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60章 都是为了修道
    分享到:

    060章 都是为了修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玫画是给他们丹药,给了丹药,还让弟子备好酒菜灵食,开了两坛仙酿……

        提到修行,总是离不开丹药的。

        作为‘法财侣地’之中,‘财’的重要构成,丹之道,繁复程度丝毫不亚于阵之道。丹药具体的品阶分类,周舟不知,他估摸着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老君炼制的仙丹,二是……除了老君炼制的仙丹之外的其他丹药。

        没办法,天庭炼丹总教头太上老君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他不挂念也不行。

        趁着玫画开宴,他喝的微醺,平日里不多想的事,也开始浮想联翩……

        时候天天看西游记,孙猴子的实力,为何在大闹天宫的时候突飞猛进?

        周舟窃以为,太上老君在大闹天宫前后,可是帮了孙猴子的大忙。

        这老君,先是自己的各种仙丹被孙悟空吃了个七七八八,给孙猴子强行拔高、增加修为,又用炼丹炉将孙猴子炼了个火眼金睛……

        呃,好像这太上老君,还是咱师祖老子圣人的化身、分身、善尸之类的吧?听。

        周舟眨眨眼,那自己成仙之后,能不能也去老君那混好处啊?

        把自己也扔炉子里炼炼?弄一堆仙丹当糖豆吃,嚼着肯定嘎嘣脆。

        等会,好像不只是仙丹……

        太上老君的童子是金角银角大王,他们都有宝贝葫芦、宝瓶。坐骑青牛,都能拿了金刚琢,收了各路仙家法宝。

        原来,老君是洪荒大户!

        自己这个太清门人……对,成仙、得了正式弟子的‘职称’之后,就去兜率宫拜见老君!

        突然想到自己成仙之后,好处竟然如此之多,周舟坐在竹桌前,就是一阵偷着乐。

        “你在傻笑什么,可是醉了?”

        芷燕在他耳旁轻声着,她跪坐了下来,在周舟的酒杯中添了酒水,又声道:“少喝些。”

        “没事没事,知道了。”周舟随口应着。

        归鸿子举杯,他当︽︽︽︽,m.+.co↖m然要跟着,虽然已经是脸泛酡红。

        不过,在道融境界就考虑成仙之后的事,确实是有好高骛远、坐井观天。但心念一动,周舟看向了来回走动着,给几位师兄师姐和玫画添酒添菜的周芷燕,目光略有些柔软。

        她近来越发乖巧了。

        仙缘截断,在玫画口中无丹药可治,在归鸿子询问门派仙长之后,也了非金仙不可救。

        但如果是老君炼制的仙丹,那应该没问题吧……

        他成仙还要多久?周芷燕只是道融修士,寿元还有多久?

        周舟面色稍有些黯然,坐在那喝着闷酒。归鸿子见他有心事,也就一杯杯陪他喝着。

        直喝得月桂清亮。胸毛师兄归梧脱鞋跳舞,玫画娇懒地卧于塌上,妍兮朱钗散乱,抱着周芷燕又哭又笑。归鸿子和周舟勾肩搭背地坐在屋檐,聊些平日不会提及的话题。

        比如……

        那日水潭之后见到了什么。

        最后,归梧怂恿周舟去一起偷丹药,假寐的玫画一甩衣袖,将几人凭空挪移到了阁楼后的迷阵中,启了困、镇二令旗……

        第二日睡醒,周舟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女子的闺房,身旁还蜷缩着一个巧柔软的身子。低头看了眼,除了周芷燕哪还有别人。

        她昨日也喝了些酒,此时,可爱的脸蛋上还挂着些微红,长长的睫毛、薄薄的鼻翼。

        第一反应,周舟低头看了眼两人的衣物,虽然有些凌乱,但都还是遮体的。略微思索,灵台浮现出醉酒、睡熟之后,灵识记录的光影,当他‘看’到周芷燕徘徊犹豫了好一阵,才偷偷爬上床榻……

        ‘这丫头,估计是想讹人!’

        周舟轻轻将她枕着的胳膊抽了回来,水元流转、让她睡的安详,自己轻轻地滚下床榻,蹑足出了这处女子的闺房。

        谁在哼着调?

        循着歌声走去,又看到了玫画倚栏吃朱果的画面,但这次是看她的背影。

        “睡醒了?”玫画轻声问着。

        “嗯,”周舟犹豫了下,迈步踏入房门。对于阵法,他也算是入了门,察觉到了房间中不同寻常的某种韵的律动。

        一抹水波荡漾开来,眼前的景色突然变换。

        置身于一个广阔而纯净的天地,头是白云淡淡的天穹,脚下是有着浅浅波纹的湖面。玫画坐在那,守着一个窗口;窗口外面,则是熟悉的药谷风景。

        身处在美若仙境的幻阵,却在看着,每日都能见到的谷中风景。

        玫画背对着他,问道:“昨日给你的丹药,为何不吃?”

        “总怕误了自身修行和心境。”周舟老实地回答着。

        “也确实……若是自己在寿元结束前能突破修道境界,才是最为扎实的,”玫画淡淡地着,“如今诸多修道者急功近利,不断用丹药增进修为,也只是平白污了自己的道基。”

        周舟眉头一挑,笑道:“师叔善炼丹,应知丹药的好处。凡事都有两面性,丹药还是有诸多好处的吧。”

        “凡事都有两面性……你这句话倒也的不错。”

        “阴阳之道、阴阳之道。”周舟心里汗了一把。

        “你在归青宗呆的可舒心?”玫画轻声问。

        “舒心。”

        “日后归青宗若是有难,你可会出手相助?”玫画如此问。

        周舟低头思索着,抬头道:“自保之下,尽力而为。”

        玫画手背托着香腮,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听师父,越是神通广大的大能之辈,越是明白太清弟子的不可招惹。似是有上古秘闻,有太清弟子被人所害,几座传承久远的仙门一夜倾覆……”

        这秘闻估计是以讹传讹吧?玄都师父虽然对他不错,但从来都是因果不沾身、万法不能侵,玄都那懒散的性子,应该不会太去管门下弟子。

        他听玄都起过,曾收过一名女娃、一只黑豹为徒,两者后来都没能成金仙而陨落了。

        莫不是,有其他太清门人?又或是师父当初创立的山头,还有道承流传?

        这洪荒之中,果真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他现在,也是站在无数普通修士中间,只能仰头去看大势变化,身在其中、迷迷蒙蒙,除了随波逐流,也只能独善其身。

        玫画道:“我想了想,你还是快些提升修为,阵法和丹道也终究是身外之道。”

        “那阵图出自太清门,若是我能推演出完整的大阵,于我修行有大用。”周舟老实地着,“师叔,何时传我灵识推演的法子?”

        玫画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扭头看着窗外。“你不会吗?心神沉浸灵台中,那里便是你的妄境,推演自可进行。”

        周舟道:“但我只要动推演大阵的念头,灵台总会发出警告。”

        “你有了灵觉?”玫画言语中略带惊讶,转身看着他,妙目含着微光,又问:“你可知灵觉是什么?”

        “大概,就是一种预感吧。我若是兴起一个念头的时候,这念头又于我有害处,就会察觉到有危险。”周舟如此着,又补充了句:“大多是在修行或者吃东西的时候的。”

        玫画半天没话,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周舟老老实实地站在那,他倒是没隐瞒什么,这样反倒能让玫画少些疑心。

        “趋福必凶,本就是最难得的神通,你不过道融就有灵觉,倒也奇异。”玫画淡淡地头,“我可以教你如何推演大阵,能让灵识波动不会荡出灵台,避免大阵勾动天地元气。但,我也不是白给你好处。”

        “当是如此,师叔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力所能及我会斟酌而行。”

        力所能及还要斟酌……周舟看来,被玫画折腾的实在够呛。

        玫画道:“你推演完之后,需将阵图解释给我听,我研究了百年的这东西,始终无法刻画。”着,她拿出那个石盘把玩。

        周舟头道:“现在与师叔听就好,也是我猜测的。阴阳两阵需同时勾画,又要有太清调和阴阳之法,循序渐进,方才能将大阵完成。若是单去画一阵,最后一笔必然会崩坏。”

        “你的轻巧,如何调和阴阳?”

        “这个……”周舟也不知如何解释,双手一摊,左手火焰右手涌泉,水火交汇,化作了一个红蓝交汇的太极虚影。“门中仙法,不好外传、我也传不出什么,大概就是这种原理。”

        玫画思索了一阵,头道:“太清道统果然玄妙,也怪不得门人弟子不多,能同修水火恐怕很难吧。”

        这算是夸自己吗?

        周舟憨厚一笑,继续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与我又没什么好处。”

        玫画俏生生地翻翻白眼,这风情美态,也是让周舟心跳不自觉加速了些。

        “我只是个道融修士,能有什么好处给师叔。”

        “嗯……”玫画难得面色郑重,“你能给我什么好处……我对你这道躯比较有兴趣,不如让我好好钻研些时日。”

        周舟喉结颤了颤,仔细思量着,若是玫画真的对自己展开魅惑攻势,就她魅力技能几乎满的水平,自己肯定……把持不住啊。

        “心术不正!”

        玫画呸了一声,呵斥道:“瞧你这目光浑浊杂乱,心思肯定想到了别处!我只是想知道,你如何能做到水火同修!又不是芷燕那不谙世事的丫头,还想着跟你睡一起就能有身孕哩!”

        周舟嘴角略微抽搐,额头多了几道黑线。

        一起躺着睡就能怀孕……“你告诉她的?”

        玫画眼中满是天真无邪,俏生生地头。

        周舟差就给‘师娘’跪了。

        “除此之外,”玫画站起身,纱衣滑落了半寸,又被她轻轻盖在那泛着光泽的肩上,“你曲元袋中的那事物到底是和来头?我听妍兮起过,里面似乎是你心爱的女子,那她又为何落得这般境地。”

        心爱女子什么的……周舟有脸红,只要提到天使妹子,玫画那种种天成的媚态,都在他心间不见了踪影。

        周舟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叹气,“她受伤了,为了救我。”

        “哦?”

        “然后我师父施加了些手段,让她可以安心养伤。”这也不算假话。

        “竟是这样,那芷燕的心思岂不是落空了。”

        玫画竟然是在考虑这个。

        周舟讪讪一笑,也不多什么。

        “罢了,你还真没什么好处能给我。也要先教你如何推演阵图而自身无虞,才能传你六禁锁神……你就干脆把这份情谊,都记在归青宗身上吧。”

        玫画的是‘情谊’,而非因果回报,这让周舟心中略微松了口气。

        想着,日后若是他能自保的前提下,能帮上归青宗的,就尽力去做一些事。从他踏入归青仙门的那一刻,其实因果羁绊已下,只看他如何去想了。

        “这法子,其实也简单……”

        玫画突然露出几分轻笑,这笑容让周舟看得有不寒而栗。

        ……

        穿针引线,靠的是目明、手稳、注意力集中。

        灵识拿物,对于修士来也算不得什么天大的本领,只要灵识达到一定的强度,都能吸纳天地元气,托、拿一些物件。

        但若是要纯粹靠灵识之力,将一缕发丝拿起,却是十分困难的。元神境界之下的修士,灵识无形无质,只有勾动元气才能显形。

        周舟灵识虽强,但也还没到元神道人的灵识强度,这才能用玫画教给他的办法,去锻炼对灵识的控制力。

        绣花。

        不用双手,只用灵识勾动一丝元气,穿针引线、拿绣花针去绣花——简单来讲,就是做女工针线活。

        周舟内心之中那团翻滚不息的漆黑情感……

        但为了推演大阵,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如此做了。玫画的也有道理,这是锻炼他灵识进行细致入微的控制,也是一种灵识的锻炼。

        向玫画求了一处僻静的密室,不被人看到还好些。

        摆上绣架、铺上绸布、放好针线盒,这些都是就地取材,在玫画闺房中搬来的。

        真要做?

        做吧,为了修道大业!

        周舟一咬牙,便开始了最基本穿针练习,灵识勾连一缕元气,将面前的针线慢慢拿起。

        但他很快就发现,想控制这绣花针竖起来,都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更何况,还要将那更轻、更柔、无法拿住线头的细线,穿入针眼……

        此道,也是博大精深。

        这时候,如果有人在他旁边唱一声:“咦——呀——”

        周舟肯定会自行暴走。

        若被人发现他躲在这里做什么,肯定会被理所当然地看做,这是变态之道的极致体现吧……

        某日,正努力尝试绣些花图的周舟,全神贯注沉浸在灵识的细微操作上,因自己的进步,嘴角露出了难掩的欣喜。

        推演大阵,可期!

        密室门突然被打开,毫无征兆的被人推开。

        “师弟?玫画师叔你有事要找我们,是有什么急事……”

        归鸿子愣了下,随即温和地笑道:“哦?师弟竟然还有此等偏好,是为兄见识少了。”

        妍兮:“啧,啧啧。”

        周芷燕面露凄楚:“怪不得,你、你、你,总对我有些隔膜。”

        胸毛师兄仰天长叹:“那日把我揍一顿的,竟会是如此男儿?”

        “呵、呵呵,不要误会,我……玫!画!!”

        周舟的咆哮声,回荡在药谷清澈的天幕。

        ……

        ……

        【新的一周,求推荐!收藏!额打赏!死磕会努力写章节的哟。

        另:虽然我是日更党,但每章都是四千多字呀,而且隔三差五的还加个更~新人压力比较大,恳请大家多多支持!】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60章 都是为了修道)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