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57章 沐浴的正确打开方式
    分享到:

    057章 沐浴的正确打开方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一言不合就要脱他衣服……这玫画,绝对就是归青宗的黑暗恶势力、邪恶女魔王!

        没谁了。

        周舟身上的皮肉伤已被水元化去,他坐在那处水潭的最深处,但这里的水深也不过两尺半,刚过他胸口。

        潭水清清凉凉,波光中,铺满了卵石的湖底纹理可见。这潭水有缓解人疲乏的功效,身入其中,浑身舒爽。如果不是知道玫画正在阁楼中用灵识看着这边,他早就把天使蛋抱出来洗刷刷了。

        水至清则无鱼。

        水潭中半棵水草都无,尘埃不忍轻浮,虫蚁纷纷退避。潭水仿佛还留有玫画的影子,让周舟坐在其中,也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控水,结雾!”

        周舟低喝一声,潭水之上飘起一蓬蓬白色的雾气,将这里装的如同仙境。周舟嘴角露出些得意的微笑,但随即就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依然存在着。

        这些白雾只能挡人肉眼观察,对灵识探查没什么阻隔的效果。

        “师兄那日怎么弄出来的那层雾?”周舟思索着,想起了自己学一叶障目时,归鸿子的做法。

        好像,是用灵识包裹自身,应该是运用灵识的一种法门……

        嗯,他不会。

        也罢!

        名节,我所欲与;本事,亦所欲也。

        不要名节就能学得本事……那还犹豫个什么,脱就是了。被人看了又不会掉二两肉,反正,还穿着裤子下去的。

        “还害臊吗?你沐浴的时候都是穿着长裤吗?那可没办法洁身。”

        玫画的轻笑声在他耳旁响起,让周舟嘴角一阵抽搐。

        周舟面色泛红,咬牙道:“好歹我也是归青宗的记名弟子,也要喊你一声师叔,你这样,岂不是乱了辈分规矩……”

        玫画坐在阁楼窗台前,吃着那最喜爱的朱红之果,轻笑道:“咱们归青宗没那么多臭规矩,你要还我人情,怎么,不想还上岸就是了,我又不逼你。”

        ≯↖≯↖≯↖≯↖,m.≮.co≥m  周舟一阵咬牙,欠人人情总归是不愿的,深吸一口气,就要去解自己的裤带。

        他是男人,怕个卵!

        “师弟!”归鸿子的身影出现在白雾之中。

        “呃?师兄?”

        归鸿子仰天长叹,面带怅然:“师弟,为兄方才舍你独自在那,实乃不义。自行离开之后,反思自我、道心失衡,故而回来和师弟一并领罚的。”

        言罢,归鸿子满面正气,眼中带着些决绝,手已经抓在了胸口的长袍衣襟上,手臂甩动,长袍飘舞。

        哗的一声,大师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出现在了周舟身旁。这速度快的,让周舟根本什么都没看清,归鸿子就盘腿坐在了水潭中。

        表情严肃、面容泰然,如同英勇就义般决绝果断。

        周舟:刚才被揍的时候你在哪!

        归鸿子淡然笑着,口中轻语几句,传了一道简单的口诀,周舟顿时眉开眼笑。

        “嗤,这归鸿子,还真是死板。”玫画轻笑着,心念微动,触发了水潭周围的法阵,在周舟弄出来的水雾外面,又布上了一层雾气。

        归鸿子乃是五代首徒,玫画也是不能随意捉弄,免得坏了归鸿子的名声。

        法阵是她布置的,自然不能阻隔她的灵识。等她再用灵识去看,却发现归鸿子已经将灵识遮蔽之法传给了那滑头子,水潭中,只留一青一白两道模糊的人影。

        “真是无趣,又坏我兴致。”

        玫画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刚想回丹房炼丹,却见一道流光卷着两道倩影进入药谷。

        她那双妙目微微眯起,红唇勾起了迷人的笑韵。

        这模样,应该是……计上心头。

        “谢师兄。”

        周舟呲牙笑着,泰然坐在那,随手就将自己的长裤扒了,让它漂在了清水水面。

        这才痛快!

        “无妨,”归鸿子嘴角露出些轻笑,“这件事本就是因我而起,我若不指药峰,你也不会查看到这边。师弟,你这灵识境界,已经比我步入聚神前还要强了,当真是奇异。”

        “我也是刚知晓,”周舟也是盘腿坐着,随手撩起些清水,在肩上慢慢搓弄。

        应该,是恭极老人给的好处吧,灵识境修了三年多,还每日用一些灵谷灵物蕴养,又修的是最正宗的一气元神道。

        “若师弟是亲传弟子,那我首徒这虚名,便可给你了。”归鸿子目光略带遗憾,“可惜,你还是太清道统的传人,又不想拜个二师。”

        周舟:“听师兄话里的意思,你不喜这首徒的名号吗?”

        归鸿子摇摇头,“我所想的只是修仙,所为的是心念无杂,所求的乃是逍遥长生。去听遍天地间的妙音,去看遍洪荒的山水。”

        这一番言语,的周舟都是颇有些意动。

        “师兄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来,我给师兄搓搓背。”

        “劳烦师弟了。”归鸿子转过身,周舟在手边曲元袋中取出一条‘毛巾’,用水湿了,开始帮归鸿子搓背。

        这才有洗澡的样子。

        归鸿问:“师弟,你觉得玫画师叔如何?”

        “什么如何?美若天仙,就是有太爱捉弄人了。”周舟如此评着,八成玫画还在听着、看着,也不敢自讨苦吃。

        “玫画师叔乃是门中天赋资质最好的,我也远不如她。”归鸿子慢慢着,“我听师祖,玫画师叔八岁入灵识境,十二岁已经道融圆满,十九岁结出了金丹,金丹六品、成仙之资。又用一百二十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聚神养神,步入元神境。我入门时,玫画师叔被当做下代掌教培养,是三百年内可成仙。”

        周舟张张嘴,被震惊地有不出话。

        三百年成仙?这有些颠覆周舟对修仙的认知。不别的,他在道融境也已经有五六个年头,却还未道融圆满。

        这玫画,果然是妖孽!

        “可惜三百多年前……”归鸿子话语一顿,又叹了口气,“总之,玫画师叔元神受损,修为不能寸进,这才开始钻研丹道、阵法之道。又不过百多年,已是门中除却了诸位师祖外,炼丹、阵法造诣最强之人。

        “师兄……”

        周舟很想问一句三百多年前到底怎么了,为何四代弟子死光,为何玫画受伤。但又无法,主动让自己卷入这其中的恩怨,他只是道融修士,知道这些也是无用的。

        比如之前归鸿子外出采买的一行弟子遇袭,那归云子身死,但归青宗并没有大张旗鼓出去给弟子寻仇……这本身就明了一些问题。

        归青宗的大敌太强,让归青宗不敢轻举妄动?但强肯定也有限,不然估计对方早就打上归青宗了吧。

        如此想来,自己只要呆在归青宗内,也不会有太多危险。

        “师弟不用多疑难,”归鸿子转过身,笑道,“你不用被归青宗的仇怨所羁绊,你乃太清门人,只是在这里借居罢了。”

        周舟面色稍有些黯然,却不好些什么。

        “来,为兄帮你擦背搓洗。”

        “嗯。”

        水潭的层层白雾中,两人开始聊着些修道趣事,当归鸿子提到让周舟每日无事多来看看玫画时,周舟也头答应了。

        “师兄,我总感觉,玫画师叔好像对我有……”

        非分之想这四个字,周舟却是怎么也不出口。

        归鸿子道:“玫画师叔曾有一女弟子,和你很像,是第四代弟子。”言外之意,便是那女弟子也身陨了。

        女徒弟?和他很像?周舟忍不住低头看了眼。

        话,他很娘吗?这雄性荷尔蒙明明已经快无处安放,刚阳气质四处流露!

        归鸿子笑道:“我也是听师叔起的……嗯?”

        “咋了?”

        归鸿子身周闪过一道青光,下一瞬已经出现在了岸边,那长袍,不知何时已经被他穿在身上。湿漉漉的长发飘洒,手中又多了一把青色长剑。

        “师弟快走,玫画师叔又出手了!”

        归鸿子言罢,再次化作流光消失在天边。

        再次……

        周舟嘴角略微抽搐,突然发现了归鸿子大师兄跑路的本领,绝对超过他不止十个境界。

        怎么了?突然就跑了,玫画师叔来了?灵识一直注视着阁楼,玫画一直在那坐着吃果子啊。

        他刚想站起来,却听哗哗的趟水声从侧旁传来,似乎有人在水潭中走路。

        关键是,这声音已经离他很近了!

        层层白雾间,有两道纤瘦的身影出现,那片白雾竟然在渐渐散去!

        这怎么回事?为何自己灵识没察觉到有人靠近?而对方好像也不知道这边有人?归鸿子离开的时候的是什么?

        玫画……又出手了!?

        “师姐,这水好清凉呢。”这有些娇蛮的嗓音……周芷燕!

        “这可是玫画师叔独用的水潭,没想到却让我们过来享用。咦?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

        这是……绿簪子!

        周舟心头奔腾而过一万只羊驼,五官开始上蹿下跳,抓着曲元袋想把自己也钻进去——当然不能如此使用了。

        玫画在阁楼中哈哈大笑。

        周芷燕和妍兮已经踏水而来,目标正朝着他的方向,白雾已经快无法遮掩!那四道目光已经看了过来!

        千钧一发!

        想象其形状、熟悉其脉络!灵识具象而出!以法诀御真元而凝之!

        九天十地万物生生观想法!

        变!

        “咦?竟是块石头,隔着雾看起来,还以为是个人在这坐着。”妍兮笑声道,“刚好将衣物放在上面。”

        “可是师姐,就在这边沐浴,若是有人撞见怎么办?”

        “你看周围这些白雾没?这可是玫画师叔布置的迷踪大阵,没有比这边最安稳的地方了。”妍兮轻笑着,“师妹你脸红了,当着师姐的面还害羞吗?”

        “我没、没在旁人面前脱过衣裳呢。”

        “都是女儿家又怎么了,来,师姐帮你……把衣物刚好放在这石头上。”

        窸窸窣窣。

        “师姐,你别这么看我嘛。”

        “嘻,你这模样若是让那个混蛋周师弟见了,他定是要做那禽兽了。”

        “他、他总是嫌弃我的。师姐你肚兜上的荷花真好看,是自己绣的吗?”

        “女儿家还是要学些针线活才好,坐过来些,师姐帮你洗背。”

        “哎呀,师姐你别乱捏……”

        “嘻,师妹脸红的模样真是可人。”

        “师姐,你别闹。”

        ……

        日暮西斜,周舟黑着脸站在玫画的阁楼外,看着趴在二楼窗边,在那哈哈大笑的美艳‘师娘’,也不知道自己该答谢她的大恩大德,还是怒斥她刁难晚辈。

        玫画随手前探,展示了一门很有趣的法术,叫做水镜留影术,上面有浅浅的画面……

        把柄,被抓住把柄了。

        “你那青梅竹马的丫头无妨,妍兮可是刚烈的性子,唉……真想和几名师姐妹,欣赏这幅女子沐浴之景呢,这石头还真是奇特唷,竟然还有条条血丝散在水中,你哪里受伤了吗?”

        周舟捏了捏鼻子,沉声道:“师叔,会死人的。”

        “你不感激我吗?”

        “感激。”

        “那,怎么感激?”

        “除了拜师,”周舟默默留下了两行屈辱的眼泪,“当牛做马。”

        “这还差不多,”玫画狡黠一笑,将水镜留影散去,“你想学阵法,今夜我就传你两套。一日的时间,若是能成功摆出这两阵,我就教你另外两法。”

        周舟问:“何法?”

        “一是你想学的灵台推演大阵之法,这都是我的经验,可让你推演那石盘上古阵时自身无虞。”玫画那双明眸,似乎能看穿周舟的心底一般。

        “师叔早就知道了?”

        “那石盘是从我这送出去的……你这傻子,得了宝贝还送回来,也真是让人喜欢的紧。”玫画轻笑着。

        周舟双眼一眯,好像,他自始至终就被这个美丽师叔给算计了。

        是因为太清门弟子的身份吧。

        他道:“还有一法是什么?”

        “哦,我构想出的,不知道该传给谁,名为六禁锁神,虽是法阵,更胜法术神通,你想不想学?”

        “不是师叔想教吗?怎么问我想不想学。”

        “真是无趣,快去布阵吧。不能收你做弟子,我也要让你学我的本事!”玫画随手撇下了两道玉符,“记住,一日的时间哦,明日此时,我可要看你是否有这份资质。”

        周舟拿着玉符,面色郑重地了头。

        到底,还是有感激的。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57章 沐浴的正确打开方式)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