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楚王妃>> 第三百七十四章 围追
    分享到:

    第三百七十四章 围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ou.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ou.Co

        &nbsp&nbsp&nbsp&nbsp望进夏侯安儿如泉水般清澈的双目中,海沉溪心头的怒意竟突然平息了下来,那双如黑曜石般闪烁的黑瞳中映射出他的身影,里面的男子面带怒容、眼中神色极其凶残却又含着几分少有的焦急,仿若不愿被人看到他内心深处的感情,更不愿被人戳穿他心中的想法武学高手在异界全文阅读。零点看书舒残颚疈

        &nbsp&nbsp&nbsp&nbsp正是因为带着这样的情绪,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不同于往日的冷静睿智,那被人看穿了想法的窘迫一如一个娇羞的孩子被人戳穿了心事般,立即以张牙舞爪的凶悍模样掩饰着内心的尴尬。

        &nbsp&nbsp&nbsp&nbsp海沉溪邪气的双目直直望进眼前这双漂亮如黑玉的美眸中,看到里面的自己不但毫无风度,更是以各种别样的情绪掩饰着自己心中被人看穿的秘密,让海沉溪心底泛起一抹冷笑,继而收起脸上所有的表情,冷漠地开口,“夏侯安儿,你莫要忘记你我现在的立场!你有这个心思关心别人的私事,不如好好担心你自己的处境吧!”

        &nbsp&nbsp&nbsp&nbsp夏侯安儿没想到海沉溪这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心口隐隐传来痛楚,眉头皱得更紧,绝美的脸蛋上浮现一抹自嘲的浅笑,淡淡地开口,“如此逃避就能够解决事情了吗?海沉溪,你是不是对所有关心你的人,都是如此的残忍?”

        &nbsp&nbsp&nbsp&nbsp“我过,不要以为自己很了解我,也不要忘记你如今的处境刀问苍天最新章节!夏侯安儿,你我注定一世为敌,何必存着一些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执念和妄想!”见从来都是快乐愉快的夏侯安儿面露自嘲的笑容,海沉溪目色微微一沉,心中顿时了悟,残忍地开口戳穿夏侯安儿的心思。

        &nbsp&nbsp&nbsp&nbsp只是相较于方才的暴怒,此时的海沉溪早已恢复成了平日的冷静,那双洞若观火的眸子仿若能看透世间一切事物般,瞬间⊥☆⊥☆⊥☆⊥☆,m.¤.c●om看出了夏侯安儿的心思,却又是毫不留情地否定了夏侯安儿。

        &nbsp&nbsp&nbsp&nbsp一张倾城倾国的脸因为海沉溪的话瞬间惨白了下来,望着立于自己面前的伟岸身姿,夏侯安儿垂下眼帘眨去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随即缓缓站起身,忍着唇瓣上的痛楚,扬起璀璨生辉的美眸淡然一笑,清脆如黄鹂的声音传入海沉溪的耳中,“海郡王打算如何处置我们三人?”

        &nbsp&nbsp&nbsp&nbsp见夏侯安儿在眨眼间便恢复如常,海沉溪心头微微诧异,这个总是跟在云千梦身边,享受云千梦保护的夏侯族公主总给人天真无邪的感觉。可如今看来,夏侯安儿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面对自己的拒绝,她竟能够表现地这般坦然,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nbsp&nbsp&nbsp&nbsp嘴角扬起一抹满是兴味的笑容,海沉溪倒是有些期待夏侯安儿接下来的表现,看看她到底是真有能耐还是只在云千梦的身上学到些皮毛。

        &nbsp&nbsp&nbsp&nbsp“公主觉得呢?之前公主不是想以自己作为交换条件,让海王军向楚王投降吗?只是,公主可知,在本郡王的眼中,莫是异族的公主,即便是皇族的金枝玉叶,即便是得到了,只怕皇帝也不敢提出这样的条件!”口气甚大,更是带着丝丝自负,出此番话,便足以明海沉溪对海王军极有信心。

        &nbsp&nbsp&nbsp&nbsp“郡王以为楚王是玉乾帝吗?他们二人有可比性吗?”殊不知,夏侯安儿的口气比之海沉溪更大,话语间对亲人的信任与理解,让海沉溪原本张扬着冷笑的眼神微微一怔,随即便若有所思地重新打量着夏侯安儿。

        &nbsp&nbsp&nbsp&nbsp“好大的口气,这话若是传了出去,楚家只怕会被冠上谋权篡位的名声吧!”海沉溪冷笑连连,出口的话却让夏侯安儿眼神骤然一沉。

        &nbsp&nbsp&nbsp&nbsp察觉出海沉溪的用意,夏侯安儿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看向海沉溪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一抹戒备,十分机警的回击道:“海郡王何必将海王的心思强加在他人的身上,你以为人人都如海王那般狼子野心吗?你……”

        &nbsp&nbsp&nbsp&nbsp可夏侯安儿的话尚未完,只觉自己纤细的脖子在瞬间被人掐住,待看清挡住她眼前光线的海沉溪后,夏侯安儿睁着一双大眼,骄傲地与海沉溪面面相视,脸上竟是不存半分求饶的神色。

        &nbsp&nbsp&nbsp&nbsp‘撕拉……’却不想,海沉溪这次竟没有开口反驳夏侯安儿对海全的指责,寂静的营帐内,只听到一道裂帛的清脆响声。

        &nbsp&nbsp&nbsp&nbsp夏侯安儿只觉胸前突然一冷、腰间紧缠着的腰带猛然一松,瞬间反应来海沉溪对她所做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你不如杀了我!”缠在腰间的那只铁臂强劲有力,夏侯安儿心知自己即便是反抗,只怕也是于事无补。

        &nbsp&nbsp&nbsp&nbsp细腻的眉间染上凛然之色,夏侯安儿没有大喊大叫、更没有做出以卵击石的举动,神色平静地突出这句话,那双黑白分明不见丝毫怒意的眸子定定地望着近在咫尺的海沉溪,仿若是在可怜这个在自己面前仅剩暴力可宣泄的男子。

        &nbsp&nbsp&nbsp&nbsp听到她用沉静地不见波澜的声音提出求死的要求,海沉溪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下,那双邪气横生的眸子继而望向夏侯安儿,却见她神色间当真不见半分畏死的神态,这让海沉溪心头没来由地袭上一股挫败之感,猛地推开夏侯安儿,冷声对营帐外的侍卫命令道:“来人!”

        &nbsp&nbsp&nbsp&nbsp夏侯安儿踉跄地站好,听到海沉溪的声音立即背过身子,快速地将身前破损的衣衫拉拢好,半敛的眼底却是划过一丝悲伤,滴滴透入心头,一片凄凉……

        &nbsp&nbsp&nbsp&nbsp“郡王有何吩咐?”帷幕被人掀开,侍卫大步踏进营帐,等候海沉溪的吩咐。

        &nbsp&nbsp&nbsp&nbsp“立刻将夏侯安儿、寒玉、曲妃卿三人秘密押往朝城!”海沉溪的目光却是放在夏侯安儿的背影上,冷声无情地吐出这句话。

        &nbsp&nbsp&nbsp&nbsp夏侯安儿身形微微一怔,有些僵硬地立于原地,背对着海沉溪却依旧能够感受到他字里行间的杀气。只是,海沉溪此举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阴谋,难道他不怕有人在半道将自己救走?为何要做出这样危险的举动?

        &nbsp&nbsp&nbsp&nbsp只是,不等夏侯安儿整理心中的疑惑,已有侍卫上前扯着她的手臂往营帐外推搡着走去……

        &nbsp&nbsp&nbsp&nbsp夏侯安儿只来得及看眼冷漠地立于帐内的海沉溪,尚未将他的神色打量清楚,面前的帷幕便已落下……

        &nbsp&nbsp&nbsp&nbsp夏侯安儿被海沉溪带离营帐这么长时间,曲妃卿与寒玉焦心如焚。此时见她回来,两人立即围上前关心地问道:“安儿,你没事吧!”

        &nbsp&nbsp&nbsp&nbsp夏侯安儿默默地摇了摇头,神色却有些凝重,将海沉溪的决定对二人出,“不知他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我们若是去了朝城,对表哥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nbsp&nbsp&nbsp&nbsp“你的衣裳……”而曲妃卿却是眼尖地看到夏侯安儿胸前被撕裂的痕迹,只见她秀眉紧拢,眼底满是心疼,更是对海沉溪有了更多的不满。

        &nbsp&nbsp&nbsp&nbsp顺着曲妃卿的目光往胸前看去,果真看到左边腋下有着明显的破损,夏侯安儿苦笑一声,却不愿谈起方才与海沉溪之间发生的事情,只淡淡地回道:“曲姐姐放心,我没事。可惜我们身上的暗号均被没收,若是能够通知表哥,他定能够派人在前往朝城的路上营救我们。”

        &nbsp&nbsp&nbsp&nbsp听完夏侯安儿的话,寒玉的脸上亦是显出一片难色……

        &nbsp&nbsp&nbsp&nbsp三人尚未商定好逃离的方法,便见几名侍卫手拿枷锁走了进来,二话不便给三人戴上枷锁,随即将三人的双眼蒙上黑布推上马车……

        &nbsp&nbsp&nbsp&nbsp解决了云易杰,路上少了盗匪与东羽的人,但为了避免与辰王海王的人相撞,剩下的道路云千梦选择的皆是山间路,这样既能够抄近路,亦能够躲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nbsp&nbsp&nbsp&nbsp如此以往,连着赶了几日路,在顾及着云千梦身体状况的情况下,一行人终于来到北方的地界。

        &nbsp&nbsp&nbsp&nbsp“王妃,今日傍晚,咱们便能够到达北方边缘的平遥镇。”乔影放下车帘,轻声对云千梦着路程长短。

        &nbsp&nbsp&nbsp&nbsp近些日子,他们虽赶路,可看到路边逃难的百姓,王妃均会下命停下马车,将车上的食物药草散发给百姓,且每到一处落脚的地方便会花重金采购食物药材,便于在路上散于百姓。

        &nbsp&nbsp&nbsp&nbsp如此一来,王妃的身子便渐渐有些负担过重,常常歪在马车内闭目养神,面色也已没了往日的红润饱满,倦色常常不离她的脸庞。

        &nbsp&nbsp&nbsp&nbsp云千梦有些疲倦地斜靠再车内,听完乔影的话淡淡地了下头,并未睁开双眼。

        &nbsp&nbsp&nbsp&nbsp慕春与乔影见云千梦脸色微微发白,眉色间皆是一片倦意,均是心疼不已。王妃本应呆在相府中好好调养身子,哪成想竟遇上战乱,又因为辰王与元德太妃的原因,王妃不得不离开相府逃亡北方。

        &nbsp&nbsp&nbsp&nbsp只是,还未到达平遥镇,后面却隐约地传来一阵马蹄声,云千梦瞬间睁开双目,眼底的倦意顿消,闪烁着一如往日的睿智冷静,脸上更是浮现一片警惕之色,想起以前陪着楚飞扬一同前往南寻在江州遭遇齐靖元射杀一事,云千梦面色微沉,立即下命吩咐道:“不可掀开车帘,以防有人趁机射杀!乔影,你出去打探情况,自己心行事,莫要受伤!”

        &nbsp&nbsp&nbsp&nbsp慕春与迎夏立即坐到云千梦的两边,两人心地护着云千梦,不让她受到半伤害。

        &nbsp&nbsp&nbsp&nbsp“王妃心,卑职立刻回来!”乔影朝云千梦慎重地了头,随即快速地起身步出马车,立于车外仔细地观察着马车后的情况。

        &nbsp&nbsp&nbsp&nbsp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便见乔影返身回了车内,只见她面色凝重,眉间隐隐藏着一抹杀气,却声音轻柔地提醒云千梦,“王妃,只怕咱们的行踪被人发现了妃色倾城:拐个狼君来暖床全文阅读。此时正有一批人从后面追了过来。请王妃坐好,卑职已经命外面的侍卫加速前进,咱们要尽快躲进平遥镇内。”

        &nbsp&nbsp&nbsp&nbsp闻言,云千梦神色骤然一沉,只是却没有显出慌张神色,眉宇间的冷静自若让男子也不得不叹服。

        &nbsp&nbsp&nbsp&nbsp云千梦静下心来,脑中瞬间浮现西楚地图,当机立断对乔影命令道:“改变方向,不去平遥镇。咱们直接赶去锦城。”

        &nbsp&nbsp&nbsp&nbsp见云千梦竟提出其他的建议,乔影脸上闪过错愕,虽知王妃足智多谋且对西楚地形十分熟悉,可如今情况特殊只怕不允许他们逃亡锦城。

        &nbsp&nbsp&nbsp&nbsp想了想,乔影立即向云千梦出自己的观,“王妃,锦城距离咱们这里至少一天一夜的路程,卑职怕您的身子……”

        &nbsp&nbsp&nbsp&nbsp云千梦的话却没有得到乔影的赞同,乔影看了眼云千梦的脸色和凸起的肚子,脸上无不是担忧的神色。

        &nbsp&nbsp&nbsp&nbsp可云千梦虽知乔影满心都是为她的身子着想,但却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脸色肃穆道:“听本妃的,直接去锦城。平遥镇只是一个镇,根本不具备抵抗大军的能力,咱们这一去,只怕会给镇上的百姓带去危险。但锦城却不同,守备锦城的是爷爷曾经的部下董晋。在他的防备下,锦城是北方少数没有被攻下的城池。本妃相信,到了锦城,不但咱们安全,城中百姓的安慰暂时也是安全的。而且,锦城是距离平遥镇最近的城池,此时更是咱们唯一的出路。”

        &nbsp&nbsp&nbsp&nbsp乔影听完云千梦的分析,眼底浮现一抹钦佩,立即了头便出了马车,亲自架起马车,朝着锦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nbsp&nbsp&nbsp&nbsp与此同时,乔影吹响笛声,只见原本隐藏在四周保护马车的暗卫纷纷现身,暂时挡住了后面追兵的路,为云千梦等人的脱离争取时间。

        &nbsp&nbsp&nbsp&nbsp只是,一如云千梦之前的分析,这一路上的追兵当真是越来越多,暗卫阻止了一批,可从别的道路上竟又追来另外一批。偏偏这一带路岔路极多,追兵竟是源源不断地涌向马车,让乔影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只能咬紧牙关抓紧缰绳,拼命催促着马儿快快往前奔跑。此时此景只能抓紧每一时刻,否则王妃不管落入谁的手中,后果均是可堪设想。

        &nbsp&nbsp&nbsp&nbsp“王妃……”马车内的慕春与迎夏则双双张开手臂,两人一左一右紧紧地抱着云千梦的身子,不让颠簸的马车伤到云千梦。

        &nbsp&nbsp&nbsp&nbsp而云千梦双目皆是镇定之色,眼底藏着深深地凝重,心知若是不尽快赶到锦城,只怕他们在半路上便会被人捉到。

        &nbsp&nbsp&nbsp&nbsp四面都是打斗声,云千梦坐在马车内甚至能够闻到浓烈的血腥味。慕春迎夏亦是惨白着一张脸,只是却用心地护着云千梦,丝毫没有松懈。

        &nbsp&nbsp&nbsp&nbsp“王妃,卑职方才发现,此次追过来的人中服饰各有不同,共有两批。卑职已向王爷发出求救的信号,相信援军很快便能够到来。”追兵已经渐渐追上马车,外面打斗激烈,可马车内除去两个丫头便再无能够保护云千梦的人。乔影思前想后,将缰绳交给暗卫,自己则是返回马车内保护云千梦,同时向云千梦禀报着自己发现的问题。

        &nbsp&nbsp&nbsp&nbsp闻言,云千梦了头,早在乔影进入马车前,她脑中已经将事情整理了一遍,心中更是对追兵的指使者有了一定的概念,便见她冷静地开口,“如果不出意外,定是辰王和海王的人。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两方人马均只是想活捉我们,否则早已射箭了。元德太妃如何?”

        &nbsp&nbsp&nbsp&nbsp此时她们所乘坐的马车相当简易,若是敌人射箭,车内人的无疑能够幸免。可对方的行动却只是想迫使马车停下,暂时没有伤害她们的举动,看来对方是想活捉。

        &nbsp&nbsp&nbsp&nbsp而两方人马同时出现,定会出现厮杀,这对云千梦等人而言,却是一个极佳的机会,只需趁那两方人马打斗之时尽快到达锦城便可。

        &nbsp&nbsp&nbsp&nbsp至于援军,他们并不能全然指望援军,否则只怕援军还未到来,辰王海王便已捉到自己。

        &nbsp&nbsp&nbsp&nbsp“王妃放心,元德太妃的马车紧跟在我们之后,暂时没有太大的危险。”到此处,乔影不由得庆幸,幸而这几日车上所装的食物过多,这才让元德太妃坐到另一辆马车内。若此时元德太妃在此趁乱对王妃不利,她们可真是防不胜防。

        &nbsp&nbsp&nbsp&nbsp“让所有人提高警惕,不管那两方人马是谁,都不可让元德太妃落入他们的手中。”云千梦双手紧紧地抱着腹部,神色却极其沉着,冷静地对乔影下命。

        &nbsp&nbsp&nbsp&nbsp元德太妃是辰王生母,辰王自是千方百计地想救出自己的母亲。而海全只怕更是想手握辰王楚王最重要的亲人以作威胁。

        &nbsp&nbsp&nbsp&nbsp况且,元德太妃在自己的手上,辰王多少会有些顾忌,不敢狠下杀手,更会防着海王的人下杀手,这对于逃难的她们而言,却是可以利用的有利条件。

        &nbsp&nbsp&nbsp&nbsp听着外面的厮杀声渐渐加重,云千梦的思绪却越发地清晰起来。

        &nbsp&nbsp&nbsp&nbsp脑中突然想起辰王攻占皇宫控制京城之后,爷爷竟也能够从城防军的手中将自己偷运了出来。云千梦突然闭上双目,让这些天自己一直研究的西楚地图浮现在脑海中,试图在那详尽的地图上找出突破口。这是楚飞扬离开山谷前交给自己的地图,上面不但有西楚的山河分界,更有楚飞扬行军这么多年来所经过的地方,地图上更是标注着各方城池的守军将领,以便于她在遇到危险状况时能够帮助到她。

        &nbsp&nbsp&nbsp&nbsp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地图上极其隐晦的一条路,云千梦神色蓦然一振,猛地睁开双眼,立即对乔影吩咐道:“往西南面走,那有一条路,可节省一两个时辰的时间。”

        &nbsp&nbsp&nbsp&nbsp“是。”听完云千梦的话,乔影头称是,毫不犹豫地转身出了车内。

        &nbsp&nbsp&nbsp&nbsp几乎是乔影踏出马车的一霎那,云千梦只觉马车愈发快速飞奔起来,而车外的打斗声却渐渐地减少,车身更是逐渐颠簸起来,看来自己方才指出的这条道路是正确的,这是一条尚未被开发的道,只怕辰王海王也尚未发现通往锦城竟还有这样一条道路。

        &nbsp&nbsp&nbsp&nbsp“王妃,我们已经将追兵甩开一大段的距离。”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才见乔影满头大汗地走入马车,只见乔影脸色依旧沉重紧绷,可口气却比方才少了一些紧张和焦灼。

        &nbsp&nbsp&nbsp&nbsp云千梦浅浅地了下头,沉静的双目中依旧是谨慎的神色,沉声嘱咐乔影,“王爷虽留着五十万军马在北方,可这五十万人马却是在最北边,想要救咱们只怕是有心无力。咱们此时虽暂时甩开了追兵,只怕还有更多的追兵堵在各个路口守株待兔等着咱们。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一着不慎咱们便会成为俘虏!你立即发信号给锦城的‘玉家当铺’,让掌柜立即前去将此事告知锦城守备董晋。咱们现在便是与敌人争分夺秒,万不能在锦城的城门口被人捉住!”

        &nbsp&nbsp&nbsp&nbsp见云千梦神色比之方才更加心谨慎,乔影也瞬间戒备了起来,不由分地朝云千梦了头,但见她从衣袖中掏出暗号,朝着天空中快速地放出暗号……

        &nbsp&nbsp&nbsp&nbsp夜幕渐渐降临,马车在寒风中凛然奔驰,车辕碾过满是坑洼碎石的道,让坐在马车内的人饱受颠簸。

        &nbsp&nbsp&nbsp&nbsp整整一宿的时间,云千梦双目睁大,即便再累再困却始终保持着高度的戒备状态,脑中更不断翻腾着各种想法,以期遇到问题时能够即刻解决。

        &nbsp&nbsp&nbsp&nbsp幸而这一路狂奔而来,追兵除了紧随其后的便没有再出现新的。

        &nbsp&nbsp&nbsp&nbsp公鸡啼鸣,又一日来到,灰蒙蒙地一片光线中,马车行至锦城的城门外。

        &nbsp&nbsp&nbsp&nbsp高耸巍峨的城楼上,还悬挂着尚未熄灭烛火的灯笼,清晨的霜露萦绕在城墙脚下,肃穆之感顿时油然而生。

        &nbsp&nbsp&nbsp&nbsp云千梦掀开车帘看着紧闭的城门,眼底闪过一丝赞赏。

        &nbsp&nbsp&nbsp&nbsp而乔影则快速地跳下马车,手持楚王府腰牌交给守成的侍卫。

        &nbsp&nbsp&nbsp&nbsp不一会,便见锦城守备董晋领着身后的官员从城门旁的边角门匆忙赶来,立于马车外行礼恭敬地行礼道:“锦城守备董晋参见楚王妃。”

        &nbsp&nbsp&nbsp&nbsp“董将军不必多礼,咱们先回城内,后面有追兵。”听到董晋的声音,云千梦眉间隐隐浮上一抹浅笑,憋了整整一夜的气终于松懈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开城门。”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

    《楚王妃》章节( 第三百七十四章 围追)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楚王妃让更多书迷知道。