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37章 仙缘截断
    分享到:

    037章 仙缘截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嘿!接我这一拳!”

        这狂放的喊声,自然是来自矮个子光头壮汉,田大牛。

        他挥拳砸向了丈外的瘦弱少女;这声吼不过是虚张声势,下手并没有几分力道。

        周芷燕目光悠然,巧的莲足踩着七星步法,朝着斜后方闪躲。等拳势去尽,她又翻身折返,如同一只灵活的雨燕。翠萝衣裙飘舞间,发钗轻晃、衣带曼曼,倒也有几分清艳。

        两根玉指在田大牛的光头上,银铃笑声中,周芷燕反身再次退开,气的大牛连连狂吼,就要真元全开灭了这妞。

        谁知周芷燕鬼灵精的很,转了个身,直接闪到了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周舟身后,田大牛的凶势瞬间散了。

        “你过来!”田大牛咬牙道,“我们再来打过!”

        周芷燕跳到了桌前,脸蛋一仰:“如果不是你这一身蛮力,或是我手中拿把神兵力气,你刚才可就陨了!”

        “来来来!我让你知道什么是以力压人!”

        周舟抱怨一句:“你们打架就打架,能不能别吵吵,扰人清梦就是犯罪懂不懂!”

        “关你什么事!”周芷燕转身挥了挥拳头,手掌朝着周舟的脖子比了比,呲出两只虎牙。

        “你还打不打了!”田大牛囔囔着。

        “打!我早晚能堂堂正正打赢你这蛮牛!”

        这是日常的,田大牛和周芷燕在店门前‘比武’。

        身为修士,竟然还要用身体碰撞来决出胜负,在周围驻足观看的那些修士眼底,或多或少都带着些鄙夷。

        修士争斗依靠法器、法宝,这些都是由来已久的观念。修士修道,自身乃是基础,若是道躯被打破了,道基也就毁了。

        哪有几个修士,会轻易‘以身犯险’,大多就是打出法器、灵符、术法,你打我防、你防我打。这样,就算拼斗输了,也可留一线逃脱的生机。

        近身战,在洪荒并不流行。

        周舟和沈老头交谈之中,也得知了许多和争斗有关的常识。比如,有很多手段可以护住真灵,去投胎转世,或者夺舍再生,又或是借助天地灵宝再重塑道躯。

        最后这种情况,非仙不可为,比如那位后世家喻户晓的哪吒,便是被她师父太乙真人用莲藕所救。

        听着周芷燕和田大牛的吵闹声,周舟伏在桌子上,开始参悟水火双诀,体悟太极妙图。

        回想自己走出青崖之后的经历,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

        灵台微微闪动,周舟开始思索这丝不安的来源,不久便有了结果。

        是了,他第一次出手时,杀了那条五莲山的蛇修弟子,将对方直接燃了灰烬——中土世界的修士门派为了增加各自势力,存在一些妖修也很正常。

        虽,把那条蛇燃成了灰烬……

        自己那时道行更浅,离火诀所能驾驭的火焰,也只是比寻常火焰猛烈了些。虽掺杂了灵识之火,但远没达到神火级别,对真灵无伤。

        心中的这份不安……莫不是,那蛇修没死,有什么手段给他逃了?

        假设那条蛇是灰滕道人的门人弟子,或是子孙后人,身上还不定有什么宝物。

        打蛇不死,很容易反被咬一口。

        心中虽然有些悸动,但这不安并不强烈。周舟心中毫无畏惧,只有些许怒火。

        运转枯木诀,继续心神沉入了太极图中,参悟太清道。

        灰滕道人,不,那条灰滕大蛇,哥早晚要去了却这段因果!

        替天使妹子……

        剁了你丫的!

        ……

        “的坊镇,竟然困住我两个月之久……沈老头这坑人的老家伙,之前肯定是诓我了。”

        周舟喃喃着,目光注视着青色天空的远山,稍有些出神。

        这也是随遇而安的一种境界,随便找个地方就能混下去,活的惬意滋润。其实,他也是有些茫茫然,不知自己接下来该去往何处、去寻何人。

        虽,他只要随便找个门派,安稳修行参悟太清道,有玄都护持,成仙很是简单,但那也需要漫长的时间。

        对他来,数百上千年,本就太过漫长了。

        想家的时候,唯有身旁的天使蛋能够陪着他,能缓解他心中泛起的苦闷。

        伸手扶着白色蛋壳,周舟心神渐渐平静,将目光落在了街路,正有些闷闷不乐,朝店走来的周芷燕身上。

        接触的越久,周舟对她的感官也有了些变化。

        或者应该,对她第一印象差到了极,那她身上少许优,诸如可爱、心思单纯这些,都会渐渐为她加分不少。

        “周舟!”

        就是直呼别人名字,也不加个‘道友’、‘兄’这种敬语,有无礼啊。

        “又找我做什么?”周舟懒洋洋地问了句。

        “你……”周芷燕有气恼他这种态度,相处久了,她‘开口必须刁蛮三句’的话方式,周舟早已经挺顺耳了。

        怎料,她今天竟然没反唇相讥,反而抿了抿嘴唇,抬头注视着周舟。

        事有反常必有妖!周舟已经做好抱着天使蛋跑路的准备。

        “你能陪我半日吗?半日就好。”

        “行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周舟将天使蛋收起来,从屋跳了下来。看周芷燕神态有些落寞,周舟调笑道:“先好,出卖身体和尊严这种事,我是不会屈服的。”

        “口无遮拦!”

        周芷燕反倒是脸蛋一红,轻啐道:“刚不喊你变态道人了,你就开始暴露本性。你怎么,这般没规矩!“

        这一副有含羞带怯的模样……周舟心中纳闷,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要去哪?”周舟问。

        “后山,今天是媛儿的忌日。”

        “掌柜的!我出去逛逛!”周舟朝着店里面喊了声。

        “去吧去吧,”正在那悠哉游哉喝酒吃肉的沈老头,摇头晃脑地感慨了句:“年轻人,就是朝气十足啊。”

        周芷燕回了她居住的客栈,买了几样饭菜、拿了一壶好酒、三个瓷杯,带着周舟向后山走着。她神情落寞,一言不发,眉目间有化不去的愁楚。

        应该是‘媛儿的忌日’的原因。

        看样子,是因为感伤逝去的故人,才会有这般情绪。

        不过她模样也太安静了些,反倒是让周舟有不太适应,周舟开口道:“我来提着吧。”

        “嗯?”周芷燕愣了下。周舟已经伸手抓住了她手中食盒,轻轻用力接了过来。

        周舟笑道:“在我家乡,男人帮女人提包拎东西是常态。”

        “哦,”周芷燕闷闷不乐地回了句。

        看她这样,周舟不知怎么,就想让她开心些。一前一后走了一阵,直到出了坊镇,周舟又道:“田大牛呢?”

        “不知道,早上想找他比斗,也没看到人影……”

        周舟:“你有心事?”

        “谁会没个心事?你不也常坐在屋檐发呆吗?”周芷燕幽幽着。

        “你这模样,我还真有些不习惯……我那是想家,也不算心事。”周舟轻笑着,“虽然我不太喜欢管闲事,但和你毕竟认识一场,又是本家,有什么烦心事就告我一声……仅限举手之劳的那种。”

        “我哪有麻烦事,”周芷燕低头了句,手指缠绕着胸前的一缕秀发,“到是你,不像平日里那么无理,也懂得关心人呢。”

        周舟讪笑两声,咱俩一直是谁在无理取闹的。

        “后山埋的是我的侍女,也是我最亲近的人儿,”周芷燕不等他问,自顾自地着,“她陪我跋山涉水来到这地界,终是熬不过疲累病苦……”

        “节哀。”

        周舟想岔开话题,“你是个富贵人家的大姐吗?出门寻仙还要带着侍女。”

        怎料周芷燕神色更是黯淡,喃喃道:“父王自幼对仙痴迷异常,但资质不足、又有皇族血脉禁令,始终无法修仙。他便将一身心血都倾注在了我这女儿身之上,三年前,就差一群侍卫,将我送到了这边。”

        “父王?”

        周芷燕低头道:“我生在俗世王府,是王令册封的郡主……你会为此瞧不起我吗?”

        “你个官二代,我为什么要瞧不起你?”

        周舟有哭笑不得,搞不懂这丫头的三观,他恍然道:“你这一身法器、宝物,都是你父王搜集的?”

        “嗯,父王用数不尽的黄金,费了诸多周折,才收了这些。”周芷燕不由苦笑,“甚至,父王还为我寻了一颗‘道融丹’,又不知被谁蛊惑,让我吃了这颗丹药,直接迈入了道融境,从此……断了仙缘。”

        道融丹?

        周舟不由想起了自己救下的那紫衫女子,还有那颗得自五莲山蛇的紫元丹。紫衫妹子也曾过,紫元丹效果是‘一次提升之后,境界难有寸进’……

        “断了仙缘?”

        “嗯,断了仙缘,再也不能悟道修道啦。”周芷燕轻叹着,对着周舟勉强露出些微笑,但笑容中诸多苦涩。她继续着:

        “侍卫们拼死护着我,走了三五个门派,但那些门派得知我吃过道融丹之后,只允我做个门人弟子,却是没修士肯收我为徒。等我到了这处坊市,媛儿也离我而去,只剩我一人。”

        到此处,她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但眼眶已是泛红。她将那只纸鸢拿出来。

        “我无颜回去见父王,也不知该何去何从,在这里一住便是两年。我本想将这纸鸢送到父王、母上身旁,告诉他们我进了仙门,但要断绝俗世关联……然后便去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等死算了。可我……”

        “哭花脸可就不可爱了。”

        周舟的轻笑声落在她耳旁,一只大手,也轻轻拍在了她头。

        这无往而不利的‘摸头’仙法再次发挥了奇效,周芷燕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这个年轻道人,目光多了几分茫然和柔软。

        “修道多灾难,苦难未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磨难和修行,郡主。”周舟始终在笑,“我给你这纸鸢半个月了,你竟然还不用。给家人去一封书信吧,至于你吃过道融丹、仙缘被断,我或许可以帮你。”

        给人希望,很容易让人陷入更深的绝望。这个道理周舟当然懂得。

        但他背后有玄都**师,他想着,下次见到师父,询问下有没有解除‘道融丹’副作用的法子。凭玄都之能,定不会束手无策,所以他才敢给周芷燕如此希望。

        周芷燕眼中果然亮起了些许亮光,她擦擦眼泪,看着面前的年轻道人,突然轻轻踮起脚尖……

        一只大手,将周芷燕的脑袋直接摁住。

        周舟板着脸道:“好歹也是个郡主,矜持。”

        “你……你存心捉弄我是不是!”周芷燕脸蛋通红,咬牙骂着。

        “怎么捉弄你了?帮你归帮你,亲嘴接吻肌肤之亲什么的,还是免了吧。”周舟一甩衣袖,“男女授受不亲,哥可是个很正经的修道者!”

        “你、你混蛋!”周芷燕羞怒地跺跺脚,朝着后山跑着。

        周舟提步跟上,步伐悠闲,始终跟在她几丈之后。

        啧,凭你还想占哥便宜,再发育两年吧。

        ……

        道融丹、紫元丹,这类能帮修士提升境界的丹药,非仙人不可炼制,但在中土修士手中,还是有这些丹药流转的。

        对于资质低下,如沈老头这般的修士而言,这无异是延寿的仙丹。但对于一心求道、追求更高境界的修士而言,这却是无比的剧毒。

        这一晚,周芷燕常住的那处客栈,她布置了许久的闺房内。

        她脱下了罗裙,仅穿着贴身衣,面色酡红地坐在了浴桶中,长发披散在水面上,紧紧闭着的双眼睫毛轻颤。

        周舟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站在浴桶旁闭目静心,等水声停了,他才问了句:“好了没?”

        “好、好了。”

        “你平时洗澡都穿这么严实?”周舟睁开眼,似笑非笑地了句。

        周芷燕哼道:“若是让你看去身子,你又不会娶我,我岂不是只能有自尽了!”

        “大家都是修士,不要这么死板……欣赏下也是不错的。”周舟口中着,伸出左手附在了她背上,“放松心神,放出你的灵识焰火锻铸道躯,我会借用水中水元,感受你身体变化。”

        “嗯。”周芷燕也深知这是关乎她今后能不能修道的大事,不敢怠慢,进入平日修行的状态。

        她的灵识之火,只是浅浅的一层将她身躯包裹,浅蓝色的火苗不过半寸高。周舟手掌覆盖的部分,周芷燕刻意避开了。

        灵识竟然这么弱?

        周舟暗自摇头,掌控数十股水元,慢慢侵入了周芷燕身体各处。

        他问:“感觉到了没?我已经进去了。”

        “嗯……”

        “有什么异样吗?”

        “有痒……”

        “多几个形容词,咱们这种对话,很容易被窗外偷听的那俩货误会的。”

        窗外,田大牛和沈老头同时缩了缩脖子,典型的做贼心虚。

        沈老头嘿嘿笑着,低声道:“周子倒是好福气,那丫头虽然刁蛮,也是个美人胚子,做他道侣算是让他捡了个便宜。”

        田大牛挠挠头,低声问了句:“老沈头,我也想让周大哥做我道侣,你怎么样?”

        沈老头吃了一惊,瞪着满脸认真神色的田大牛。不等他开口,一只水元凝成的巨大巴掌从房内拍来,砸破了木窗、土墙,直接将两人拍飞。

        周舟的道心那叫一个不稳。

        咱修士,也有这么重口的?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37章 仙缘截断)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