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带只天使去修仙>> 036章 夕阳下的情书
    分享到:

    036章 夕阳下的情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仙台楼阁,琴音淼淼;从祖母眼底偷偷溜回自己闺房的东方羽儿,跪坐在阁楼的窗栏旁,轻声数着:

        “一、二、三……七、八?”

        一只只纸鸢落在她身旁,她轻的手指顿了下,那双柔眸眨了眨。

        少了四只?

        手捏法诀,开始感应自己放出去的纸鸢归落。

        一只纸鸢在雷雨中被雷电毁了,一只纸鸢被人强行拿去了,真是天灾**。

        两只纸鸢,送抵。

        “找到了吗?送到了……真的送到了……”

        她心神轻颤间,捧着两只纸鸢站起来,纱裙轻摆、婀娜飘扬,她就这么转着圈回到了房内,脸蛋醉的酡红,心中思乱如麻……

        若是有两种思绪可以被酝酿发酵,那一是甘冽的思念之泉,二是浓烈的彻骨之恨。

        牵肠挂肚了三年多的人儿,又有了踪迹。自己又该如何?去找他吗?对……去寻他吧,父亲已经安然无恙,自己也该履行当年的约定,去寻他吧。

        “怎么又在偷懒?你这丫头,何时才能凝成金丹,给我过来闭关修行!”

        “奶奶!”

        “喊你爷爷来也没用,平静心神,我给你焚上清念香……”

        东方羽儿嘴一扁,褪去纱衣,只穿一身轻散的舒适衣,老老实实打坐修行。

        要去寻他,等自己结成金丹吧……有奶奶相助,自己肯定是比他修行要快些的,那陪他行走洪荒,也能、能护着他。

        “傻丫头,”老妪轻叹着。

        ……

        这都半个月了,沈老头该不会是骗自己,怎么一直没有门派修士找上门。

        想想洪荒之中岁月如梭,半个月的时间不过是弹指一瞬,反正周舟每天也就努力锻铸道躯,没太多事可以做,参悟着清静无为和‘懒癌’之间的不同。

        打定主意,在这里最多再呆三个月,没人来就自己去找个门派投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就是……

        周舟伏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过往的坊间修士,都是绕着这个店走,这让本来门可罗雀的‘千年店’,更是生意萧条、半个月没进账。

        怪他咯。

        桌子左侧,一个憨憨壮壮的光头青年站在那,弯腰凑了过来,对着周舟的‘睡颜’嘿嘿傻笑。

        “周大哥,今天的还没打,陪我打一架吧!”

        周舟心底各种恶寒,睡梦中翻了个身,就当没听见。

        桌子右侧,一个换了神翠绿衣裙的少女,背着手、弯着腰,不知道在胸口垫了什么,总感觉她比上次出镜要多了半两肉。

        “喂!变态道人,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纸鸢!”

        虽然还没弄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态了,但周舟自我安慰——这洪荒的变态和漫画中的变态应该不是一个意思,应该是变换了形态的解释。

        马马虎虎,也就接受了。

        继续翻个身,这没有半淑女可言的丫头,实在是不讨他喜欢。

        “周大哥,我这次绝对能撑到你第三掌!”

        得,身子继续翻。

        “变态道人!你都把我宝物收了,纸鸢不给我是不是想赖账!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翻……

        “周大哥,两天没挨打我身上憋屈啊,求松筋骨!”

        翻……

        “我的纸鸢!”

        “够了!”周舟闭着眼坐了起来,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你们两个,能不能让我好好修行了!”

        “你睡觉是在修行吗?”少女歪着头问了句,她没了骄横、只有好奇时的模样,还是很可爱的。

        田大牛嘿嘿一笑,对着周舟竖起大拇指:“果然是周大哥!”

        周舟念头一动,左眼睁开看着田大牛:“你想找人打架对不对?”

        “嗯嗯嗯!”田大牛头如捣蒜。

        周舟左眼闭上右眼睁开,“你想要纸鸢对不对?”

        “本来就该是我的!”少女气呼呼地了句。

        “那好办,你只要打赢了田大牛,我就把纸鸢给你用。”周舟嘴角露出些迷之微笑,“你可知道,如果要你用了这纸鸢,我以后还要跋山涉水去给人传信,很麻烦的。”

        “你……”少女紧咬牙关,明明知道周舟是故意刁难她,却也不想在他面前服软,脑袋一仰:“打就打!”

        岂料田大牛嘴一扁,扫了眼少女,哼道:“就她?不配做我对手。”

        “你这蛮牛!”

        “不是看你跟周大哥有交情,我一巴掌就把你胸膛拍碎了!”田大牛头一仰,满是不屑。

        少女这边的怒气值迅速飙升,田大牛继续不屑,一左一右两团火焰熊熊燃烧而起……

        咚的一声,周舟额头抵在桌子上,感受着内心之中这团翻涌不止的漆黑感情……

        自己为什么要去管这两个问题儿童。

        再等一段时间,就策划一次完美的夜溜吧。

        两人打就打,自然是刁蛮妞被轻松拍晕。

        田大牛这个战斗风格迥异的修士,一拳一脚那都可能把少女打出人命的。这少女不知道是真的想寻死,还是天生不服输,周舟了那个条件后,她就开始天天找田大牛打斗。

        田大牛被激的没辙,只能迎战;不过却在周舟的指下,没真的伤过她。

        少女身上原本有二十多件法器,品阶从不入流到四品不等,有几样好东西。周舟将衣物金银珠宝还给她,这些法器都收了起来。

        他也没想据为己有,甚至都没去炼化。

        这少女的道行斑驳,战斗力连田大牛一根手指都比不上,让周舟惊讶的是,她倒是有一手漂亮的剑法。

        所谓剑法,大抵就是俗世中的武学体术一流。半激将的对谈中,周舟在少女口中得知,凡人之中很多人习武,这些锻炼身体的招式、技巧,有个几百年就能繁荣起来。

        不入道,以凡人之躯习武,招式、功夫再强又能如何?

        道融境修士拿个四品的法器,灭杀凡人根本就是抬手的功夫,杀人百丈外轻松简单。

        周舟心想,若是以后修行有成,倒是可以去俗世中走一遭,研究研究‘武’,圆一圆自己做了许久的大侠梦。

        这少女身上,似乎也有着一些故事。

        身上法器为何如此多?言谈举止虽然刁蛮了些,却又不是真的野蛮,有时自然流露的言行举止很有礼数。就是,她每次和周舟对话,都要刁蛮两三句,才会把自己放低姿态。

        比如:

        “你叫什么名字?”

        “哼,我的名字,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变态道人!”

        “不?那算了,我把纸鸢传信送回去了。”

        “我……哼!就!我姓周名芷燕。你满意了吧!我、我竟然跟你一个姓氏!我!可恶!”完,这少女气呼呼地就跑开了,让周舟心中略有无语。

        姓周怎么了?

        跑什么跑!回来给全中国姓周的广大同胞道歉!

        ……

        周芷燕……

        意外救了个本家的姑娘,因为同一个姓氏,周舟看她也少了厌烦。

        毕竟她还年轻,看这锦衣玉食的样子,俗世中也应该是哪家大姐,这刁蛮劲之下,心地并不算坏。

        救下她过了有一个月,周舟看过她拿着酒菜去后山的坟头拜祭,也看过她和坊间的几个孩童玩耍;也看着她和田大牛从互相敌视,到开始互相切磋和交流。

        这段时日,两人依然是针尖对麦芒,但彼此也算作朋友了。

        田大牛也开始研究剑法、拳法,这个靠身体横冲直闯和人斗法的憨牛,对这些出奇的爱好。

        周芷燕虽然总是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但也在真的指田大牛一些体术、拳法。每次指田大牛,她就像是个老师一样,得意洋洋,那双明亮的眼眸中,也会露出些许满足……

        这应该是个所求不多,但所求总是不得的女孩吧。

        傍晚彩霞,周舟坐在店屋,将天使蛋立在身旁,静静地欣赏着落日余晖。

        橘黄的光芒照在他开始变得棱角分明的脸庞,那双平静的眼眸流露出淡淡的忧郁。周舟心头在思索着,目睹黄昏,便想起最近天天出去吃酒的老沈头。

        他身体枯败,已经快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自己难道还有老好人的潜质?担心这个,又担心那个。’

        人有旦夕祸福,凡人生老病死,这都是自然常态。

        玄都曾,他曾收过两个弟子,一女娃、一黑豹,但两者都没成金仙,最后重归轮回了。凭玄都**师之力,帮助自己门下成一两个长生果位,应该不难。

        但玄都也好,他背后的圣人老子也罢,都没有助门中弟子长生。

        无为而有为,遵循自然,或是尊重自然规律……

        “若是自己活回去,见父母衰老,真的能不出手相帮吗?”周舟喃喃了句。

        店前,田大牛的嗓门响起:“你这丫头,在这里偷看我家周大哥作甚!”

        “谁偷看啦!傻牛你别含血喷人!我是在、在打坐!”

        “咦?你脸怎么红成猴儿屁股了?哈哈哈!好玩好玩!我请周大哥吃酒,你来不来。”

        “哼,才不和你们同流合污。”

        然后,她就并拢着腿坐在了屋,三人开始吃着田大牛带来的饭菜。

        方桌三人各占一个位置,天使蛋被周舟安排在身旁,虽然没摆碗筷,但也像是三人的伙伴一般。

        “变态……”

        啪!周舟一筷子砸周芷燕脑门,疼的这丫头对着周舟呲出了虎牙。

        周舟:“你胸不要话。”

        “我胸大,我我!”田大牛拍拍壮壮的胸口,周芷燕黑着脸低头,审视着自己不争气的娇身形。

        这变态道人的青春期,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来!

        “吧。”

        “周大哥,你这蛋里真的有人吗?”

        这话听的周舟嘴角抽搐,头道了句:“嗯,她正在闭关,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了。”

        “哦,那周大哥,你想好去什么门派了吗?”田大牛嘿嘿笑着,三人相处了一个月,自然也就互相知道了些彼此的状况,“像周大哥这么强的道融修士,那些门派肯定争着抢着要啊。”

        “还没想好,在这里再呆些时间,再去找寻吧。”

        周舟笑了笑,夹起一口青菜、喝了口清酒,“我不急,凡事随遇而安就好。”

        “纸鸢!”周芷燕突然轻呼一声。

        周舟:“都了,是朋友给我的信件,这怎么能给你。”

        “飞过来了!又一个纸鸢!”

        周芷燕指着天边,周舟灵识微动,果然发现了那熟悉的紫色光。

        ……

        ‘周君亲启:

        闻君踪迹,羽儿心中不胜欢喜。三年又四月,羽儿凭栏望云海沧澜,心间总算有了归处。羽儿被祖母亲闭足修行,尚不能启程来寻,唯有心念之,勿忘昨日语。

        羽儿敬上。’

        这字里行间,如同一片柔软的花瓣,落在周舟心扉。肩上挤着两个脑袋,四道目光看着周舟,让周舟也有脸红。

        前两封如果还是书信的话,那这……应该是算情书了吧?

        总归,是要给东方羽儿回一封了。

        周舟心想着,眉心飘出一朵拳头大的青莲,将纸鸢轻松炼化,上面的文字渐渐飘散。周舟手指提起,想了又想,才在空气中写下了四个文字,打入了纸鸢之中。

        ‘安心修行。’

        如何使用纸鸢,他从沈老头那早就问到了,只是一直没想好是不是要给东方羽儿讯息。

        如此看来,东方羽儿是知道自己接到了两只纸鸢了。

        闭眼,心中想着东方羽儿的容貌外形、气息言语,脑海中浮现出她独立河畔,那芳华倾世、那海棠花开般破涕为笑……

        纸鸢上,一道浅浅的玉人身影浮现,惹得田大牛一脸惊叹,周芷燕也是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不等他们两个看清,那虚影没入了纸鸢中。

        纸鸢摆动翅膀,在周舟手中漂起来,拖拽着紫色光,盘旋着飞向夕阳……

        “喂,变……周舟,”周芷燕喊了声,“你信都回了,另一张纸鸢可以给我用吗?”

        周舟将目光从纸鸢上收回,看了眼周芷燕。

        她目光带着些祈求,虽然表情还有倔强。

        “拿去,算是借你的。”

        周舟拿出纸鸢,随手炼化清空了上面的文字。

        “嗯……谢、谢谢你。”她这话,浑身都有些别扭,周舟和田大牛听着也别扭。

        “没事,“周舟又拿出一个纸鸢,“我还有一只。”

        周芷燕眼中的感激顿时变成了气愤:“有两只为什么一直不给我用一只!”

        田大牛:“哦?这给我的吗?”

        “一、边、玩、去。”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带只天使去修仙》章节( 036章 夕阳下的情书)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