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55章 破旧的曲元袋
    分享到:

    055章 破旧的曲元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的便是年华方好的东方羽儿吧。

        她站在月光下,盯着已经哆哆嗦嗦站起来的沈老头,语音轻抖、一连三问:

        “他在时,可身体康健,衣食无忧?可有修士对他欺辱?”

        “他在时,可有烦心之事?可曾笑颜常在、心念畅达?修道可有进境?容貌可有变化?”

        “他在时,可、可提起过东方羽儿……这名字……”

        “没听啊,咳咳咳!”沈老头眼珠一转,这是混迹坊镇多久的老油条了,见这蒙面的年轻女子一连三问、眉目中颇有急切,又看到了她身旁这两个老妪那略有些凌厉的面容,想到那相思纸鸢……

        沈老头咳了一阵,咽下了一口气,笑呵呵地着:“姑娘就是给那子发纸鸢的人吧?好像是叫东方,对吧?他在我这,孝敬我的时候,每天都拿着那纸鸢在那傻笑。”偷瞄着这女子的表情,隔着那面纱,也见她脸色红晕了、眼波荡漾了……

        东方羽儿声道:“前辈可是他亲人长辈?”

        “啊,我是他大爷。”

        沈老头淡淡地头,觉得他已经掌控了局面。突然看一老妪要掐指算什么,知道这些大修士都有推算的本事,沈老头又赶紧改口道:“不过是后来认的,不是亲的。”

        “原是沈伯,”东方羽儿轻抿嘴唇,聘聘一礼,“羽儿方才却有些失礼了。”

        “没事没事,”沈老头笑眯了眼,开扯:“当时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受伤了,周围一地的尸体啊,肯定是一番恶战,后来听他,那一战他仇敌都死光啦,你不用担心……我也就将他扛了回去,疗养伤势,过了有两三个月,又活蹦乱跳啦。这子,吃了我这么多米、喝了我这么多茶,最后竟然一声不响就跑了,当真是!唉!”

        “沈伯莫要见怪,他就是那洒脱的性子,”东方羽儿素手前伸,手腕手镯绽放出一道光亮,将一紫色锦盒拿在手中。“我观沈伯也是修士,这有两颗玄清养融丹,食之可入道融$$$$,m.♂.c≧om境……”

        “不不不,我怎么能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沈老头呵呵笑着,连连摆手,“这宝贝落在我手里,也只是给我平添祸端,我可没什么御敌的手段。”

        羽儿轻声道:“沈伯现在服下便是,我在此帮沈伯护法。”

        “这一百多年了,我一个灵识道人和凡人无益,再多一百年少一百年吧。”

        东方羽儿目光略有些惊讶,笑道:“沈伯当真豁达,我听他在你那住了许久,原本是有些不信的,此时倒也明白了。”

        沈老头声:“不如把这两颗丹药折算成千斤黄金?怎么样?虽然有不好意思,但你执意要送礼,我也不会拒绝的。”

        一名老妪嗤的冷笑,似乎是笑这老头没什么见识。

        东方羽儿笑着头,只是身上并没有黄金。她从玄清山而来,玄清山在中土界中央区域,那边修士交易贸易都是用其他的‘货币’。

        她请了一名老妪去坊镇换些黄金,沈老头顿时笑眯了眼。东方羽儿主动和他攀谈询问,问着周舟在此地时的滴。

        沈老头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反正,一口咬定自己是周舟的大爷……

        “对了,坊长的徒弟跟他也要好,你不如去找找田大牛……”

        “之前去寻过了,那名坊长已经不在,应该是月前离开的。”东方羽儿轻轻摇头,“而那名田大牛哥的去向,两位婆婆也推算不出,似乎也不寻常。”

        “坊长离开了?”沈老头吃了一惊,眼珠转了又转,“此地,快要不安生了啊。”

        “多与我讲讲他的事吧……大爷。”她轻声喊着,那一声‘大爷’带着百般羞涩,让沈老头那快枯死的道心都是一颤。

        乖乖,这年轻女子真的是那子的相好?

        这容貌虽不得见,气质出尘脱俗、仙气飘渺,便是那天上仙女也难比吧。还有两名大修士护卫,来头也肯定是不凡……那子该不会是投胎之前贿赂了月老,扯了条富贵修仙的红线?

        很有可能。

        当下,沈老头事无巨细,就将周舟在此地的情况与她听了。

        “周芷燕,姓周……是他妹妹吗?”

        “不是,那丫头是俗世的郡主、寻仙多阻难,也是个可怜的女娃。”

        羽儿柔声道:“他就是这般,总着不惹因果、别人麻烦,却总不会真的放任不管,很是心善呢。”

        心善?就那子?得了吧。

        沈老头一阵诽谤。

        得了东方羽儿的千斤黄金,沈老头笑的根本睁不开眼了。东方羽儿也问得,无人知道周舟下落,便要动身去他处寻。

        “姑娘,你先别急着走,”沈老头却喊住了她。

        一老妪呵斥道:“休要与我家姐纠缠!真当自己如何了吗!”

        “铜婆婆!”东方羽儿似在娇嗔,又似呵斥,“莫要吓到沈伯了。”

        那老妪立刻低头应“是”,没有半的不满,完全没有身为大修士的傲气和架子。

        “没事、没事,我不是想纠缠什么,”沈老头笑呵呵地着,在怀里摸出了一个有些破旧的曲元袋,拿在手里三声轻叹,又挂上了一贯的奸商笑容,“总不能白让他喊了我那么久的大爷,这是我给大侄子留着的,你帮我捎给他。”

        那唤作‘铜婆婆’的老妪向前,将破旧曲元袋接了过来,检查一番之后,递给了东方羽儿。

        羽儿问:“可要我带些话或者书信给他?”

        “不了不了,”沈老头摆摆手,反而催促道:“快些去寻他吧,那芷燕女娃也是对他颇有心意,已经过了这么久,可别生米煮成熟饭喽……”

        话还没完,眼前三人已经化作一缕烟云飘散,却是离开的太快,让他肉眼不得见。

        “走了……唉,走了啊?”

        沈老头怅然若失地站在那,而后又摇头晃脑地嘀咕了几句什么,背着手、佝偻着身形,从后山山岗走向了不远处的坊镇入口。

        他开始哼着些曲调,又渐渐用他沙哑的嗓子唱了出来,虽然不甚好听,但也不会扰了谁,吵了谁。

        这是他少年时,一路走向北方,听同伴唱起过,不知谁胡诌出来的:

        “寻仙兮,过山梁……

        归鸿兮,往家乡……

        盼归来年哟,身所长……

        红口老伯哟,唤咱祖上……”

        云海之中,那两名老妪正带着东方羽儿掠光飞行。

        因三人身周有一层金色光罩,虽在飞行,却也可以正常交谈。羽儿叹道:“还是不知他去处。”

        “无妨,近二十万里的门派挨个问便是了,能得姐青睐,他怎会是福薄之人。”

        “倒是刚才那老头有些古怪,”铜婆婆道:“明明是死皮白赖地要了黄金,却将这些粗劣之物都交给了姐。莫非,这袋子中有我无法辨识的法阵、盅毒?”

        “不是的,”东方羽儿轻笑着摇头,将那破旧的曲元袋拿在手中,叹道,“这便是他了……不管是谁,总是放心他不下。”

        “姐这情劫,却是越陷越深了。”

        “不过,姐凝丹之时,却能凭此化凶险做机缘,也确实是让人惊叹。”

        “老身倒也想见见那个少年,看他到底是怎么一番英俊,让姐这般**。”

        东方羽儿脸蛋微红,声道:“还是先寻到他吧。不知为何,纸鸢却是没办法用了。”

        “他若是入了有护山法阵的修道门派,纸鸢寻不到也正常。”

        “嗯,”羽儿轻轻头。

        只是茫茫洪荒,近十万里范围内,大门派数百,想要找到无法推算位置的一人,绝非一日之功。

        ……

        “啊!”

        “师弟可是要纵声高歌?”

        “阿嚏!”

        周舟一个喷嚏,震的自己浑身乱颤。

        唱啥歌,打个喷嚏。

        倚着天使蛋,抱着石圆盘,周舟这半个月都是这么过的。那石盘阵法,他也终是悟通了些什么,今日和归鸿子、周芷燕、妍兮三人相会,没一直躲在草庐前的那处迷雾法阵。

        周芷燕抱着木杆、木杆串着半熟的烤鱼,在火上慢慢转着。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是周舟强行给她灌输的理念,为的就是图个省事。

        归鸿子纯属围观,过来和周舟话……妍兮近来总是和归鸿子形影不离,估摸着是那次摸头的效用。

        “想以前,我还教过别人烤鱼,它比你学的快多了。”周舟笑着了句,将心神半浸入那圆盘的纹路之上,他想将石盘还给归青宗。

        周芷燕立刻警觉,“谁?哪家女子又被你惦记上了。”

        “什么女子,是只猴头!”周舟瞪了她一眼,又想起那只‘灾星’,赶紧将念头压下去。

        惹不起啊惹不起。

        “师弟,你可参透了这法阵?今日见你似乎很是欣喜。”

        “参透了些,知道方法了。”周舟淡然头,将石盘扔给了归鸿子,“拿回去给那位仙长吧,对我来,这玩意已经没用了。”

        “哦?”归鸿子也略感惊讶,笑道:“已经赠给师弟,如何能再要回。”

        周舟摇头道:“师兄不知道吗?这玩意,应该是你们归青宗的宝物。让我参悟了这么久,已经很不错了。这阵图之上的某处阵角,似乎和归青宗的护山大阵的布置很相似,怕是有门中前辈,通过这石盘悟到了什么吧。”

        归鸿子面露惊讶,看着这石盘,摇头道:“师祖给我的时候,却很是随意,我还当师祖……这真是宝物?”

        周舟头,他不藏私,将自己半个月来的研究尽数告知:“这阵图完好的时候,应该是发动一种阴阳大阵的宝贝,但现在只留下了外面这两层刻好的阵法。这阵法一阴一阳,玄妙高深,我现在也只是记下了,以后慢慢钻研。所以这石盘,对我确实也没什么用了。”

        这,他却没全。

        让别人知道他已经有把握将两阵推演完全,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倒不是信不过归鸿子,而是不想被归青宗的那些仙人纠缠。

        石盘上的阵法,除了太清弟子、还必须是同修阴阳之道的太清弟子之外,无人可施展。这必然,也是太清门人留下的宝贝。

        圣人老子只有玄都一个徒弟,玄都师父是曾经开过山门的,有些太清门宝物流出也正常,虽然山门后来荒了……

        每次想到这个,周舟都忍不住想吐槽。

        “师弟,真要我将石盘还给师祖吗?”归鸿子又问。

        “嗯,还回去吧,”周舟笑了笑,看着跳动的火苗,“我也不能白占宗门的好处,可以将这句话转告给几位神仙,可能对参悟这阵图有所帮助吧。”

        “是什么?”

        “孤阴不长,独阳不生,阴阳交合、互成天地……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周芷燕脸蛋泛红:“你怎的,将这些话的如此理直气壮,可还知道羞耻!”

        妍兮哼道:“他本就是这幅德行,真亏了芷燕你和他相处这么久,还能是完璧之身。”

        周芷燕低头看了眼,顿时满腹幽怨。

        也就归鸿子笑着头道:“我记下了。”

        “师兄可明白这话的意思?”周舟纳闷地问着。

        “自是明白了。”

        “和她们明白的一样?”

        “应是不一样的。”

        “我就,”周舟撇撇嘴,“现在的女孩子思想都这么复杂。”

        妍兮手中多了把绿簪子,周舟赶紧将天使蛋收了起来。

        一言不合就拿簪子戳人玩,这师姐,谁受得了!

        他赶紧扯开话题:“师兄,我想学些关于法阵的知识,就是如何去布置法阵,不知该去找谁学。”

        “三代师长中,最善法阵的便是玫画师叔了。”

        “她?”周舟蹭蹭鼻尖,想到那‘师娘’,怎么就有人中发热。

        ………………

        (ps:为答谢广大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和期盼,祝贺本书第一个分舵舵主产生,晚上八定时还会有一更。既然都看到此处了,诸位书友记得收藏、推荐个~嗯,赏个一毛钱充充人气,那也是极好的。

        为了让本书清新脱俗一,死磕就不立多少打赏、推荐加更的规矩了。书友看开心就好,死磕会全力以赴,写好这篇仙侠的。)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55章 破旧的曲元袋)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