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48章 修法先学遁
    分享到:

    048章 修法先学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此时,在周大侠内心深处翻滚的那团漆黑情感……

        刚认识的这个归梧,他就是个坑!

        坑的纯粹、坑的深沉,简直坑到了圣人老爷门前、道祖大人腿边了!

        周舟只是脱口问了句“大师兄怎么了,可还有其他人受伤?”,就被归梧抓着衣领,不由分拽出了道藏洞。

        这也就算了,周舟挂念着周芷燕的安危,也就一声不吭地被归梧提着,从道藏洞一路向上。可这胸毛壮汉飞到一半,突然又了句:“啊,不对!不是亲传弟子不能上主峰的!我真是急糊涂了!”

        随手就把周舟扔到了一处悬崖的石台上,不由分就急冲冲地窜上云海,不见了踪影。

        归梧走的决绝,没给周舟半挽留的机会。

        抬头看着直入云霄的主峰,周舟灵识心翼翼地蔓延而去,被那层云海轻柔地推开。

        门派主峰,又怎么能是被别人随意查看的,肯定是布置了禁制阵法。心中泛起向上爬的念头,但灵台轻闪、道图微颤,这是灵觉对危机的感应,在提醒周舟不能向上。

        将向上的念头压下去,危机感便没了踪影,灵觉也安稳了下来。

        主峰不能乱闯。

        “那丫头不会有事才对,好歹也是个郡主,投胎都能找个豪门,运气总不会太差。”

        周舟嘀咕着,在这处石台边朝着下面看了眼,犹豫间,也没返回道藏洞,就在这石台上等着。

        还是挂念着。

        归鸿子重伤,半步元神的归青宗大师兄竟被人重伤;还有那个‘五师弟’身陨……他们是和人起了争斗?这洪荒大地,到底有多少凶险?就算是元神道人,似乎也有些力薄啊。

        实力,自己实力还是太过欠缺。虽然是因为修道日浅的缘故,但周舟心头还是泛起了危机感。

        敌人不会管他修道是短是长,若是自己再遭遇那灰滕道人,修为不如对方,那老蛇会任由自己活下去?

        但周舟心中,是有些明『『『『,m.≡.co≮m悟的。太清无为道的修行,操之过急会落入下乘;他也没有操之过急的法子,只能慢慢吸纳天地元气、淬炼道躯。

        如何让道躯圆满,对他来,都是一个门坎。

        “弄些法器,学法术神通?这倒是可行。”

        这些,原本在他眼中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自己刚开始修道的时候,就被恭极老人灌输了‘悟道法自成’、‘修道乃是根本,神通乃是缀’这种理念。

        此时想来,恭极老人超然物外,他师玄都乃真正大逍遥的大能,只追求‘道’也在情理中。而他现在,身在中土世界的修仙门派,不定什么时候会遭遇危机……

        还是琢磨一些,御敌保命的手段吧。

        修士争斗,大多都是法器、法宝对轰,少有和他这样,需要扑上去用水火轰人的。

        不由得,想起了田大牛那货。那家伙是真老实,不像把自己扔在这里的胸毛壮汉,后者是绝对的看似挺敦厚、内心奸诈之辈。但两人有个共同——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没什么心机城府。

        和田大牛、周芷燕都是一天认识的,此时机缘命运已是不同。

        周芷燕可受伤了?

        又或是出了什么事?

        周舟略有些心神不宁,念着这刁蛮丫头和自己这些时日的相处滴。在心中,已经将她认作了妹子,此时总归是免不了牵挂。

        铛——

        有钟声,悠扬而沉闷,在主峰上飘荡而来。天空中不知何时有些阴云,悬崖上也刮起了微微的凉风。

        “下雨了……”

        雨如丝线从天际垂下,又渐渐地增加着雨势;等雨滴在岩壁上的触碰化作‘哗哗’的水声,这主峰附近已是下起了倾盆大雨。

        周舟站在雨中,抬头向上看着,长发、长袍被雨水打湿。

        控水诀的运转比平日里要快了些,太极调和,离火诀也运转更加如意,积累修为比平日里快了几分。

        但周舟没去多管多顾,反而眉目间有些怅然。

        这雨如珍珠断弦,雨滴中,带着莫名的悲恸。

        像是有人在哭诉,又像是有个不愿离开的归人在彷徨,还夹杂着些许叹息声……

        周舟不明,但被勾起了思家的愁楚,心神不自觉浸入了这悲恸中,仰头看着一滴滴雨水在视线划过……

        不知雨下了多久,一道青色的光亮在主峰射出,冲向了西南方向。

        那光亮虽然微弱,却能将阴云驱散,雨也渐渐地停了,天空悬挂着一抹彩虹。

        主峰又响起了悠扬的钟声,空气中的悲恸被微风吹散、融化。又是一缕阳光落在了周舟脸上,像是有双温柔的手轻抚着他的面庞。

        那道青光,这雨,这钟声……

        是葬礼吗?

        周舟心中泛起如此明悟,他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归青’二字,还蕴含了何种含义。

        “周舟!”云海中传出一声呼喊。

        “嗯?”正在体悟所得的周舟被这喊声惊醒,一道流光落下,是玫画和她揽在怀里的周芷燕。

        没有遗憾失去了一次修为幅增进的机会,周舟盯着周芷燕,看她不像有伤,也是松了口气。

        周舟问:“你怎么了?面色苍白,是受伤了?”

        右手前伸,掌心涌出一股水元将周芷燕包裹。

        “我没事,只是被他们斗法的余波震到了,”周芷燕开口的时候,声音就有些发颤。又渐渐眼圈泛红,扑过来抱住了周舟,失声痛哭了起来。

        “周舟……我好怕……”

        “没事了没事了,以后在山里不要多出去,没事了。”周舟轻拍着她的背,温声安慰着。

        他看了眼玫画,发现对方依然含笑,神情没有半悲伤哀愁,不由暗中皱眉。他问:“身陨的那位弟子,和玫画长老没什么关联吗?”

        玫画摇摇头,自是知道周舟这暗含的怒意为何,轻声道:“这些看多了,就会习惯了。修道本就多灾多险,归云子还能入得轮回,已是好的。主峰非你们能久待的地方,我送你们回去吧。”

        周舟沉默不语,周芷燕哭声也渐渐弱了些。

        这些事不用多问玫画,稍后询问周芷燕便是了。

        “归鸿子师兄可无恙?”

        “无恙。”

        流光轻卷,不过几个呼吸,他们已被送回了草庐,玫画又赶去了主峰。

        周芷燕却是神态有些疲倦,被周舟轻声安慰两句,蜷缩在在里屋土炕被窝中,安静地睡下了。

        周舟站在草庐外,看云舒云卷,看金乌西移,体会着那股夹在雨中的悲恸余韵。

        许久没动静,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

        归青宗有大敌,四代弟子全灭和这大敌有关,归鸿子一行遇袭也和对方有关。

        周舟能知道的只有这些。

        从周芷燕口中听闻,归鸿子一人驱使着一把剑类法器,连斩对手十三名金丹修士、拼死护住几位师弟师妹以至于身受重伤,周舟心中也是有些心中震撼,对归鸿子多了几分敬重。

        那位归云子拼死断后,归鸿子才有机会带着周芷燕等人回返山门。

        若非归鸿子有件名为‘青宏剑’的法宝护身,他们这些人许是都要折在那处陷阱中了。

        照顾了周芷燕两日,等她恢复正常后,周舟就再次返回了道藏洞。

        这里有聚灵阵法,有上万玉符、书册交辉而出的浅浅道韵,又有许多亲传弟子在洞中修行参悟,算是比较理想的修炼场所。

        但这次,他没悠闲地住进‘闻’殿,而是到了弟子停驻最多的‘术’殿。

        术殿,乃是存放法术之地,只有玉符两百、古卷几十,都是允许弟子选取修行的法术。所谓法术,白了,就是修士对敌的手段,用真元、法器释放,以御敌和杀敌为目的‘术’。

        法术和神通,是两个相近、又有些不同的概念。

        大抵,高深的法术才能算做神通;而有些生灵自成的神通,并不一定强大,也有些神通无甚用处。

        术殿中,还有一些通用类的法术典籍,比如《炼丹入门篇》、《炼器入门篇》这种,都是师门仙长整理出来,让门人弟子入门用的。真正的高深、价值非凡的法术、神通,都存放在‘法’殿之内,那是归青宗的立派根本。

        找了间修炼的石室,将石门外的牌子翻到‘莫扰’,就精心参悟着自己记下的法诀。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他想将这几门发书先悟透了,练习起来就会事半功倍吧。

        石刻的蒲团虽然坐上去有些难受,但没两日就习惯了。

        周舟面前漂浮着一道水幕,是他用水元写下来的几篇法诀,他不断参悟寻找着,适合自己的法术。

        《凝木凭风》、《电光闪》、《化土遁术》、《游水诀》……

        没错,这些法术,全都是与‘遁’有关!

        “修为低了打什么架,能钻个空子开溜就是了,”周舟自言自语的时候,丝毫没有半害臊。

        细细参悟这些法诀,犹豫少许,又将凝木凭风和化土遁术擦去,只留下了电光闪和游水诀。

        就先学这两个吧。

        电光闪,并非真的如同雷电般一闪而过。周舟看到这名字之后,直接联想到了法师的闪烁——他也是打过网络游戏的,且对那时候的欢乐时光,记忆很深刻。

        这只是一种,用真元模仿雷电绽放,让己身快速突进或者直线后退的‘技巧’。虽然容易参悟,但真正要修行掌握,却又比其他遁法困难。

        法诀最后还有一句:‘某观雷翼青鹏展翅而过,心有所感,故创此身法。若要修习,以青雷淬道躯或有奇效。’

        “被雷劈?”周舟倒是有意动,这才像穿越众该做的事吧。

        游水诀却很简单,就是粗浅的水遁之术。周舟有圣人所创的控水诀,修此术易如反掌,而且也比较实用。

        在洞中参悟三日,两术不明之处也大多悟通了,知道了如何施展。

        周芷燕来不了这边,他耳根便是清净的,参法悟术时,也不怕被人打断。周舟对她没有太多担心,那丫头这几日也总会去归鸿子那边探望,不至于太过无聊。

        起来,归鸿子负伤之后,周舟只是让周芷燕多去照看,带了句问候的话语过去。他自己没前去看望过一次,反而直接钻入了道藏洞,研习术法。

        并非周舟不识礼数、对归鸿子漠不关心,反而与之相反。

        周舟怕自己见到那长笑而歌、抚琴弄萧的归鸿子重伤的模样,头脑一热,就会卷入归青宗的因果,也会泛起‘自己无用’的念头,影响修行。

        君子之交淡如水,归鸿子想必,也不愿以负伤之身见到周舟。

        “去外面练习下吧,不能总是闷头搞理论。”

        周舟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自从进了道藏洞之后,他已经七八日没有例行午睡,也有些困乏了。

        出道藏洞,水元铺展,溜下几百丈高的悬崖,朝着就近的林子踏步而去。

        心念微微泛起,水元涌动,在他面前汇出一条溪。他默念游水诀,身形在水中直接‘滑’出十多丈,速度比全力奔跑要快很多。

        “效果还算不错,如果是真的河流,估计能窜出百丈吧。”

        周舟嘴角露出些微笑,灵识铺展,在主峰周围寻到了一条河流,兴冲冲地跑过去了。

        还有百丈就到河边,周舟却顿住了脚步。因为一道流光从主峰落下,刚好落到了他要去那处河畔。

        灵识感应中,那是个身形曼妙的女子,站在河边不知道在做什么。周舟心想:这里经常路过门人弟子,这驾着流光的肯定是金丹之上的修士,绝对不会有脱衣洗澡这种狗血镜头。

        被人占场子了?她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就在这那站着。

        周舟调转方向,换个位置吧,这条河又不是只有拿地。

        “师弟?”

        熟悉的呼喊在耳旁传来,周舟抬头看去,却见归鸿子一身淡青色的长袍,正站在树梢。

        “师兄?你在这做什么?伤没事了吗?”周舟也有些欢喜。

        “无碍了,你过来看,”归鸿子指了指河边的位置,“莫要出声惊扰了她。”

        她?

        周舟嘴角的微笑略带玩味。

        敢情,归鸿子竟是在偷窥……

        还要拉他一起偷窥。

        周舟义正言辞地头,动作很轻地跳到了树端。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48章 修法先学遁)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