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73章 审问
    分享到:

    073章 审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周舟蹲在那养着碎萝兽的箩筐前,将一根根青色的萝卜掰开,撒给那几只安安静静的兔子。

        什么碎萝兽,就是白兔嘛,起码现在看起来,它们还是这般乖巧的模样。

        “!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妍兮扣着那名年轻道人的锁骨,看那年轻人脸颊抽搐的幅度,就知道她所用力道肯定是不轻的。

        周舟扭头看了眼矮桌那边,东方羽儿别过头、周芷燕抬头看天,玫画笑眯眯地看着妍兮在那严刑逼供,却是没有一人和他对视。

        或,都是将周舟无视了吧。

        肿么了?

        虽然一直盼着这样,但毫无征兆地就不理自己了,心里未免还是有失落的……

        那名年轻道人惨叫一声,跪在那轻颤着身体,却是始终不开口。

        原本,一直在躺椅上悠闲躺着的那老伯,此时也是出现在了墙角的树下,他缓声道:“玫画,师妹……我觉得,私自拷打门中弟子,有欠妥。”

        玫画眨眨眼:“这里没你的事,去那边和那子一起喂兔子去。”

        “哎,”老伯低头应着,动作很自然地走到了周舟身旁,默默地蹲下。

        这玫画,在门中的凶威竟如斯!一个喜欢喂养动物、富有爱心的老伯都对她如此服帖!

        世间竟有如此绝艳却心肠歹毒的女子啊!

        周舟心中正在各种诽谤,当然,让他去,他是没这份魄力的。

        “唉……”身旁的老伯一声轻叹,“师妹还是一都没变。”

        “师伯,受委屈了。”

        “没事,几百年都习惯了。”

        两人对视一眼,而后便同时幽幽地一叹。男人之间的对话,就是这么默契相合。

        “!”妍兮手中多了一把长剑,横在了那名不过道融初境的修士脖颈上,她喝道:“不然我一剑杀了你!”

        “哼!”名为北誉的弟子一扭头,倒也有硬气。

        ↖↖↖↖,m.√.co≮m  周舟声问:“怎么了这是?”

        “是他在外面放了挪移阵法,就是挪走你的那个,”老师伯声着,“别看,师妹看过来了,快低头,专心喂萝卜。”

        周舟:……

        咱至于这么怕嘛,又不是对哥呼来唤去的时候了!

        由此更印证了,玫画是归青宗邪恶黑势力的不争之事实!

        挪移阵法是这个北誉放的?周舟当下也不能再旁观了,站起身,走向了那边。

        身上的道袍已经换了一件,不至于太过破烂,长发也微微飘舞着,之前被火烧的那段,也被他截断之后直接焚尽了。

        周舟对妍兮拱手道:“师姐,将剑收起来吧,我来问他吧。”

        妍兮对他冷哼了声,虽不理他,却也给他让开身位,但长剑还是挂在了北誉的脖颈旁。

        周舟打量着这个瘦弱的年轻人,他看起来应该只是十七八岁,面黄肌瘦、眉目间颇多怨恨,嘴角刚被妍兮打了一拳,此时青肿有一丝血迹。

        这北誉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倔强、固执,那眼神也是如此。

        但当周舟主动和他对视,北誉却有些心虚地低头。

        “是你放的阵法?”周舟问。

        “嗯,”北誉终于出了‘哼’之外的音节。

        周舟沉默了一阵,道:“我先不问你何人指示,我先问你,为何要害我。”

        北誉低头不语,院中的几名女子也都瞧着这边,但都没有话。一时间,院中有些寂静,这寂静让妍兮有些不耐烦。

        两片落叶从周舟眼前飘落,又飘到了北誉的眼前。

        似乎是入秋了。

        北誉再次低头,目光有些挣扎,眼底也有些愧疚。

        周舟又问:“你到底,为何要害我?”

        “那人……只要将那张阵图放在上山下山的路上,就告诉我……再续仙缘的办法。”

        哐!

        周芷燕在那边猛地站起来,弄倒了自己的板凳。

        周舟看了眼周芷燕,她眼中满是迫切。周舟自然知她迫切为何,厉声问着北誉:“你如何信得他!他可了,有什么再续仙缘的办法?”

        “他没什么办法,我也不信他,但却要一搏!”

        北誉抬头,注视着周舟,冷声道:“这种不能修行、备受欺辱的感觉,你根本体会不到什么!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这有错吗!这有错吗?”

        没什么办法……

        周舟和芷燕眼中的火光顿时灭了大半,周芷燕轻叹了声,自顾自地低头,嘴微微撅了起来。

        “有错。”周舟声音有些懒散,却让北誉身躯一颤。

        这名瘦弱的道人,硬着妍兮的长剑,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直视着周舟:“这有什么错!修士不该如此吗!”

        “你我没有什么恩怨,你为一己之利而害我,如何没错?”周舟摇摇头,叹道:“若我也这样对你,只是一次见面,就杀了你取你的宝物、盗你的魂魄,你作何想?”

        “若是修为不如你,那你杀了便是!”北誉仰着头,那双像是燃烧着火焰的眸子,直视着周舟:“如果不是我被人暗算,下了曲尺道融丹!此时修为未必不如你!谁强,谁就有支配弱者的权力!这就是修士!这就是修仙!”

        周舟默然,竟然很想也头,摆个‘非常六加一’的造型一句:

        ‘你答对了,少年!’

        但似乎,自己心底又不认同。

        周舟开口,声音有些飘渺的清淡,他:“修行本就是夺天地的造化,修士本就是天地间的盗者。所以对修士来,讲善恶、谈怜悯,确实是太幼稚了。”

        他站在树下,树叶微微飘舞,长发并着发带微旋。

        这一番话,却是将玫画和那边老伯都听的入神,院中的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

        既然已经开了这个话头,周舟自然是要下去的,不求能够服眼前这个少年,他也没什么动机去服人家。

        只是想发表下不同的看法罢了,不吐不快:

        “但我从一个凡人至今,有三恩人。一恩人此时伴我左右,救我性命、带我离开家乡,为我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一恩人引我入修仙道,给数不尽的恩惠;一恩人为我师,引我入道门,我曾悟道三载,我师伴我左右、不曾离开。”

        “他们三人,或是身份尊贵、修为高深,我师更是这洪荒天地间有数的大能,但我如草芥、蝼蚁时,却平视我、教我修行。”

        他看树叶的摇曳,身上的道袍也好像宽松了几分,一番闷在肚子里的话讲出来,顿时神清气爽、头清目明。

        “我曾问师父,为何教我修行。师父却,师徒缘法,无他求、无算计……哈,我告诉你这些做什么。”

        周舟洒然一笑,拂袖,目光直视着北誉,道:“强者有支配弱者的权力,可能这天地间就是这样,我无法反驳。但这只是你,或是部分修士为了一己私心的论调。人与人都是不同的,我和你不同,你和我不同,起码我不会为了修道,去主动害自己不相关的人。你可以我伪善,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周舟这波深沉,自我感觉绝对是满分……

        是时候该来一个完美的结尾了!

        吸了口气,周舟轻声道:“所以……你懂得。”

        北誉像是被人晃了下,有呼吸不畅。

        不只是他,一直在侧耳听周舟长篇大论的几女、角落喂兽的老伯,也都是身躯轻颤,差些栽倒了一地。

        妍兮冷笑道:“你还真不会教,前面的挺不错,后面那句又是什么!”

        “怎么成教了,我这是在讲道理。”周舟背手看着北誉,正色道:“了这么多,你到底懂没懂?”

        “呵,懂,如何不懂?”北誉冷声道,“一心向道,敌不过仙缘气运;刻苦修行,不如三两次机缘提拔!这也是修士!从来就没有半公平!”

        这孩子没救了这是。

        周舟颇有无力吐槽,摇头道:“不和你了,被你再下去,我要被你洗脑了反倒。”

        洗脑?

        玫画听得扑哧一笑,东方羽儿也是轻轻摇头,周芷燕也是笑出了声。周舟瞄了这边两眼,芷燕和羽儿却同时扭头,不去和他视线触碰。

        这俩妹子咋了?

        昨天还恨不得晚上求翻牌子,今天就装作不认识人一样。

        不是昨天和今天,起了变化,也就自己去拔几根萝卜的功夫……有阴谋!

        他既然已经了不去管,自然就换成妍兮登场了,妍兮长剑一提,北誉的脖颈出现了一道血丝。

        妍兮骂道:“!谁指使你的!竟然敢在我归青山中撒野!绝对饶不了你们!”

        北誉闭上双眼,挺直脖子,不再什么。

        “唉,真是够笨呢,你们年轻辈,就是不懂什么叫严刑逼供。”玫画轻叹一声,在矮凳上慢慢站起来,她起身的动作风情卓然,惹得周舟的视线余光飘了过去,又赶紧收了回来。

        玫画道:“将他交于我,妍兮你带羽儿和芷燕去外面等着,别吓到你们。师兄?”

        角落中蹲着的那名老伯身躯一颤,立刻站起来,喃喃道:“它们好像还没吃够,我去拔青萝。”

        “我去吧!”周舟两步冲了过去,“这事怎么能让师伯您老人家亲自动手。”

        “无妨。”

        “师伯,求带。”周舟赶紧拉住了老人家的手臂。

        “如此,那便一起吧。”

        这也是个心慈心善的老人家,拽着周舟,化作一道流光射向了天边。

        两人却是逃的迅速。

        玫画冷笑连连,道:“我不过是想让人在这帮我打个下手,如此,那妍兮你留下来吧。你们两个出去,”玫画素手一摆,多了一把朱红色的皮鞭,“接下来的画面,可是不宜观看唷。”

        东方羽儿和周芷燕对视一眼,保持了些许距离,一齐走出了院门。

        等院门缓缓关上的时候,能听见玫画满是森冷的话语声:“我归青宗只有一家仇敌,乃是生死不共戴天的仇敌!你与我们为敌,便当是那家来人吧。你可知,三百多年前……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不过片刻,一声惨叫在院中传出。

        东方羽儿了句:“我们走远些吧,听这个,别误了修行。”

        “嗯。”周芷燕低头走着,心事重重的模样。

        山脚的菜园,一直用灵识查看院的周舟,落地就打了个哆嗦。

        玫画一下手,就知有没有!

        身旁的老伯却是摇头轻叹,只是道:“师妹心中的怨念,始终太重了啊。还好修为停顿,不然恐毁在魔障了。”

        “可,”周舟思考了下,又问:“玫画她心中的魔障,不正是因为修为停顿的原因吗?”

        “非也,非也。”

        老伯还会拽文言文!这让周舟大感新奇。

        “怎么?”

        “这些事也不太好,玫画有一弟子,也是个极美的女子,气质体态,和那名为东方羽儿的玄清山来客比,也是相差不多的。”老伯似乎想起了陈年往事,目光注视着天边,却也没继续。

        周舟自行脑补:玫画莫非是……洪荒之中第一朵清新脱俗的纯百合?

        道心一个踉跄。

        周舟摇头轻叹,虽这是玩笑话,心中却是有淡淡的酸楚。

        替玫画的酸楚。

        似乎几百年前的归青宗,四代门人都死光的那次劫难,产生的影响,一直存留到了现在。

        到底是谁?

        又为了什么?

        洪荒之中,修道路上,凶险和劫难重重泛泛,自己当抱守本心、一路向前才是。

        周舟负手而立,拿着两根萝卜,满是深沉状。

        ……

        好惨,那名为北誉的修士真的好惨。

        竟然先是被服用了一颗名为‘奇痒丹’的丹药,痒的满地打滚,却还被皮鞭卷了双腿,倒挂在了树上。这还不算,又被用了一颗‘三千怨气’的毒丹,黑气缠身,抱着头在那不断哭嚎。

        这些,都是身旁这位老伯给现场解的。

        周舟这才感受到了玫画的真正可怕之处,还有那双让他有些陌生的,冰冷的眼眸。

        她心中是有极多的怨恨吧。

        玫画的声音在两人耳旁响起:“过来吧,问出来了。”

        “走吧,看她有什么打算。”

        “嗯。”周舟头,被老伯带着,飞向了院。两人也就拔了几根萝卜,纯粹是过来‘避难’的。

        若北誉出那鬼面道人是谁,自己该怎么办?

        周舟眼中划过一道狠戾的目光……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既然是要杀他,那就是生死仇敌。

        不管用何种手段,不杀,寝食难安!

        祛除外部威胁、稳固修道的环境,也是修仙的重要一环!

        不过自己这道融的实力还真是弱……但修行不能走任何捷径,只能保持念头畅达,一步步向前行走。

        修仙筑高楼,若是有一片竹木不稳,不定筑到高层时,何时就会高楼摇摆、一夜倾覆。

        周舟也是有些无奈,道融圆满、凝丹,自己距离金丹还有两步……

        若自己只是想做个金丹道人,在洪荒底层苟延残喘千年,那这两步用什么手段都可,也不必在乎道基是否扎实。

        可他,却是必须求得长生啊!

        长生,一步不容有失。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73章 审问)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