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40章 来不及告别(求推荐!求收藏!)
    分享到:

    040章 来不及告别(求推荐!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走,立刻走!

        那坊长对自己的杀机时隐时现,这是对方在犹豫,绝非顾忌自己这个道融修士!

        必须尽快离开此地。

        周舟此时只有这个念头。他和红发道人斗法,出手就是全力以赴,一是为了让暗中潜藏的坊长对自己心有顾忌,二是为了快解决对手,免得拖沓下去,迟则生变……

        对方为何对自己动了杀心?

        他搞不明白,也没时间去搞明白。

        如果是修为比自己低的修士对自己起杀心,那灭了对方也就是了。但如果是这种情况,一个神秘的金丹修士……不,无法判断对方到底是不是仅为金丹,甚至可能更高境界的修士!

        他对自己起了杀心……

        修道问仙路,威武不能屈固然不错,但有命活下去才是正理。自信绝非狂妄,放低姿态也绝非放弃尊严,这不丢人。

        周舟虽有太清玉符护灵台,曲元袋中又有位可能会现身救自己的天使妹子——像上次那般;但他依然不敢放松。

        道符是护自己投胎用的,天使妹子现在还在闭关疗伤,怎么能让她为自己再出来?耽误了她疗伤,自己还不如被敌人直接杀了。

        不,不能死,他还要留着命等天使妹子出来,还要去成仙、长生、回家、封女神榜……

        多想无益,赶紧闪人才是正理!

        跑路归跑路,周舟能察觉到,他始终在那坊长的注视之下。故而,不敢露出半分狼狈,只是迈开大步朝山下走着。

        周芷燕跟在他身后,想问怎么了,又想起方才周舟和那位坊长的对话。她非痴笨之人,也多少明白了周舟此时的处境,心下思量着,接下来恐怕会发生什么。

        到了后山山麓,周舟没有返回坊镇,而是朝北侧林子钻去。

        “嗯?不回镇子吗?”周芷燕在他后面喊了句。

        周舟顿住脚步,站在林间月光的阴影中,看着丈外的娇身影。他出声道:“就此离开吧。”

        “离开……”

        周芷燕愣了下,“不和大牛还有老沈头告个别吗?”

        “不了,”周舟摇摇头,表情依然是刚才的淡然。这种淡然,正是他神经紧绷时才会露出的表情。“缘聚缘散,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若是他日能够遇到,再把酒相谈,告……”

        周芷燕不等他完,低跃跳到了周舟身旁,“那好,我们走吧。”

        我们?

        晕……刚才一番告别的话,竟然忘记加主语了!

        周舟道:“你离开做什么?你只要不出坊市,就不会有人敢欺你。”

        “你不是,要帮我再续仙缘的,”周芷燕自顾自地走入林子,哼道,“怎么,你要食言而肥吗?”

        周舟眉头皱着,少许思量,又觉得这里不是可以久待之地,也就朝着林子迈步去了。“你可想好了?洪荒之中可没什么王法,也没人认你这俗世郡主的。”

        “这些我早就知道了,不用你。若是你觉得我麻烦,到下个坊市让我离开就是。”

        周芷燕哼了声,嘴微撅、略带薄怒,“反正,你治好我之前,我就跟着你了。”

        周舟心中暗叹,因果缘由来的,还真是让人束手无策。不知何时,他才能做到师父玄都那样,万法不沾、不生因果,那才是长生的逍遥吧。

        问及本心,他真的讨厌这个总是出言不逊的周芷燕吗?

        或许有些厌烦,但不知怎么,总还是想帮她一帮。

        ‘就当自己念着本家的情分吧,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同姓的,她也是个可怜人。’

        周舟如此想着,也就任由她跟着,就像鲤鱼那般。

        不奔、不跑,就这么挺着腰杆走了半夜。

        东天泛白时,周舟和周芷燕走出了那片连绵的山林;回首,那坊市所在的山,已经只剩一抹蓝。

        金乌初升之时,那一直若有若无落在周舟背上的‘目光’,终于完全消失不见。不断轻颤的灵台也渐渐恢复,太极图也不再继续旋转。

        紧绷了半夜的弦顿时松了,周舟长长地舒了口气:“出来了。”

        “出哪儿了?”

        “那位坊长的灵识范围,”周舟将曲元袋打开,取出了周芷燕的几件法器,“拿着防身。”

        “哦,”周芷燕神色一黯,“这就要赶我走吗?我就如此让你厌烦?”

        她又一次抢了周舟的话头。

        ‘告辞’二字卡在周舟的咽喉,就是有不出口。周舟拍拍曲元袋,心中打定了主意,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跟着你。”

        周舟有些哭笑不得:“跟着我做什么?我只是一个道门修士,也没什么宝贝可以给你。”

        “你不是了,会有办法帮我再修行,”周芷燕目光看向别处,那脸上满是倔强。

        她才不会流露出半分祈求,让她去求人,估计比死了还要难受。

        “这个……那好,你我再同行几日。让你自己一个人行走,我也有些不太放心。”周舟头,又问她:“你会御空?”

        “会是会,我真元太少,飞不远。”

        “给你这个,”周舟在曲元袋中拿出一件粗布上衣,示意她抓着一个袖子,“我带你跑吧,早离开这里,免得心里不安稳。”

        “你还真是麻烦,”周芷燕不去拿袖衣,反而直接迈前一步,两只手抱住了周舟的胳膊,紧紧地抱着。

        周舟有懵。

        “走、走了!”周芷燕咬牙骂道:“我都不介意你还怕什么!”

        “怕倒是不怕,就是,你敢不敢把身上的板甲换掉。”

        “板甲又是什么……你!你信不信我把这几件法器引爆了,和你同归于尽!”

        “我只是切实反应下胳膊肘的触觉。哈哈!抓稳了,我跑起来很快。”

        周舟仰头大笑,迈开大步开始狂奔,拽起了一路烟尘。几股水元包裹周芷燕、手臂用力,带着她就如同带着一件衣物,完全不是负担。

        “对了,你自爆法器是怎么做到的?”奔跑中,周舟气定神闲地问着。

        周芷燕一个白眼翻上了天边,“想学?偏不教你。”

        “你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那你想想,哥图你啥了,还帮你再续仙缘。”

        “你所图为何?本郡主怎么知道。哼,莫不是贪图我美色,或是俗世的富贵?”

        “你要人间富贵还靠谱,美色什么的……你还,不要急,每个人青春发育期都是不同的。顺便问下,贵母上大人身材如何?”

        “死周舟!你在胡诌些什么!把我放下!我跟你拼了!”

        “上了贼船还想轻易就下去?老实呆着吧你。”

        周芷燕气得呲出两颗虎牙,朝着周舟的肩头咬了下去。怎料周舟肩膀真元巨龙,突然绽放出一朵红灿灿的火莲,吓的她花容失色。“快把火灭了!你别烧着我头发!”

        “放心,贫道控火控水的细节操作,那都是细致入微的……嗅,什么东西糊了?”

        “你头发……”

        “我去!”

        无尽大地上奔跑的那团人影,瞬间鸡飞狗跳状。

        ……

        “周大哥!我偷了师父两颗丹药!你去给那疯丫头试试吧……呀?人去哪了?”

        田大牛看着空荡荡的店门前,那桌子、那椅子安静地放置着,但趴伏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年轻道人,今天却不见了踪迹。他朝着店内喊了声:“老沈头,我周大哥跑哪去了啊!”

        “不知,”沈老头有迷糊地伸了个懒腰,“昨夜就出去了,可能是走了吧。”

        “走、走了?”田大牛一瞪眼,“他怎么走了?”

        “周子本来就是要去找个门派投奔的,在这里停留了两三个月,一直等不来门派修士,所以有些着急了吧。”

        沈老头叹了口气,嘟囔着:“这家伙人还不错,也不知道这几年还能不能再见到。修士就是苦命,临老临老,也没个人送终作伴啊……”

        田大牛转身奔向了客栈,路上行人修士纷纷闪躲。

        客栈没人,周芷燕也没了踪迹。

        大牛是真的急了,跑遍了后山前山,依然没找到周舟和周芷燕的行踪。寻不到,田大牛就开始在镇上不断抓人来问,有没有看到他周大哥、有没有人知道周大哥去了哪。

        折腾了半日,整个坊镇都是鸡犬不宁,从旁人口中听闻昨夜后山有异动的田大牛,颓然坐倒在后山的一处土洼中。

        他们真的走了……

        田大牛一手捂脸,竟放声痛哭了起来,哭声满是伤心落寞,让闻者都有些心酸。

        “你哭什么?”

        高冠道人出现在大牛身侧,“不过是相处了短暂时日,莫非你对那名俗世的郡主动了凡心?”

        大牛哭嚎着问:“师父……我周大哥去了哪?”

        “自是离开了,他本就不是能久居一地的性子。洪荒虽大,若是你们还有缘法,日后便可相见。”

        “可是,师父,我……”

        “好了,”高冠道人慢慢蹲下,看着田大牛那张憨厚的面容,露出些慈爱的笑容,温声道:“莫哭了。你不能离开此地,他总归是要走的。你们,本就不是同路人。”

        田大牛哽咽道:“可是师父,周大哥他,他是除了师父之外对我最好的!本领也是最强的。我再去哪找这样的道侣。他去了哪?师父能不能也将我送去,我和他告个别,约好下次见面……”

        “休要胡!”

        高冠道人脸色很是严肃,喝道:“莫忘了你为何在此地!莫忘了你日后要做何事!”

        这几声呵斥,高冠道人应该用了道法,如洪钟大鼓,震人心魄。田大牛目光有些茫然,而后渐渐恢复了光彩;他擦了擦脸颊的泪痕,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知道了,师父。”

        “嗯,随我回去修行。”高冠道人淡淡头,袖子一拂,抓着田大牛的手腕,飘向了坊镇。

        田大牛望着后山的方向,也只能低头叹了口气。

        周大哥,多保重。

        若是周舟能看到这个情形,或许会明白一,这坊长为何会对他起杀心吧。

        ……

        “真的人不可貌相,你竟然还有这种本领!这第一条鱼是我的!”

        周芷燕挥舞着拳头威胁着,死死盯着那条肥美的青鱼。

        “你的?”坐在火架旁的周舟冷冷一笑,拿起那条快烤熟的鱼在嘴边蹭了蹭,又自顾自地烤了起来。

        自古以来,饿着谁,也不能饿着做饭的。

        周芷燕只能用幽怨的眼神对周舟进行精神污染,她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去打那条鱼的主意了。

        周舟心中暗笑,就周芷燕这种穿着长裙、还不敢露半寸腿的‘伪大胆’,还跟他玩心跳……他当年,那也是‘阅遍天下妹子而心中只有bra’的大师级存在。

        吃饱喝足,周舟走到一侧的树下,伸了个懒腰,大字型躺下,轻飘飘地摔在了柔软的草地上。深呼吸,嗅到草木的芬芳,整个人异常满足。

        吃饱,当然就要睡一觉,修仙人生才完美啊。

        “好舒服,睡一觉再赶路。”

        反正现在离开镇子已不知多远,枯木诀运转,他也再不怕被那坊长发现。

        “不是逃命的吗?”周芷燕从一旁走来,忍住去踩这臭道士的诱人想法,“还敢这么悠闲!”

        “那家伙如果真要杀我肯定早就杀了,现在想来,他是想把我吓走吧。”周舟翻了个身,枕着左臂,背对着周芷燕。“你也睡一会吧,昨夜到现在都没休息……你修为这么浅……”

        “要你管。”

        周芷燕拿了一个坐垫铺在地上,收拢裙摆坐了下来。

        她蜷缩着纤腿、用两只手抱着,下巴搭在膝盖上,呆呆地看着一旁流过的清澈溪水。

        离着周舟,也不过两尺。

        “喂。”

        “嗯?”周舟迷糊地问着。

        “你要带我去哪?”

        “不是应该我问,你要跟着我去哪吗……你这性子,倒也和我一个朋友差不多。但她只是爱卖萌,你却是真傲娇。”

        “卖萌是什么?傲娇又是什么?算了,怎么听都不是好话,你嘴里也蹦不出什么良言。”周芷燕轻哼了声,真难为她巧的琼鼻,每天要发出这么多音节。愣了会,她又问:“接下来我们去哪?”

        “我要去找个门派投奔了……你随意……”

        “可我这样,进门派也不会有人收我为弟子的。”周芷燕喃喃着。

        “没事,等你这毛病好了,再拜师不就行了,反正我是不会拜师的,只是想找个门派。”周舟打了个哈欠,“睡了睡了,别跟我话,扰人清梦就是犯罪啊。”

        “你……哼,你睡吧,我在这守着。”

        周舟闻言,嘴角露出了些轻笑。

        她也就嘴硬了些,嗯,还用胸……

        只是过了没多久,周芷燕也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缓缓倒在了树影斑斓间。

        这风中,多了两段轻微的鼾声。

        ……

        “安心修行?他是在,让我安心增进修为、不用胡思乱想,等我修成金丹了就可以去寻他一起逍遥求长生吗?真是,他回信怎么能这般露骨,让人都有些到心不稳呢……”

        “羽儿!你又偷溜出来了!奶奶早晚把你那些纸鸢全烧了!”

        “奶奶~”

        “羽儿乖,咱们这就开始凝金丹了,奶奶帮你上十根清念香,快来修行了。”

        “不用清念香,羽儿也心安了……他、他让我安心修行的。”

        羽儿祖母嘴角略有些抽搐,她内心独白肯定是……

        早晚灭了那混子!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40章 来不及告别(求推荐!求收藏!))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