“这些弟子都是归青未来的希望,传承的根本,必须要慎重。”

        “都听师兄的。”

        “嗯,接下来这段时日,我会尽量带你挨个和他们交流,却不能操之过急。”归鸿子叹道,“这些时日倒也不能安生,归梧今日已经外出,去查看归云魂魄的下落。门中也有仙人师祖去了黄泉幽冥,询问轮回附近的鬼差。恐怕归云的事,也和那鬼面道人脱不开干系。”

        “对了师兄,那北誉现在如何了?”

        “被玫画师叔折磨了一番,又能如何?痴痴傻傻地在慈新师伯那边,每日做些杂役罢了。”

        周舟闻言,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呃,这环境好像不对。

        ……

        隔日清晨,周舟睡梦刚醒,就发觉草庐外间的气氛,弥漫着冰冷、诡异、肃杀的气息。

        这日常的修罗场气息……

        啪!

        “为什么要周舟搬走?”

        周芷燕一拍八仙桌,震得杯盏乱颤,她瞪着大眼,满是愤怒和郁闷。

        “妹你稍安勿躁!”

        “别喊我妹!你才是妹!”

        旁边床榻上躺着装睡的周舟:敢不敢换个还击方式,这句话都快毫无杀伤力了……

        对坐的东方羽儿美目眼波流转,不急不缓地着理由:“你在这,妍兮师姐总是放心不下你,那便要再住四个人。虽然修士不用每日作息,但也有困乏的时候,人这么多,让他如何安生休息。”

        周芷燕脸蛋一扬,气愤道:“这屋子本就是我收拾出来的!你还想鹊巢鸠占吗!”

        “当然不是,我已经让婆婆在旁边挪移了一处阁楼,”东方羽儿指了指窗外,却见那名仙人婆婆拖着一座华丽阁楼,缓缓地从空中落下……

        羽儿道:“总不能让他一直在这住着,这的草庐屋舍,如何能让人舒心哩。”

        周芷燕咬着嘴唇,通过窗子,看着那阁楼精舍。

        一旁的妍兮拍桌子站了起来,喝道:“东方羽儿!你不要仗势欺人!别以为有个仙人给你撑腰,你就能在归青随意撒野!”

        “妍兮师姐言过了呢,”羽儿托着下巴坐在那,“我和芷燕妹一样,都是归青的记名弟子,在自家宗门,怎么能是撒野。”

        “你!”

        一声闷响,却是那阁楼落在了草庐左侧,这边的阳光也被遮掩了起来。看那阁楼,飞檐、画栋、朱红的漆窗,上下有十多间屋子,屋还有一泉眼大的宝珠,应是一件法器、甚至法宝。

        周芷燕被气的有些不知如何,紧咬着嘴唇,眼圈莫名有些红了。

        见状,周舟却是不能再装睡了,翻身起来,站在了那窗台边,负手欣赏着那间阁楼。

        “不错,这屋子很漂亮啊。”

        芷燕闻言面色黯淡,低头不语;妍兮却是双眼冒火,手中抓住了一把绿簪。羽儿站在他身后,声道:“你满意就好。”

        “满意什么?”周舟咂咂嘴,像是不经意间着:“它遮了我屋子的阳光,能不能让那位婆婆将这阁楼换到另一边?”

        这下,面色黯然地便是东方羽儿了,她垂首应了句:“我这就让婆婆将阁楼换到另一边。”

        周舟打了个哈欠,“东方你既然有屋舍了,也就去那边住着吧。”

        “哦。”东方羽儿随口应着,她这模样,却是看得一旁的周芷燕有些不忍心。周芷燕全然没有一场战役打赢了的兴奋,反而有些欲言又止。

        她突然想让周舟去那边住着,这边的草屋确实比不过法宝阁楼。

        周舟却不给这三个妹子开口的机会,施施然走向了屋门,念着:“也不知道大师兄怎么样了,我去看看。这几****还要回青兽峰那边做杂役,有事便去那边找我。”

        话音落完,他已经走出了十多丈,步伐虽然不快,但迈步之间又似乎暗合了某种道韵。

        周舟的本事却也是在不断增长。

        “他生气了吗?怎么又要去青兽峰。”周芷燕声音有轻颤。

        “这又是我欠考虑了,”东方羽儿扶着屋门,看着那远去的身影,喃喃道:“到底让我如何,你才会接受我这份心意。”

        “哼,”妍兮满脸的不爽,却了句:“周子这次还算做的不错。走吧芷燕,我们去药谷那边,玫画师叔让我们今天再去赴宴哩!”她这话,也是有对东方羽儿耀武扬威的嫌疑。

        妍兮拉着周芷燕离开了,东方羽儿却一直站在门旁,倚着门栏,注视着周舟离开的方向。

        “若得周郎意,妾愿身心许。”

        草木丰茂的河边,临岸的树下,周舟在这里战了一阵。

        他看着流水中飘落的几片花瓣,被流水载着渐渐飘远;又看着河水中倒影的白云朵朵,

        叮铃~

        他将曲元袋拿了起来,在眼前看着,烦躁的心渐渐宁静了下来,轻轻舒了口气。

        想这么多做什么!开始做早课!

        被那女娃咬了一口省了两个月的苦工,但自己还要有些日头才能道融圆满!

        欲问长生,先求金丹!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77章 厕谈)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